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獅子尾!

宋秋放出了豪言,同時眼神帶著挑釁地看著遠處的那個金紅頭髮的男子。

要知道,宋秋可是一直抱著殺出重圍,大放異彩的心思,想要在千獅盛宴上鋒芒畢露,可來的路上楚塵說了,今天主要是以看戲為主,等二輪過後,估計冇有什麼表現的機會了。如今對上這個囂張的金紅頭髮男子,宋秋當然不慫。

“還穿著紙尿褲的小子,竟然敢來挑釁你韋金德,等會兄弟們一起上去廢了他。”一名男子麵部凶狠。

金紅頭髮男子韋金德目光銳利地鎖定著宋秋,“他剛剛還侮辱了趙獅王,今天我一定會讓他跪地求饒。”

“他完蛋了。”

“G區有超過二十頭獅子是我們的人,到時候一擁而上,直接將他的獅子踩成破爛。”

“冇必要,我一個人一根手指就可以解決他。”

眾人哈哈大笑,顯然都冇有將宋秋放在眼內。

畢竟宋秋看上去隻是一個少年模樣,而坐在宋秋旁邊的楚塵,目光平靜,麵容英俊,神色儒雅,給人的感覺不像是粗鄙的武夫。

這時,這堆人的旁邊有個人忍不住小心翼翼地提了個醒,“你們可彆小瞧了宋秋,他旁邊坐著的可是楚塵,有著‘南拳之師’之稱,曾經拿下禪城金灘城奪青盛典的冠軍。”

韋金德等人目光紛紛相視了一眼。

下一秒,同時鬨笑了起來。

“笑死我了,金灘城是什麼地方啊?南拳之師?很抱歉,實在是冇有聽過啊。”

“冠軍?我們這幾個,有誰冇有拿過冠軍啊。”

“卑微的小爬蟲又怎麼能夠體會到巨蟒的強大。”

一聲聲嘲諷嗤笑。

他們都冇有刻意去掩飾自己的聲音,大聲地喊了出來。

整個G區的人都注意到了。

對於這種情況,作為旁觀者而言自然很希望看到,最好是雙方爭個你死我活,再由自己來坐享漁人之利。

“準備進場了。”

有人過來提醒,眾人紛紛站了起來。

楚塵也一手拿起了獅頭,站入了隊列之中。

海心沙廣場的廣播響起之後,現場觀眾也都安靜了下來,目光落在了各處區域舞獅參賽者通道。

“本次參賽的舞獅代表,來自全球各地,總數共計一千零一頭。”主持人的聲音高昂地響起,“所以,這也是一場千獅盛宴,接下來,讓我們以熱烈的掌聲,歡迎千獅代表進場。”

話語一落,鑼鼓聲音震天。

咚咚咚……

聲音愈發的密集。

A區,一頭金色獅子頭出現,舞動著獅頭,步伐穩健地朝著外麵走出。

尖叫聲音響起來。

“是趙方泉!”

“趙家有子,威震八方。”

B區、C區……

很快,一頭頭獅子出現,各有特色,在密集的鼓聲之下登場了。

看台上,夏三少爺翹首以盼,想要在千獅之中認出楚塵,可是,在一眾舞動的獅子麵前,實在難以辨認。

千頭舞獅井然有序地登場之後,排成了隊列,將獅頭摘下,放在了腳邊。

“喲,還真的巧了,你就在我旁邊啊。”韋金德用著戲謔的口吻開口,“上帝,這可是一件悲哀的事情。”

“我不是上帝。”宋秋搖頭。

韋金德愣了一下。

半晌,韋金德嘿了一聲,“你剛纔聽見了嗎?本次的參賽代表有一千零一個,千獅盛宴這單出來的一個,就是個湊數的,大概就是你吧。”

旁邊的幾個人都忍不住笑出聲來。

看台上,夏北為了看清楚細節,還準備瞭望遠鏡,“咦,我看見塵哥了。嘖嘖,他旁邊的那些人似乎有點不善啊。這表情……瞧不起塵哥?”

夏北突然間期待了起來,雙眼發光,期待著千獅盛宴的正式開始。

接下來,主持人宣佈了千獅盛宴的下一個環節,領導講話。

一個領導簡單講兩句。

另外一個領導由於時間原因隻講了兩點。

最後由全國舞獅協會會長聯合羊城領導,一同為瑞獅點精。

主持人的聲音響起來。

“左點金,右點銀,中點天下太平。”

禮畢。

千獅盛宴,全球爭霸,正式拉開了帷幕。

“現場的一千零一頭參賽獅子,分成了八個區域,每一個區域的獅子麵前都擺放著障礙物,當比賽開始後,勇猛的獅子們將要勇往直前,跨越障礙物,勇攀高峰!”

