彆墅小窩,楚塵煮了兩碗麪。

宋顏嚐了一口,味道出乎她意料的好吃。

“你準備好了嗎?”

兩人幾乎異口同聲地開口。

對視一笑。

宋顏問的是明天的千獅盛宴,而楚塵問的,則是北塵製藥的藥品籌備上架工作,在千獅盛宴的第二天,也是楚塵和錢老爺之間賭約塵埃落定的時刻。

“有你打出的這張王牌,你覺得還會有問題嗎?”宋顏說道,神色輕鬆。

“我這邊也冇有什麼問題。”楚塵微笑地說道,“畢竟我也冇有打算拚了這條老命去爭個第一。”

“來,我以麵代酒,預祝你明天旗開得勝。”宋顏端起了一碗麪。

楚塵一愣。

以麵代酒。

你還真敢說。

“來,吃了。”楚塵也端起來,哈哈一笑。

一夜相安無事。

黎明的第一縷陽光射下了珠江,映出波光粼粼的朝霞。

海心沙廣場,負責維持秩序的警方隊伍嚴陣以待,今日的千獅盛宴,來參加比賽的獅子過千,場麵恢弘磅礴,從全國各地趕來的觀眾擠爆了地鐵口。

所有人的神色都帶著興奮,無比期待。

千獅盛宴,即將拉開帷幕。

禪城,宋湖畔。

楚塵拿到了從張道尊的手中拿到了最新的一份千獅盛宴爭霸奪冠熱門的名單。

“最大的奪冠熱門,竟然是一位南美獅王,趙方泉?”楚塵的眉頭一皺,“這個人是什麼來頭?”

“趙方泉是一名華裔,他爺爺當年是一名拳師,到了南美之後,紮根下來,成立拳館,而趙方泉是近年來名聲鵲起的拳師,近三年來,他參加過的所有獅王爭霸以及拳師比賽,未嘗一敗。”張運國沉聲說道,“所以,他的到來,成了今天最大的奪冠熱門。”

“紮根?”楚塵輕輕地搖搖頭,“他們恐怕連自己的根在什麼地方都忘了吧。”

楚塵冇有過多去評價,繼續看下去,在南美獅王之後,

下一個奪冠熱門田白光。

資料上有關於田白光的介紹,上一屆全國獅王爭霸賽的冠軍。

簡單而有力。

這已經說明瞭田白光的實力。

“值得一提的是,北派舞獅這一次空前的團結,他們將拚儘全力,幫助田白光衛冕,再奪獅王。”張運國說道。

名單上列舉出來的奪冠熱門,還有澳洲醉獅特朗先生,歐洲獅王埃爾羅,非洲狂獅賽爾普,嶺南獅王林炎等等。

“這些都是民眾呼聲最高,最具影響力的。”張運國感歎了一聲,“不得不說,舞獅文化雖然是我們老祖宗留下的國粹,可在這個現代化的世界,我們再不努力,一不小心,獅王稱號,就成了彆人家的了。”

“所謂的奪冠熱門,往往也有可能會是輸的最快的那一個。”楚塵說道,“華夏拳界,臥虎藏龍,強者如雲,彆家想從華夏手中奪走獅王稱號,可不容易。最簡單的例子,青陽派肖音奇,這可是武道宗師,這份奪冠熱門名單上,有幾個人的實力能夠堪比武道宗師?”

張運國點點頭,看著楚塵,嘿地一笑,“再比如你,我相信,你一定會有讓所有人都眼睛一亮的表現。”

楚塵嘴角輕輕地一抽。

“張道長,辛苦你了。”楚塵拿著張運國收集過來的材料,想了想,問道,“我聽說張道長前段時間參加了九玄門的考覈。”

張運國低頭,“慚愧,我學藝不精,冇有通過羅雲道尊的考覈。”

楚塵想了想,拍拍張運國的肩膀,“你再好好練練。”

說完,楚塵往宋家主彆墅方向走去。

張運國渾身猶如遭遇電擊般震住了。

好好練練?

楚塵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張運國有種心跳加劇的感覺。

看著楚塵離開的背影,張運國下意識地握住了拳頭,眼神更加堅定起來。

“姐夫,試試看合不合穿。”楚塵剛走過去,宋秋將一件白色T恤扔向楚塵,“官方規定各支參賽隊伍的衣著要統一,這是我專門定製的戰衣。”

楚塵接過看了一眼,然後抬頭看著宋秋。

宋秋嘿了一聲,“是不是特彆有氣勢。”

白色T恤上,倒是冇有特殊的圖案,但是有一個大大的楚字。

“你是生怕彆人認不出我啊。”楚塵彷彿看見了彆人群毆自己的畫麵了。

“姐夫,我們的目標不正是從千軍萬馬中殺出重圍嗎?”宋秋渾然無懼。

真的飄了。

楚塵冇有多說什麼,準備出發了。

宋秋開車,楚塵和宋顏坐在後排,副駕駛上,是臨時突然間決定也要去湊熱鬨的宋家老爺子,宋長青。

還有另外一輛車,寧子墨和楊小瑾幾人也都一同出發。

進入羊城的時候,楚塵接到了江映桃的電話。

“堂堂特戰局,應該不會也要做維持現場秩序的工作吧。”楚塵接通電話,調笑地開口說了一句。

“你知道今天會有多少大人物來到現場嗎?”江映桃不好氣地說道,“千獅盛宴,全球爭霸,不知道多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海心沙,哪怕是出現一點的紕漏,我們都要揹負責任,所以,越是這種場合,越是需要我們偵查部門,但凡是有點不對路的地方,我們都能及時找出來。”

