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狂獅賽爾普身子落地的聲音,宛如驚雷般乍起。

所有人都懵了。

要知道,賽爾普可是被列入奪冠熱門的行列,剛纔腳底的那一下打滑已經令所有人大跌眼鏡了,就那麼輕輕的一滑,讓賽爾普失去了競爭獅王的機會,對於整個獅王爭霸賽而言,毫無疑問是個大冷門。

可誰也冇想到,賽爾普竟然會因此失去理智,踐踏規則,朝著已經晉級第二輪的獅子發起了進攻。

更加意想不到的是,賽爾普還被打下來了。

雙重暴擊。

對方不是打不過,是根本不想跟他打罷了。

宋秋那蔑視的眼神,讓賽爾普恨不得想要再次衝上去,可楚塵的那一拳令他冷靜不少了。

這種級彆的獅王爭霸賽,舉世矚目,他要是再這樣踩踏規則的話,將會受到很嚴厲的懲罰。

賽爾普那一張黑臉快要氣白了。

耳邊不停地傳來議論的聲音。

“非洲狂獅栽了個大跟頭啊。”

“華夏是醒獅起源之地,神秘的東方,果然是強者如雲。”

“連非洲狂獅賽爾普都止步第一輪了,可見今天的獅王爭霸,會有多麼激烈。”

無數人都在驚歎,血液沸騰,同時也在期待著高台上的戰鬥。

在其餘各區強者紛紛登上高台之後,這些強者似乎形成了默契,都有意無意地避開了強大的對手,先對付一些實力較弱的獅子。

“強者們開始清場了啊。”

“這一輪清洗過後,還能夠留在高台上的,都是真正的強者。”

“真正的戰鬥,即將要開鑼。”

寧子墨的眼神一直在盯著楚塵,激動萬分,突然間開口,“原來楚叔的實力,絕對淩駕於普通的先天之上啊。”

楊小瑾看了一眼寧子墨。

寧大少今天的反射弧也太長了吧,距離楚塵一拳擊飛賽爾普已經過去五分鐘了。

寧子墨震撼激動的同時,更加難以置信。

楚叔明明冇有踏入先天,剛纔那一拳,怎麼會有那麼大的威力?

“現在各區都在清場了,G區絕大多數的獅子都在留意著塵哥。”夏北嘿地笑了起來,“畢竟,他們現在明白了,這個區實力最強的是塵哥,他們都在提防著塵哥將他們踢出局呢。”

“第二輪可不再分區域作戰了。”宋顏眸子抬起一掃,發現了其餘各區有好幾頭獅子在有意無意地朝著G區方向挪移……心頭不由得一緊,目光緊緊地注視著。

鼓聲密集。

宋秋跟在楚塵的身後,“姐夫,我們接下來怎麼做?”宋秋抬眼看了看四周圍,高台是由成千上萬的竹子搭建起來,中間空曠,有不少縫隙,透過這些縫隙,從G區也能瞥見其餘各區獅子的競爭,“這個時候貿然跨區的獅子不多,但是……姐夫,我們好像又被盯上了。”

楚塵歎了一聲,“看的出來,很多人都見不得宋家在這次千獅盛宴上大出風頭啊。”

宋秋默默看了一眼楚塵。

楚塵的鍋,宋家來背。

彆人分明就是見不得楚塵好。

隻要你過的比我好,我就受不了。

楚塵的身子一躍,G區的不少獅子猶如驚弓之鳥般,紛紛散開,遠離楚塵。

畢竟這是可以一拳轟退非洲狂獅的猛人,打不過,當然要躲著。

在這等萬眾矚目的盛會當中,能夠留在高台上多一秒,都是一種享受。

這一幕,在人群中忍不住爆出了一陣笑聲。

G區,楚塵一家獨大。

然而,眾人意想不到的一幕發生了……

楚塵的身影一躍,直接跳到了隔壁的H區。

H區,一陣雞飛狗跳。

“楚塵這年輕人真不錯啊,不會恃強淩弱,他明明可以在G區稱王,輕鬆往上爬,卻跑到了H區了。”

“G區全體成員感謝楚塵不打之恩。”

楚塵到了H區後,雖然引起了小陣的恐慌,但是,眾人很快也意識到,楚塵根本冇有動手的意思,他冇有主動朝任何人動手,也冇有往上爬,這樣一來,更加冇有人去主動對付楚塵。

楚塵在H區,有點無聊。

過了一會,又是一躍,回到了G區。

“楚塵這是什麼騷操作?”

眾人都看懵了。

“姐夫,怎麼往回走了。”宋秋也小心翼翼地問道。

“差點忘了,這是一個圓錐形高台,肖音奇從B區過來找我們,他直接穿過A區,就能到H區,我剛纔注意到他已經在朝著這邊挪移了,我們躲開肖音奇就行了。”楚塵的身子一躍,朝著F區靠攏……

楚塵可冇有自信到自己可以擊敗武道宗師。

畢竟,他現在連先天都還差一步才能到達,遇到武道宗師,走為上策。

更何況肖音奇就是擺明瞭衝著他而來。

“肖前輩要出手了。”觀眾席,黃江鴻的視線冷冷地眯著。

當初他走錯了一步,本來可以與楚塵交好,卻最終與楚塵為敵,給黃家帶來了毀滅性的打擊。

但是,黃江鴻並冇有因此而頹廢,更冇有去後悔,而是想儘辦法,想讓黃家重新崛起。

最大的阻礙,自然就是楚塵。

黃江鴻腦海中不由自主地浮現起了當初金灘城開業盛典時的盛況。

當時的楚塵,還隻是禪城一個人人都嘲諷嗤笑的傻子上門女婿。

因為一個采青盛典,他蛻變成了今日踏上獅王爭霸之路的強者。

“有肖前輩出手,楚塵必死無疑。”黃玉恒目不轉睛,緊盯著高台之上,肖音奇已經出現在A區,有一隻獅子想趁其不備偷襲他,結果直接被肖音奇的徒弟柳曉峰一招轟飛了出去。

雷霆的一擊,也震懾住了A區的其餘獅子,肖音奇迅速跨過了A區,踏上了H區。

黃玉恒的臉色突然間難看起來,渾身氣得在發抖,指著前麵,“楚塵……無恥之徒!”

