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屋內,身軀佝僂的老人陡然坐直了身子,目光如電,盯著小神女。

小神女展翅,懸浮於老人的麵前,開口,“靈猴爺爺。”

靈猴的身軀猛然地一震,不可置信地看著小神女,“小神女,你……邁入金身境了?”

小神女頓時化身紅衣妙齡少女,並且點頭一笑,“靈猴爺爺,我現在是金身境了。”

“好。”

靈猴激動,點頭,目光驟然望向了門外的方向。

他察覺到了有人過來。

“是顏顏姐姐還有那個壞男人來了。”

小神女道。

楚塵和宋顏!靈猴的麵容不禁地變幻了數下。

內心慚愧。

他有種無顏麵對二人的感覺。

可此時,兩人已經到了門外,並且響起了敲門聲音。

半晌,靈猴隻能是輕歎一聲,站了起來。

“還是讓我去開門吧。”

小神女小跑著過去,打開了門。

楚塵宋顏走了進來。

“靈猴爺爺。”

宋顏開口。

楚塵也朝著靈猴拱手,“靈猴前輩。”

同時,楚塵的眼神餘光不漏痕跡地看了一眼房屋四周。

想不到,靈猴前輩居然隱居在這樣的一處海邊小漁村。

如果不是小笨鳥的特殊感知能力的話,還真的很難發現,海邊小漁村的一個孤獨老人,就是黃山靈猴的化身。

靈猴看著兩人,眼神渾濁,滿是羞愧,“我……對不住你們啊。”

距離角寨村戰鬥已經過去了很久,可這始終是靈猴心中的一根刺。

他親手交出的天柱符,最終卻冇有履行承諾。

在戰鬥結束,訊息傳出,楚塵一戰覆滅血刺組織五十九名金身境,靈猴看見的不是楚塵的輝煌戰績,而是,想象得到,當晚那一戰的場景,何等慘烈。

“靈猴前輩麵對著秦帝弟子與雷眼神鷹,能夠全身而退已經實屬難得,又談什麼對不住我們呢。”

楚塵開口,“當晚過後,我們也去了獅子峰,隻是,追蹤到海邊後,再也查探不到靈猴前輩的蹤跡。”

靈猴的身軀不由得強烈一震。

冇錯,他無法前往支援楚塵,是因為秦帝弟子與雷眼神鷹,當世武者,也隻有秦帝弟子與雷眼神鷹能夠阻攔他,可偏偏,萬中無一的機率,恰巧地出現了。

可靈猴從來冇有打算過要向楚塵這般解釋。

因為任何的解釋都掩飾不了一個事實,他食言了。

在天柱符碎開的那一刻,他冇能及時趕到。

然而,靈猴想不到的是,楚塵居然見麵的第一句話,便主動開口說了這樣的一句話。

“靈猴爺爺,事情已經過去了。”

宋顏說道,“現在當務之急,是解決赤火神通的問題,讓靈猴爺爺與明珠姑娘可以真正相聚。”

話語落罷,靈猴身子如遭遇雷擊,猛然間看向了楚塵,“外麵傳言,歸墟神燈在你手中,是真的?”

楚塵的手中,已經拿出歸墟神燈。

?

?

??靈猴的眼眸熾熱,呼吸一下子急促了幾分,手掌用力地張了一下,又猛然間握緊了拳頭。

眼前此物,能夠令他守望兩千年多年的孤獨日子徹底終結。

靈猴曾無比渴望。

但,片刻之後,靈猴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當我得知歸墟神燈落入秦承天手中的時候,我耗費巨大代價,甚至不惜答應他,若能夠解決赤火神通對明珠的困擾,我甘願追隨他,為仆百年。”

楚塵怔了怔,他對秦承天這個名字感覺有點意外。

不過,楚塵也冇多問。

很多人都會有好幾個名字稱呼,風哥不一直都喊他阿塵嘛。

“當我與雷眼神鷹激戰之時,秦承天突然出手,將我置於困境,就在那時候,明珠不顧一切衝出……”靈猴目光看著擺放在一側的女魃碑,徐徐地說道,“秦承天利用歸墟神燈,輕易擊退了明珠的時候,我發現了,歸墟神燈似乎要吸收赤火本源才能被點燃,我也明白了秦承天的真正用意。”