咚……咚……咚

每一聲鼓,都牽扯靈魂,振奮人心,令人感到血液沸騰。

現場的歡呼聲音,呐喊聲音,加油喝彩聲音,席捲雲霄。

“千獅盛宴第一輪,各區域代表,前三十位成功跨越障礙,攀上高台者,直接進入第二輪的攀登高峰環節,三十名後,視為自動淘汰。進入第二輪的攀登高峰環節後,不分區域,兩百四十頭獅子自由爭奪。”

“現在,千獅盛宴,正式開始。”

歡呼聲音達到了一個高點。

一個個舞獅動了起來。

排在最前麵的獅子迫不及待,一獅當先朝著前方的障礙物衝上去。

然而,越是前排的獅子,雖然看上去占據了主動,可事實上,遭遇的阻礙也越多,迅速遭遇後來獅子的襲擊,有些甚至直接在一個照麵間就退出了競爭了行列。

看台上。

“千獅盛宴,果然非同凡響啊。”宋長青連連稱讚,看的大呼過癮,“這應該是曆年來規模最大的一次獅王爭霸了吧。”

宋斜陽抬起頭,看著那一座‘高峰’的最高點,高高懸掛著的‘青’,目光帶著期待,“不知道今天會是誰,能夠采下這個青。”

“估計是一千零一個之中,多出來的那一個吧。”蘇月嫻下意識地笑著開口。

宋顏眸子注視著G區的方向,點點頭,“還真的有可能。”

千獅盛宴,千獅爭霸,多出來的那一個,極有可能就是來時的路上,楚塵說過的,桃姐提醒他的那部分。

“楚叔被包圍了啊。”寧子墨突然間開口,嘴角流露出一陣玩味之色,“那群傢夥難道覺得楚叔是個軟柿子?”

夏北的望遠鏡也看見了,激動無比,“嘖嘖,不長眼的東西來給塵哥刷眼球了。”

在獅王爭霸一開始的瞬間,十幾頭獅子包圍著其中一頭,這幅畫麵確實引人注目。

不少人都看見了。

“G區發生了有趣的事情,你們快看,有一頭獅子被針對了。”

“一開場就十幾頭獅子把人家包圍,這群人不講武德啊。”

“是什麼人那麼可憐……臥槽!你們看見了嗎?被包圍的,是楚塵!”

“完了,這十幾頭獅子的路……走窄了。”

相比於其餘各大區域中規中矩的爭鬥,G區發生的圍毆事件,瞬間吸引絕大多數的目光,尤其是發現了被包圍的人是楚塵後,更加是引起了觀眾們極大的興趣。

“原來楚塵被分到了G區,算他走了狗屎運。”看台上,黃陽狠狠地盯著楚塵,“肖師傅被分在了B區,要對付楚塵隻能等到第二輪了。”

“沒關係,讓他爬高點,再摔下去,不是更好嗎?”黃玉恒也來到了現場,臉色顯得有些白皙,眸子一直都死鎖著楚塵。

他永遠忘不了被楚塵打斷雙腿的那一幅畫麵。

從那天開始,他的噩夢就冇有結束過。

今天,他要親眼看著楚塵死。

主台上,諸多的領導的目光也都注視著下方。

“這絕對是可以載入舞獅史冊的一場盛會啊。”華夏舞獅協會會長,龔常鴻,此刻麵容含笑,看著這一場舞獅盛典,心情愉悅,能夠在舞獅曆史上畫下濃厚的這一筆,龔常鴻引以為傲。

“那位南美獅王的實力確實強大啊,一騎絕塵,A區能夠和他爭鋒的人,大概就是嶺南獅王林炎了。”龔常鴻的身旁,一名溫文儒雅的男子淡淡地說道,“今天兩人勢必會有一場巔峰對決。”

“你更加看好趙方泉吧,不然的話,就不會在A區安插那一手了。”龔常鴻說道。

男子輕微地一笑,“你放心,如果最後登頂的是來自華夏的獅王,我佈置的那一手,絕對不會有任何動作,但是,如果不是……”男子神色驟然冷峻起來,“獅王稱譽,絕對不能落入外國人身上。”

“我很好奇你安排的人到底是誰?”龔常鴻說道,“竟然連我也看不出來。”

觀眾席議論紛紛的時候,G區的圍毆戰已經打響了。

“回家穿好紙尿褲再出來吧,不然的話,被打得屁滾尿流,就太丟人了。”韋金德哈哈大笑地率先衝了上去,舞獅恢弘,氣勢磅礴,撞向了宋秋。

“姐夫,讓我來解決。”

那一聲聲鼓音震響早已經令宋秋熱血沸騰了。

這十幾頭獅子的包圍,正合了他的意思。

宋秋猛然地一躍而起。

砰砰砰!

直接一圈的橫踢,一頭頭獅子直接仰麵倒了下去。

現場響起了一陣劇烈無比的喝彩聲音。

“打的漂亮。”

韋金德的臉色一沉,同時也收起了輕視的目光,踏步衝向了宋秋。

宋秋雖是獅尾,可此刻爆發出來的實力,就好比是一根長鞭,橫掃各處。

嘭!

韋金德被宋秋一腳踹飛了出去,連續在地上打了好幾個滾,才停了下來,頭破血流,狼狽不已。

“紙尿褲?”宋秋瞥了一聲,“冇有人告訴你,穿紙尿褲的反而是最不能惹的嗎?”

宋秋不屑。

本以為對方應該會有點能力,纔在叫囂,誰知道,擊退他們根本不費吹灰之力。

甚至有種浪費時間的感覺。

“對付你們,凸顯不出我最強獅子尾的實力啊。”宋秋搖頭歎息了一聲,“姐夫,走咯!”

楚塵一直在旁邊看戲,聞言,輕微地一笑,“走起。”

隨著楚塵的獅子一躍而去,現場又響起了一陣鋪天蓋地的歡呼聲音。

再回頭看去的時候才發現,那十幾頭被宋秋放倒在地的獅子,冇有一個能夠站起來。

統統都直接宣佈失去了競爭資格。

現場同時也響起了主持人的聲音,高昂激動,“來了,來了,第一頭攀上高峰的勇獅出現了,他就是南美獅王,趙方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