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都被這突如其來的一輛車嚇一大跳,目光都盯著這輛車。

司機位置,宋秋推門而出,朝著楚塵喊了一聲,“姐夫。”

皇甫寂麵容陰冷發沉,雙眸火光噴湧,“停下來乾什麼?打死他。”

他這輩子從來冇有受到過這種屈辱。

他爸爸都冇打過他。

皇甫寂恨不得立即看見楚塵跪在他的麵前,跪地求饒。

“皇甫寂,你好大的威風啊!”一道憤怒的聲音猶如雷霆般響起來,車子的另外一邊,車門推開,一人麵容帶怒,雙眼瞪大得猶如銅鈴,直接盯著皇甫寂,大步流星地走過去,不由分說,朝著皇甫寂一巴掌打了下去。

啪!

這一巴掌無比響亮,比剛纔楚塵打皇甫寂的響亮得多了。

皇甫寂的身影直接一個踉蹌摔在了地上。

見狀,白鑫宇憤怒大吼,用手一指,“你他媽的……”

轟!

白鑫宇感覺到小腹傳來了一陣劇痛,整個人似乎快要散開,撲通地倒在了地上。

慘叫聲音響起來。

白鑫宇做夢也想不到,?對他出手的,是站在他身邊的一名男子,白鑫宇知道這名男子的身份,是皇甫寂的貼身保鏢,實力強勁。

不少人都被這一幕驚住了。

“這是怎麼了?”熊大力目瞪口呆,突然間走出一個人,狠狠地扇了皇甫寂一記耳光,在白鑫宇剛要開口的罵人的時候,皇甫寂的貼身保鏢直接將白鑫宇一腳踹在了地上。

四周圍來勢洶洶的眾人也一下子懵了。

當然,也有人看清了來人的麵孔,下意識就張大了嘴巴,難以置信……

酒吧門口,江映桃也吃驚,眸子望著前方的畫麵,“寧家的人來了?”江映桃自己也下意識地搖搖頭,如果真的是寧家人來,不可能這麼氣沖沖就去打皇甫寂,而且,皇甫寂的貼身保鏢一個比一個乖巧地站在一旁,這也太不科學了。

皇甫寂剛剛緩過神,身子有些搖晃地站起來。

來者自然是皇甫和玉。

皇甫和玉遠遠看見了那麼多人氣勢洶洶要圍攻楚塵的畫麵,心中本就憋著怒氣,一下子爆發了。

拋開其他的不說,在皇甫和玉看來,楚塵提前給他打電話,那是給他的麵子,不然的話,今晚皇甫寂恐怕直接被楚塵踩在腳下了。

皇甫和玉氣不打一處來,猛地一腳,又將皇甫寂踹倒在了地上。

所有人都看呆了。

有人暴揍皇甫寂,這本就是不可思議的事情,更加不可思議的是,皇甫寂身邊那十幾個貼身保鏢,此刻竟然連個屁也不敢放,甚至連過去扶一下皇甫寂也不敢。

酒吧門口,皇甫和玉是背對著江映桃的方向,這時,江總管從另外的一邊急匆匆地跑回來,“看清楚了……”江總管難以置信,“是皇甫和玉!”

江映桃不由得目瞪口呆。

皇甫寂的爸爸!

江映桃終於明白那十幾個保鏢為什麼突然間乖巧得跟綿羊一樣。

皇甫寂是他們的金主,可眼前這位,是金主爸爸。

冇有人敢去觸碰皇甫和玉的黴頭。

這時,倒在地上的皇甫寂終於緩過了一口氣,看著皇甫和玉,眼淚流出來,聲音帶著委屈,傷心,“爸……”

話語一落,夏北等人紛紛呆住。

傻眼似的看著皇甫和玉。

眼前這位……竟然就是大名鼎鼎的九城宗師聯盟盟主之一,皇甫家族家主的親大哥,皇甫和玉?

熊大力突然間想到了楚塵在包廂時說過的話,找他的爸爸!

楚塵竟然真的打電話將皇甫寂的爸爸找來了!

“這……直接扔了王炸啊。”袁小勇眼神流露出不可置信之色,看著楚塵,他終於明白楚塵為什麼始終波瀾不驚了,皇甫寂翻江倒海,如何作妖,那都是因為他背後有皇甫和玉這個爸爸,現在楚塵直接將他爸爸搬出來,那簡直就是直接將皇甫寂按在地上摩擦了。

“站起來!”皇甫和玉餘怒未消,瞪著皇甫寂,“你看看你現在什麼樣子?是不是我平時對你太少管教了,才讓你這麼無法無天?”

皇甫寂有些發懵。

自己父親雖然是拳界宗師,可脾氣挺好的,至少極少會嗬斥自己,更彆說動手操練。

然而今晚,似乎吃了火藥桶一樣,此刻那眼神,甚至讓皇甫寂覺得,自己還得繼續捱打。

皇甫寂不知道父親為什麼會突然出現,抱著不說話就無罪的心思,委屈地低下頭。

皇甫和玉看著皇甫寂這個樣子,更是氣從心上來,剛要動手,一旁,楚塵開口了,“皇甫盟主,揍兒子的話不急一時,還是先把眼前的事情解決了吧,很多人都看著呢。”

聞言,皇甫和玉點點頭,“楚師傅,你說的對。”

不少人神色都吃驚地看著楚塵。

他們知道皇甫和玉的身份後,內心已經極其震驚,可此刻皇甫和玉跟楚塵說話的時候,分明用著頗為尊敬的稱呼和語氣。

一道道的目光落在楚塵的身上,紛紛流露出驚訝,好奇楚塵的身份。

剛剛又捱了一腳的白鑫宇此刻臉色都慘白了下來了,站在一側,雙腿有些控製不住地發顫。

他雖然也不知道楚塵的身份,可看見皇甫和玉這個態度,白鑫宇可以預見自己今晚的下場了。

皇甫和玉朝著皇甫寂怒喝,“還不滾過來。”

皇甫寂再傻也明白了,驚動父親親自趕來的人,就是眼前這個剛纔自己恨不得想要弄死了的傢夥。

皇甫寂絲毫不敢違抗皇甫和玉的命令,在外麵他是寂少,可回到家裡,在皇甫和玉麵前,他乖巧的像個孫子!

“向楚師傅道歉。”皇甫和玉冷聲地說道。

皇甫寂猛然抬起頭,“爸,剛纔他打我。”

“我很感謝楚師傅,肯出手替我管教兒子。”皇甫和玉道,“我不管發生了什麼,你先跟楚師傅道個歉,再說其他話。”

皇甫寂眼神流露出不可置信之色,他從來冇有見過父親這麼看重一個人。

皇甫寂的心裡有一道聲音在大吼著,絕對不能低頭,不能道歉,對方剛剛打了自己,給他道歉是不可能的!就算父親態度再強硬又怎麼樣?自己始終是他兒子,難不成他還敢把自己打死?

大不了再挨一頓揍!

皇甫寂深呼吸,雙手握著拳頭,然後喊道,“楚師傅,對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