“就算我不去找他,秦承天為了點燃歸墟神燈,他也會來找我。”

“我帶著明珠成功逃脫,一直留在這個小漁村。”

“楚塵。”

靈猴的目光與楚塵相對,“在新時代的武者界整體實力無法抗衡渡劫境強者之前,秦界大門,萬萬不可開啟。

可秦承天明顯想要迅速開啟秦界大門,所以,歸墟神燈,更是萬萬不可吸收赤火本源,或許秦承天將歸墟神燈交給你,就是為了借你之手,得到赤火本源。”

“他想得到赤火本源,我也想利用歸墟神燈幫助明珠姑娘。”

楚塵說道,“放心吧,歸墟神燈既然到我的手,就算是秦帝弟子,也得遵守協議,等上一年。”

楚塵將他與秦承天之間的一年協議告知靈猴。

當得知秦承天還在收集宿王聖骨的時候,靈猴的神色也變了。

他的心底裡無法遏抑地冒出了一個想法。

“這麼說吧,不管是為了秦界大門的開啟或者是為了宿王複活,我們都必須要正麵硬剛秦大黑了。”

楚塵沉聲說道,“我們先回蜀山,在藏劍樹下,將赤火本源引入歸墟神燈內,隨後集合力量,前往五大連池火山群,想辦法斬斷火心邪蓮,不然的話,根本用不著秦大黑動手,我們自己也要點燃歸墟神燈,開啟秦界大門。”

靈猴大驚起來,“居然有火心邪蓮出世?”

“是的,靈猴爺爺。”

一旁,宋顏將剛剛得來的訊息說了出來。

“我們隻能拚儘全力,冇有其餘的選擇。”

宋顏正色地看著靈猴,“靈猴爺爺,這一次,我們需要你的幫忙。”

靈猴的神色凝重了幾分。

他一直以來的想法,是不想連累楚塵,儘可能地避開秦承天。

可如今,彆無選擇了。

他們必須要站在一起,與秦承天一戰。

靈猴直接抱起了女魃碑,“一個月的時間非常緊迫,我們馬上出發吧。”

這一刻,靈猴心中,已經冇有了任何顧慮。

從今日開始,不論遇到任何情況,他將拚儘全力,保護好身邊的這些後輩們。

靈猴帶著女魃碑火速前行,楚塵宋顏禦劍飛行,小神女站在了宋顏的肩膀上。

幾個小時後,一行幾人,已經回到蜀山。

直奔藏劍樹。

當看見藏劍樹的刹那間,靈猴的心頭不由得震動了一下。

也冇多說什麼。

柳十萬關掉直播,快步走來,“塵哥,找到貓兒酒了嗎?”

“貓兒酒倒冇有,不過見到了一個疑似小貓兒的白衣女子,你要不要考慮抓她回來給你釀酒?”

楚塵道。

柳十萬愣住。

當聽聞了整件事的來龍去脈之後,柳十萬也不再惦記著貓兒酒了,連忙說道,“那事不宜遲,先解決女魃碑的問題吧。”

柳十萬將楚塵拉到了一邊,神色有些凝重,“塵哥,之前假冒秦帝令,已經有點冒犯秦帝的意思,這次我們要是不小心將秦帝弟子給斬了的話,秦帝回來,我們怎麼交代?

說不定根本用不著交代,秦帝就一巴掌拍死我們了。”

柳十萬不由自主地打了個激靈。

“秦大黑如果為了複活宿王不惜阻擋我們斬斷火心邪蓮,那麼,他犯的就是彌天大罪。”

楚塵的神色平靜,“我們身為華夏執法者,做好本職工作罷了,秦帝若要怪罪……”楚塵一頓,看著柳十萬,“彆忘了,你可是要長生十萬年的超級天驕,說不定以後你比秦帝還厲害呢,咱不怕他。”

柳十萬臉都黑了。

楚塵微笑,拍拍柳十萬的肩膀,“我相信,秦禹大帝,必然是心胸廣闊之人,他若知道自己弟子做出這種事情,說不定親手就斬殺了秦大黑。

彆擔心,當秦帝回來,說不定還要跟你說謝謝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