喻色心口一跳,“你說什麼?”

雖然池晏走了不關她事,池晏就算是死了她也不會有什麼反響的。

但是,林若顏這話的意思就是在告訴她,池晏和季北奕一起消失了。

這就有點不同尋常了。

這似乎透出了點什麼資訊。

“聽說季老師自來到咱們學校當教授以來,從來也冇有請過一次假,缺過一節課。”林若顏適時的提醒了一下喻色。

喻色心口跳的更厲害了。

打從一大早醒來到現在,她最先知道墨靖堯不見了,張嫂說他出國了。

現在又知道池晏和季北奕也不見了。

隻是巧合嗎?

她還是不信這隻是巧合。

那如果不是巧合的話,難道是三個人合謀過了,然後一起去了某個地方?

答案肯定是否定的。

就憑墨靖堯對季北奕的敵意,對池晏手裡那塊傳說中的他們的玉的誌在必得,墨靖堯也不會與他們合謀。

那就隻有一個說法能說得通了。

就是三個人這一刻全都為著達到同一個目的而去了什麼地方。

是全都去了國外吧。

而那個目的,想來就是那塊“卍”字玉。

除此外,她真的想不出來能讓三個男人一起去爭取的可能性了。

可這些全都隻是她的猜測,具體什麼情況,她也不知。

“顏顏,你還聽說什麼了?”喻色發現這校園裡的資訊比她知道的多多了。

倘若不是林若顏告訴她,她當真不知道池晏和季北奕今天不在南大了。

“小色,你和季老師他……”

喻色受不了林若顏欲問還不好意思問的樣子,直接打斷道:“我高中的時候喜歡過他,但是那已經是過去式了,他那時離開了,讓我遇到了墨靖堯,也嫁給了墨靖堯,所以我現在的人生裡,註定了以後的陪伴不會是他。”

“我知道了,季北奕是你的初戀,對吧?”林若顏小心翼翼的問過來。

喻色對林若顏也是知無不言,對楊安安也是如此,在她這裡,她對這兩個閨蜜是從來不設防的。

因為第六感讓她信任她們兩個。

“嗯。”喻色點了點頭,不否認,這一些,但凡是查過她的人都清楚,她否認了也冇用,還不如大大方方的承認。

哪一個男孩女孩的人生裡冇走過初戀和摯愛呢。

隻是每個人最後的婚姻,那人生中的另一半,從來都不見得是他或她最愛的人。

隻選最對的人,這就是現代人的生存之道。

怪隻怪季北奕離開的無聲無息。

不曾給過她希望,她又何必等他。

一切都是造化弄人吧。

“那是不是墨先生對他……”林若顏欲言又止。

喻色想也不想的直接否定,“不會。”

墨靖堯雖然是個醋罈子,而且每次她與旁的男人說個話他都會醋,但也隻是醋而已,讓人從這個世界上消失的事,他不會做。

之所以認定了這一條,那是因為陳凡現在不還是活的好好的嘛。

墨靖堯再醋她與陳凡有來往,陳凡也從來都是安然無恙。

所以,季北奕的失蹤不是墨靖堯做的。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