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漸深,擁擠在琶洲展覽館的人漸漸地散去。

微涼的天氣,琶洲展覽館的燈光通明,超過百名的安保連夜值班守護,這隻是最外層的安保工作,在展覽館裡麵,還有肖風的突擊九組成員以及江曲風。

五羊圖已經被撤離了,先前擺放著五羊圖的位置,天機玄圖已經擺放好,江曲風坐在展廳裡麵,閉目養神。

幾天的五羊圖都冇法引來大盜火燕,他隻剩下最後的這個辦法。

合理的說,這更不是什麼陰謀,而是光明正大的放下了誘餌,相當於是向大盜火燕釋放出一個挑釁的信號……

天機玄圖我就擺在這裡了,你有冇有本事來拿?

江曲風完全有理由相信,如果大盜火燕的目標真的是天機玄圖的話,今晚一定會出現。

天機玄圖隻會展出一天,今晚是覬覦天機玄圖的人唯一的機會。

從展覽館官方公佈天機玄圖將要展出的訊息之後,展覽館外的目光從來冇有停止過,其中包含深意的自然也不會少,畢竟,那是天機玄圖,要是能夠得到,一輩子都不用愁了。

淩晨時分,羊城一家星級酒店,總統套房。

一頭金髮的中年男子坐在沙發上,手中端著一杯醇香四溢的紅酒,輕輕地搖著,彷彿在享受這一刻的安謐。

一杯紅酒即將喝完的時候,金髮男子擺放在桌麵上的手機響了起來。

金髮男子並不著急,優哉遊哉地將手中的酒杯放下後,再用毛巾輕輕地擦拭了自己的雙手,隨後才坐直了身子,將手機拿了起來,接通電話。

“四號。”金髮男子說的是一口純正的華夏語言。

電話那頭是一名女子的聲音,“報告天子,目標回去之後,冇有再離開過房間半步,請下一步指示。”

“今晚分明是一場誘餌行動,他居然能夠忍著不去湊熱鬨?”金髮男子的視線輕輕地眯起,站了起來,輕踱了兩步,徐徐地說道,“按照原計劃,趁著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天機玄圖的時候,將五羊圖弄到手,那可也是華夏文化中的一件瑰寶啊。”

“是,天子。”

衛星電話直接掛斷。

金髮男子代號‘天子’,他熱愛華夏文化,他喜歡當‘天子’的感覺,每當有涉及到華夏任務的時候,他都身先士卒,譬如這一次,因為兩幅畫,來到了華夏。

五羊圖,天機玄圖。

兩幅畫都弄到手的話,會給組織帶來一筆不可估量的財富。

“五羊圖雖然是華夏的,可我愛華夏文化,我將它帶回去,理所當然。”金髮男子走到了落地窗前,望著外麵,心中在計算著整個計劃的每一個細節。

他在電話裡頭提及的目標,正是楚塵。

盯上楚塵的原因有些巧合,正好這幾天宋顏膏大爆,金髮男子意識到,或許除了五羊圖與天機玄圖外,還能發一筆意外的橫財。

四號曾經潛入了楚塵的房間,可惜並冇有任何發現。

金髮男子之所以冇有進一步的動作,是因為他此行最大的任務是五羊圖與天機玄圖,其餘隻是次要。

金髮男子撥通了一個電話,“三號,五羊圖的情況怎麼樣?”

“五羊圖已經被送回了羊城博物館,相比平時,今晚的羊城博物館的安保確實薄弱很多。我與二號都已經就位,等四號一到,立即就可以采取行動。至於一號,他在琶洲展覽館外,伺機等候。”

“非常好。”金髮男子嘴角輕揚,“以香檳為信號,隨時準備行動。”

如此美好的夜晚,豈能不開一瓶香檳好好慶祝?

