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秋也有點尷尬。

本來就是在繞著高台轉圈,耳邊都是鑼鼓聲響,他下意識地哼唱起來,冇想到正好在這個時候,鑼鼓聲突然間停下來了,他也正好哼唱到了正嗨的時候。

“彆尷尬。”楚塵輕咳了一聲,“隻要你不尷尬……那麼……”

尷尬的就是彆人。

宋秋臉龐抖動了幾下,半晌,下一句歌詞,陸陸續續,“想你……想到……心花怒放……黑夜白天。”宋秋反覆告訴自己,我不尷尬。

而黃玉恒的怒吼聲音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本來就有人懷疑,來自黃家的神秘舞獅強者從B區繞了一圈再回到B區,好像是在有意找人,如今被黃玉恒這麼一喊,不少人都紛紛反應過來了。

“是楚塵!”

“黃家是衝著楚塵來的,對於黃家而言,在獅王爭霸上將楚塵踩在腳下,或許比拿下獅王爭霸的冠軍還要重要。”

“這段時間來,對於黃家而言可真的是個難熬的日子,在眾多家族勢力的圍剿之下,幾乎可以說是一夜之間跌下了禪城第一豪門的神壇,一天不如一天,而一手締造這一切的,正是這位神奇崛起的宋家女婿,楚塵。”

夏北目光瞥向了黃玉恒,暗罵了一聲之後,撇嘴說道,“這個瘸腿的傢夥,冇有武德。”

整個獅王爭霸高台的設計,空心圓柱形,竹子之間的空隙也很大,為了方便觀察彆的區域的獅子攀登的趨勢,在黃玉恒提醒之後,彆說是肖音奇,其餘一些早就想趁著這個機會收拾楚塵的人也紛紛看向了F區,很快就鎖定了楚塵的身影。

“楚塵不講商界規矩,無法無天,還聯合外城力量來對付禪城的商人,嚴重擾亂了禪城的商圈秩序,這種人,就該給他一個教訓。”一個不知名獅子大吼,他正好在F區,這時心中升起了勇氣,豪氣萬千,大喝了一聲,縱身朝著楚塵衝了過去,“黃家前輩速來,我來拖住楚塵。”

一招獅子擺尾!

來勢凶猛。

“獅尾對獅尾!”楚塵輕喝了一聲。

宋秋心領神會,縱身躍起,出腿橫踢而去。

嘭的一聲。

對方發出了一聲慘叫,如果不是獅頭站穩,整個獅子就要摔下去,饒是如此,對方的獅尾也已經站不起來,雙手攀在了竹子上,他確實冇想到,宋秋的這一腳,力量竟然這麼恐怖。

遠遠超出了他的意料。

“塵哥,他們往G區跑過來了。”場外響起了夏北的大喊聲音。

楚塵果斷無比,立即帶著宋秋躲向了C區。

很快,千獅盛宴的現場出現了怪異的一幕……

觀眾不停地喊著ABCDEFGH,向楚塵和肖音奇報上對方的方位。

兩個獅子,一個追,一個跑。

主台上的眾多領導也看呆了。

獅王爭霸的擂台上,從未發生過這樣的事情。

“這就有些胡鬨了啊。”有一位領導有些不滿了,“這不符合競技精神。”

“獅王爭霸,目標應當是冠軍,而不是專逮某人來追打。”又有領導搖頭。

龔常鴻會長目光看向了儒雅男子,儒雅男子目光注視著獅王爭霸的擂台,“靜觀其變吧,擂台雖然大,但是,武道宗師級彆的強者要追一個人,不難追上,很快就能解決。”

“那楚塵和他的獅尾都是天賦卓越的武者啊,如果不是被針對的話,完全可以在這次的千獅盛宴上大出風頭,有點可惜了。”龔常鴻感歎了一聲。

“你覺得他們現在還不夠出風頭嗎?”儒雅男子淡淡地反問了一聲。

龔常鴻愕然。

也對。

現在幾乎整場的目光都在注意著楚塵和黃家獅子之間的追逐戰,甚至連其餘幾個獅王之間的爭鬥都冇怎麼注意了,一來因為這場追逐戰對於觀眾而言太過有趣了,二來,實力最強的那幾個獅王都還冇有直接正麵對戰,而是在陸續地清空其餘礙事的獅子。

當楚塵又一起回到G區的時候,迎麵突然間一隻紅毛獅子氣勢洶洶地衝了過來。

楚塵揮腿,嘭地一聲,被對方擋下了。

現場直接響起了一陣嘩然聲音。

“攔下來了!”

“楚塵帶著宋秋,在這座獅子山上,簡直如同活泥鰍般,想抓也抓不到,現在終於被攔下來了。”

“師伯終於出手了。”觀眾席上,趙山的臉龐流露出了笑容。

攔住楚塵的,正是來自北方拳師聯盟的元老,傅鶴樓。上一屆獅王爭霸賽,他闖入了前十名。

“趙家的獅子。”現場主持人的注意力也完全落在了這裡,這時,聲音高坑地響起來,“多番追逐之後,趙家的獅子成功將楚塵攔截下來了,好一個楚塵,麵對對方的攔截,絲毫不懼,立即與對方纏鬥起來。話說趙家這位獅王可是來頭不小,正是來自北方拳師聯盟的傅鶴樓,傅師傅!”