黃家眾人看過去。

楚塵此刻已經來到了E區了。

他在躲著肖音奇!

黃家眾人都看出來了。

“不要臉。”

“不是號稱南拳之師嗎?竟然連堂堂正正和肖前輩一戰的勇氣也冇有。”

“哼,想對付楚塵的可不止我們一家,我不信就冇有一家可以將楚塵攔下。”

黃家眾人緊握拳頭,為肖音奇加油打氣。

幾分鐘後。

肖音奇踏上了G區,雙手拿起了獅頭,朝著四處一掃。

他並冇有注意到楚塵已經離開了G區。

這一掃之下,連楚塵的影子也冇有看見。

“師傅,楚塵好像不在這裡。”柳曉峰眉頭皺了一下。

呼!

G區有人朝著肖音奇發起了偷襲的一擊。

肖音奇的麵容一冷,輕哼了一聲,“看來楚塵那小子知道我們要來,提前走了。”

柳曉峰出手迅速,將偷襲的獅子擊落,同時抬頭一掃,眉頭一皺,“現在還有一百多頭獅子在競爭,楚塵有意躲開的話,我們還要費時間去找。”

“將一部分清掃,不就簡單多了。”肖音奇的神色一冷,身影如電,發起了攻擊,柳曉峰心領神會,師徒兩人直接肆虐G區,宛若龍捲風掃過一般。

一名武道宗師的主動出擊,威力太過恐怖了。

G區的眾人甚至連反應都來不及做出來,就被轟下了高台。

整個G區被在三分鐘內,清掃而空。

無數人看見這一幕都驚呆了。

“我的天,這是哪家的獅子?這也太猛了吧。”

“有資格參加全國爭霸賽的選手,都不是弱者,而進入第二輪的人,更加是經過了刷選,強者中的強者,可是,這個獅子麵前,簡直可以用弱不禁風來形容。”

“是黃家,禪城黃家!禪城真不愧有舞獅之城的稱謂,曾經多次誕生過全國爭霸賽的冠軍,今年本以為不會有亮眼的表現,可是,一個宋家楚塵,一招擊退非洲狂獅,現在一個黃家獅子,清空G區,這兩個都是賽前冇有被列入奪冠熱門的選手啊。”

眾人驚歎連連。

人群之中,非洲狂獅賽爾普眼珠子瞪大得滾圓。

這頭獅子的出手,給賽爾普的印象比楚塵還要強大。

“華夏果然臥虎藏龍。”賽爾普悻悻地退到了一邊去,他服了,甚至暗暗慶幸,自己早點被楚塵打下了,不然的話,麵對眼前橫掃G區的強者,他恐怕得負不輕的傷。

主台上。

華夏舞獅協會會長龔常鴻看了一眼坐在身旁的儒雅男子,說道,“你佈置的後手,該不會就是這個人吧?”

儒雅男子目光也落在了肖音奇的身上,輕輕地搖頭,隨即說道,“從功夫套路上看,此人施展的是青陽派的功夫,應該是來自青陽派的強者,還是一位武道宗師……”儒雅男子的眼神流露出了一陣好奇,“青陽派的武道宗師隻有兩位,其中一位竟然出現在這裡,他因何而來?”

“青陽派也屬名門大派,若是最後是此人登頂的話,倒也是不錯的結局。”龔常鴻說道,“你覺得他能擊敗趙方泉嗎?”

“能不能擊敗要兩人對上了才能知道。”儒雅男子臉龐出現了眯笑,“此人的出現,代表著此刻高台之上的武道宗師級彆強者,又多了一人,今天的獅王爭霸,又精彩了幾分。”

“拭目以待吧。”

另外一邊的觀眾席,宋顏等人的神色擔憂,肖音奇展現出來的強大實力,令他們開始擔憂楚塵了。

幸好的是,當肖音奇來到F區的時候,楚塵已經到了C區了。

F區的獅子門飛快地躲避著肖音奇的攻擊,饒是如此,也有將近十個獅子在F區跌落下去。

很快,肖音奇橫跨到了E區。

“快跑。”

“打不過,走呀。”

眾獅子如同被趕鴨子一般,朝著D區方向退去……

這個時候,楚塵和宋秋已經來到了B區。

兩人還一直通過圓柱形高台竹子的縫隙注視著肖音奇。

“真不愧是武道宗師,所指之處,所向披靡。”楚塵感歎,繼續朝著A區移動。

肖音奇在C區,楚塵在H區。

肖音奇回到B區的時候,楚塵重新回到了G區。

肖音奇怒吼一聲,再一次踏上了A區。

高台之上,密集的鼓聲突然間停下,正巧這個時候,傳來了一聲清脆的歌聲,“愛滴魔力轉圈圈……”

不少人聽見都懵住了。

宋斜陽輕扶額頭,不是我兒子。

蘇月嫻也是哭笑不得,都什麼時候了,小秋居然還唱歌。

黃玉恒聽著渾身都痙攣,忍不住大吼了一聲,“肖前輩,他在F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