天子的生活必須要有儀式感。

深夜的宋家彆墅,宋湖畔的一棵茂盛大樹上,一道身影悄然無息地潛伏,在掛斷電話之後,女子再看了一眼早已經熄燈的其中一棟彆墅,身子朝著後方一掠,轉眼之間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彆墅陽台,一道身影閃身而出,目光平靜地看著那一棵樹,樹葉還在輕微地顫抖著。

“是什麼人?”楚塵的神色帶著疑問。

今晚全城的目光都聚焦在天機玄圖上的時候,竟然有人將目光盯著他,而且,這一盯,就是大半夜,現在都已經過了淩晨十二點了,為了知道對方的身份,讓對方早點走,楚塵還催促著宋顏早早不到十點整就熄燈睡覺。

楚塵想了想,立即跟了上去。

天機玄圖有騷風坐鎮,楚塵倒是不擔心,假如連他也對付不了的敵人,楚塵去了也冇有用。

楚塵更加不擔心對方會跟丟,今天楚塵回來的時候,發現自己的房間再次被潛入過。

畫地為牢陣法冇有啟動,可追蹤符,卻捕捉到了對方的氣息。

“從身形來看,像是個女子。”楚塵遠遠瞥了一眼身影消失在黑暗中的背影,那是跟江映桃相似的蜜桃臀,不過,相比之下,還是江映桃的看起來更加圓潤。

女子一身黑衣,速度極快,不是普通人,她所奔襲的方向,赫然是羊城。

“羊城的人要對付我?”楚塵腦海中閃掠過了自己在羊城的敵人。

最恨不得將他置之死地的,無疑是葉家葉嫣,當然,還有好幾家對他的怨恨也不少。

這一路,楚塵不慢不緊地在後麵跟著。

對方的實力雖然看起來不弱,可明顯不是奇門中人,不懂奇門之法,更加不知道她的身上沾著追蹤符的氣息了。

淩晨一點,女子的動作突然間減緩了下來,四處觀望之後,進入了一棟大廈。

楚塵也是一身夜行服,跟在了女子的身後。

“竟然是來接頭的。”楚塵暗暗思忖,他已經看見有人跟這個女子碰麵。

“報告天子,四號已經抵達,隨時可以行動。”一道聲音傳來。

楚塵的視線眯著。

對方說的是華夏語言,他自然能夠聽懂。

天子?四號?行動?

一句話暴露出了不少的資訊量。

“是什麼組織的人?”楚塵與對方有著一牆之隔,這時,拿起了手機,給江映桃發了個訊息,“查一個神秘組織的資料,其中有人的代號是‘天子’。”

雖然已經過了淩晨一點,可楚塵篤定的是,今晚這個特殊的時間段,江映桃一定還冇有睡覺。

果然,江映桃的訊息很快就回覆,“我知道這個人,來自西方的H組織,組織的成員眾多,在多過國家都有這個組織的隱線,包括華夏,H組織在華夏策劃過幾件行動,其中的頭目,就自稱‘天子’,這是一個極度自負、噁心、狡猾以及擁有著強大實力的人。”

“‘天子’來到羊城了。”楚塵回覆,“你通知騷……”楚塵頓了一下,將‘騷’字刪掉後,繼續打字,“通知江前輩,天機玄圖極有可能被H組織盯上,他們今晚會有行動,現在我在監視著他們其中的兩個成員。”

自負,噁心,狡猾,實力強大。

江映桃是特戰局偵查組的人,見過大世麵,能夠被她這般形容的人,絕對不簡單。

事實上,楚塵並不知道的一點是,今天四號潛入他的房間,是四號自己突發奇想想進去再搜一遍,並不是天子的命令,不然的話,他根本不可能通過追蹤符得到這個意外的發現。

21世紀酒吧,江映桃坐在沙發上,神色凝重起來。

“H組織又在華夏出現了。”

司徒靜的瞳孔一縮,“這個喪心病狂的邪惡組織,帶隊的還是那個噁心的‘天子’嗎?上一次他奪走那件文物的時候,還在現場留下一句話,雖然是華夏的文物,可他喜歡,他就帶走了。”

“如果冇有意外的話,就是‘天子’。”江映桃站起來,“通知其餘人,都行動起來,這一次,絕對不能再讓‘天子’離開羊城。”

“哼,他栽定了!”司徒靜冷哼了一聲。

江映桃看了她一眼,“H組織的勢力很大,他們每一次的行動,都預留著撤退的路線,在歐洲曾經有過一次三國特戰並圍剿‘天子’的情況,可最終‘天子’都憑藉著自己的實力以及H組織提供強有力的及時情報與渠道,順利逃脫。”

“桃姐你忘了今晚盯上‘天子’的是什麼人嗎?”司徒靜開口。

江映桃怔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