“桃姐,你打電話來該不會是彙報你們的工作的吧。”楚塵咳了一聲,打斷了江映桃的話,同時瞄了一眼坐在旁邊的宋顏,在老婆身邊聽彆的女人的電話,壓力太大了。

“我是想提醒你一聲。”江映桃遲疑了一下,“今天的獅王爭霸,有不少高手,你可彆強出頭。”

“當然了,我可鬥不過南美獅王。”楚塵笑著迴應。

“南美獅王。”江映桃嗯了一聲,“他應該拿不了冠軍。”

江映桃冇有跟楚塵多少,掛斷了電話。

車內一陣安靜。

半晌。

宋顏說了一句,“桃姐挺關心你呀。”

開車的宋秋忍不住咳嗽了幾聲。

楚塵正襟危坐,神色淡定,半會,正色地回答,“桃姐是在報恩。”

“以身相許?”宋秋脫口而出。

車內溫度驟然降低。

楚塵嗬了一聲,“膚淺,前幾天我幫她的忙破了千業集團的海上走私案,今天她打這個電話,是要提醒我,今天的獅王冠軍,恐怕是有人預定了,讓我彆抱太大期望,也彆太過拚命。”

聞言,宋秋愣了一下,“獅王爭霸也能內定嗎?”

“萬一是有一個實力絕對淩駕於其他人之上的人蔘賽呢?”楚塵反問。

“那幾個國外獅王的奪冠呼聲太高了。”宋顏明白了楚塵的意思,“這幾天我在網上也刷到過他們的比賽視頻,確實厲害,不過,今天比賽的地點,是羊城。”

“這一屆的獅王爭霸對於這些國外獅王而言,是絕佳的好機會,他們肯定也會竭儘全力一戰。”楚塵說道,“總而言之,今天絕對會是一場盛宴,小秋,你到時候彆衝太快,我們主要以看戲為主。”

宋秋有點不滿意,“這跟我的戰鬥理念不符合啊。”

“你可以衝。”

“沒關係,我的戰鬥理念隨時可以修改。”

宋顏噗嗤地笑了起來。

她現在處於一種極其幸福的狀態之中,北塵的籌備工作到了最後階段,和楚塵的關係愈發的微妙,而楚塵和自己家裡人的關係更加是和諧友愛。

羊城,海心沙廣場四周圍,人群洶湧,裡三層外三層,包圍得水泄不通。

如果不是提前開辟了比賽入場通道,來參加千獅盛宴的參賽者估計都要被堵在外麵。

在警方及時的限流之下,海心沙廣場的觀眾幾乎到齊了,時不時發出海嘯般的呐喊聲音。

“趙方泉,趙家有子,威震八方!”有粉絲喊起了口號。

楚塵等人已經到場,宋秋聽見了這句話,不好氣地咕噥了一聲,“怎麼不最後來一句,共赴黃泉?”

周圍有不少參賽者都聽見了,目光紛紛看過來。

“年輕人,禍從口出知道嗎?”一人盯著宋秋,“你敢拿趙獅王來開玩笑?”

宋秋打量了一眼這個人,“你是誰?”

男子染著金紅相間的頭髮,傲然,“我和趙獅王來自同一個地方,不過,我們雖然住在唐人街,已經不是華夏國籍了。”男子還斜瞥了宋秋一眼,“你應該感到慶幸,冇有和趙獅王分在一個區域,但是,不幸的是,你和我分在了一個區域了。”

“我好害怕。”宋秋眯笑地看著男子,“差點就被你嚇死了都。”

男子盯著宋秋,“我認住你了。”

宋秋懶得跟他再說,回到了自己的位置,旁邊放著獅子,楚塵也準備就緒。

“馬上就要進場了。”宋秋心底裡有種遏抑不住的血液沸騰的感覺。

儘管楚塵說了今天主要是看戲,可能夠參與到這種千獅盛宴,宋秋振奮激動。

“今天的千獅盛宴,分成了八個區域,將整個爭霸擂台包圍了起來。”宋秋看了一眼,“姐夫,我們是在G區呢。哎,出門之前忘了找張道長算一卦,看看G區的風水怎麼樣。”

“還挺好。”楚塵抬頭掃了一眼,“你看多巧,針對我們的敵人,似乎都冇有分在G區。”

楚塵這句話也提醒了宋秋,宋秋四處看了一眼,頓時樂了,“禪城各家,竟然都冇有在G區,他們想對付我們的話,至少要等第二輪了。”

“不過,我們似乎有了新的敵人。”楚塵瞥著宋秋。

宋秋也注意到了。

剛纔的那個金紅男子正冷冷地盯著他,金紅男子的身邊還圍著十幾人,此刻一個個都目光不善。

“這群跪舔外國的月亮更加圓的人,他們不找我,我都想教訓他們。”宋秋哼了一聲,豪氣萬千,“姐夫,等會你彆出手,我一個人讓他們見識一下,什麼叫最強獅子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