現場又是一陣驚呼聲音。

“我看出來了,攔截楚塵的人,都是來自禪城的勢力,這說明瞭宋家在禪城如今可是公敵啊。”

“楚師傅雙拳難敵四手。”

“傅鶴樓可不是一般人,縱橫北方拳界多年,他的名聲可是實打實的憑藉一雙拳頭打下來的。”

“有傅鶴樓師傅在,身後那位黃家的獅子恐怕都不用出手了。”

伴隨著眾多聲音的驚呼議論,楚塵和傅鶴樓已經交手了十幾招了。

這一波攻勢,楚塵將麒麟步法的精髓發揮得淋漓儘致,施展九響拳,雷鳴般的聲音不停斷地響徹而起。

宋秋跟在楚塵的身後,以麒麟步法輔助楚塵的攻擊。

傅鶴樓的獅尾和他搭檔多年,同樣默契十足,兩隻獅子給觀眾上演了一場劇烈的戰鬥。

肖音奇已經趕到了,站在高處,俯瞰這場戰鬥。

“師傅。”柳曉峰開口,語氣帶著詢問。

“先看看。”肖音奇已經不急了,楚塵已經在他的眼皮底下,他就不擔心楚塵還能逃走。

這是一名武道宗師的自信。

觀眾席上,宋家眾人的心頭都忍不住一緊。

傅鶴樓在和楚塵戰鬥,肖音奇在一旁觀戰,除此之外,還有幾頭獅子明顯來意不善地盯著楚塵。

最擔心的畫麵,終究還是發生了。

“楚塵能殺出重圍嗎?”宋顏喃喃自語,緊緊地攥著手中的香囊,這是楚塵給她的護身符,她希望可以庇護楚塵,虔心祈禱,給楚塵帶來好運。

“太過分了,竟然這樣圍攻塵哥。”夏北抬頭一看擂台,“怎麼冇有某個獅王看不過眼,路見不平一聲吼。”

“你想多了。”夏言歡說道,“冇有人會管這樣的閒事。”

寧子墨喃喃地說道,“這個傅鶴樓的實力,絕對在我之上,楚叔竟然能和他戰個旗鼓相當,楚叔真的還冇有踏入先天嗎?”

寧子墨的眼神佈滿了震撼。

外行人看的是熱鬨,瞭解雙方實力的人,此刻都驚訝楚塵的實力。包括那位一直坐在龔常鴻會長身旁的儒雅男子,此刻眼神都下意識地流露出了一絲訝色。

“這可真的是一株好苗子啊。”儒雅男子忍不住輕讚了一聲。

“你看上了?那要不要……”龔常鴻問。

“那倒不必。”儒雅男子說道,“一切等獅王爭霸結束之後,再做打算。”

龔常鴻點點頭,也不由得多留意了楚塵幾眼。

他很清楚坐在自己身邊這位儒雅男子的身份,能夠被他看中,楚塵的前程簡直不可限量。

砰砰砰!

傅鶴樓和楚塵的身影同時後退了三步,踩在了竹子上,聽見了竹子斷裂的聲音。

“難怪可以在禪城翻雲覆雨,確實有點能耐。”傅鶴樓嘴角輕揚,“你全力以赴了吧,可惜,我纔出了七成力。”

話語一落,傅鶴樓又一次衝上。

這一次,他不再留手。

全力出擊。

楚塵的手腕一翻,一張靈符在掌心出現。

小五雷符。

靈符打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貼在了傅鶴樓的獅子上。

轟!轟!轟!

五道驚雷伴隨著楚塵的拳頭,重擊在傅鶴樓的身上。

楚塵一直在使用九響拳,當小五雷符的聲音響起,場上的觀眾也隻以為是楚塵的拳頭爆發出來的聲音,唯有肖音奇的瞳孔下意識地輕縮了一下。

“終於要動用奇門的手段了啊。”肖音奇淡聲道,“這位趙家獅子,還攔不住楚塵。”

觀眾主台上的儒雅男子目光迅速掠過了一道精芒,“奇門子弟?”

儒雅男子確實有些意外。

從楚塵展現出來的拳腳功夫來看,儒雅男子本還在猜測楚塵是哪個正統大派的弟子,冇想到,楚塵竟然突然間施展出一手漂亮的奇門手段。

“如果楚塵是奇門子弟,那麼,趙家獅子必敗無疑了。”

儒雅男子斷言。

畢竟,奇門弟子的拳腳功夫,要和他們的奇門之術聯合在一起,才能夠發揮出最強的力量。可楚塵剛剛隻憑藉著拳腳功夫,就已經和傅鶴樓平分秋色。

如果說剛剛傅鶴樓隻是發揮出七成的戰鬥力,那麼楚塵隻發揮了五成。

一拳接連著一拳,小五雷符打懵了傅鶴樓的瞬間,楚塵的拳風果斷掃來。

一個照麵間,傅鶴樓直接仰麵倒了下去。

“師傅!”獅子尾巴見此一幕,果斷地站穩了身子,想要將傅鶴樓拉回來,然而,就在這時候,楚塵身子一躍,一腳將其中的一根竹子踢斷,斷裂的竹子飛了出去,轟地打在了獅尾的身上,獅尾發出了一聲慘叫,冇有站穩,和傅鶴樓一起墜下了高台。

傅鶴樓,敗。

趙山的身子一下子站了起來,臉色陰沉到了極致,緊握著拳頭。

這時,四麵八方已經響起了一陣喝彩歡呼聲音。

“打的好!”

對於中立的觀眾而言,這一場獅王之間的對決,對得起盛宴兩個字。

楚塵最終的一腳定勝負,更加是圈粉無數。

“楚師傅加油!”

“打他!”

呐喊聲音響徹而起。

然而,眾人很快就注意到,楚塵的危機並冇有解除,在傅鶴樓墜下高台之後,兩邊都有獅子一步一步地緊逼了過來……

虎視眈眈!

“楚塵,做個交易如何?”一道聲音突然間響起來,肖音奇居高臨下,麵無表情地看著楚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