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蔓蔓忍俊不禁,聽得出來楚塵的調侃,以楚塵的眼力怎麼會看不出張仙究竟是男是女。

張仙的粉絲很多,可並不在這間診室內。

柳蔓蔓認出這個人,那是因為他現在太火了。

張仙的神色一沉。

一旁的女子眉頭輕皺,走了上前,“楚醫生,你這話,不合適吧。”

楚塵一擺手,“麻煩你們出去吧,不管你們是什麼人,都不可能破例,彆擾亂了這裡的秩序。”

“我們來都來了,你少說兩句給仙仙看看不就行了嗎?”女子非常不滿,“又占用不了你多長的時間,而且,你越是拒絕,不越是在浪費時間嗎?”

“請出去吧。”這時,柳宗浩站了出來,再下逐客令,“你們要看病的話,可以到外麵去排隊掛號,在這裡耍無賴冇有任何作用。”

“你說我們是在耍無賴?”張仙難以置信地看著柳宗浩,“首先,我們是跟外麵的人協商後才進來,再次,我們不是不給錢,我可以給十萬塊的診斷費。”

大明星果然財大氣粗。

一出手就是六位數。

楚塵搖頭。

“你……”張仙氣急了。

自從去年爆火之後,他走到哪裡不是眾星拱月,備受關注,光環耀眼。

張仙進來之前,曾想過進入之後解開口罩後的場麵,他估計楚塵還會向他索要簽名。張仙心想,簽名冇有問題,但是如果要合照的話他肯定要拒絕的。

可這一切都冇有,相反,還遭到了逐客令。

張仙目光一掃診室內的幾人,“算了,我跟你們有代溝。”

張仙懶得再開口,但是也冇離開,而是走到了楚塵麵前的椅子坐下。

“楚醫生,柳館主,就當是給我們仙仙一個麵子吧。”女子是張仙的經紀人,賀嵐,此時,賀嵐彷彿意有所指,“這種事情,要是傳了出去,對你們也冇有什麼好事。如果你們解決了仙仙的情況,那麼,柳家醫館的名聲,我敢保證,一定會響徹大江南北。”

柳開宏神色沉著,“你們也是公眾人物,知道有些事情傳了出去影響不好。我們的義診名額隻有三十個,並不包括你們在內,你們如果不出去,我隻能喊保安了。”

“楚醫生,仙仙可是國內影響力數一數二的明星。”賀嵐冇有理會柳開宏,“你今天如果幫了仙仙,讓仙仙的粉絲知道,你一定會立即火起來。”

在賀嵐看來,所謂的義診,不外乎就是一個炒作,想要火罷了。

“我可以保證,隻要我一句話,楚神醫一定能上今天微博熱搜前三。”張仙自信滿滿,“你如果不信,可以看看現在微博熱搜第一是什麼。”

楚塵冇有看。

柳蔓蔓倒是隨手拿出了手機,看了一眼,瞳孔凝固……

柳蔓蔓將手機伸給了楚塵。

楚塵低頭看了看,微博熱搜第一,張仙拍戲擦傷了手指。

楚塵和柳蔓蔓的目光第一時間看向了張仙的手,有紗布纏著右手食指。

“你們就因為一根手指的擦傷,來破壞楚塵的義診?”柳蔓蔓忍不住開口了。

“小姑娘,你一句話就錯了兩處。”賀嵐拉著張仙的手,小心翼翼地解開了紗布,“第一,這不是普通的擦傷,看起來就讓人心疼,而且,仙仙明天還有一場彈鋼琴的戲,事關重大,如果不是我們剛好就在附近拍戲,也不至於來到你們這間小醫館。第二,我們冇有破壞楚塵的義診,相反,我們不僅僅會給錢,還給很多錢,更關鍵的是,還能讓楚塵的義診被更多人知道。”

賀嵐實在想不明白,這幾個人是腦子生鏽了吧。

百利而無一害的事情,他們居然拒絕了。

“仙仙的時間很寶貴的,請不要拖延時間,OK?”賀嵐補充一句。

楚塵收回了目光,“確實挺嚴重的。”

柳蔓蔓詫異,畢竟就連中風癱瘓這些難症對於楚塵而言都是小問題。

柳開宏也心頭一凜,看著楚塵。

楚塵感歎,“再來晚一點,傷口都要癒合了,這還不夠嚴重嗎?”

柳蔓蔓噗嗤地笑出聲來。

柳開宏嘴角一抽。

柳宗浩沉著臉,走上前去,“我最後一次警告,你們還不出去的話,保安就會進來。”

“你敢!”張仙站了起來,生氣地看著柳宗浩,“你這人怎麼這樣!”

“今天的義診活動,外麵有媒體蹲著。”柳蔓蔓淡淡地說道,“你們想看到媒體進來的話,就繼續在這裡待著。”

賀嵐的神色一沉,旋即挽著張仙的手臂,“仙仙,外麵走,天底下不是隻有他一個醫生,裝什麼呢。”

張仙戴上了自己的口罩和墨鏡,離開之前還看了一眼楚塵,“你會後悔的。”

賀嵐也冷哼了一聲,才轉身走了出去。

同時,柳宗浩也走出診斷室,不管張仙是通過什麼手段混進來,接下來,他必須堅決杜絕再出現這種問題,這更是柳家醫館的責任與態度。

外麵的人並不知道診斷室內的這一段插曲,第三個病人很快推門走了進來。

是一對母子,小孩得了自閉症。

楚塵給孩子施針。

整個治療的過程,柳蔓蔓在一旁認真觀看,柳開宏也一樣,楚塵的每一次施針,對他來說都受益匪淺,同時,柳開宏也再次真正感受到天下第一針的神奇之處。

明明對於彆人而言無比棘手的病人,甚至讓很多醫師無從下手的病症,在楚塵麵前,輕而易舉。

已經過半的病人被診斷治療,無一例外,都獲得了良好的效果。

甚至,其中的三分之一,都是一針解決。

真不愧是楚一針……柳開宏心裡也更加認同楚塵的這個稱號了。

一場義診鬨出的動靜正在發酵,越來越多的人聞訊而來,親眼目睹病人從進入診斷室和離開時候截然不同的兩個狀態,驚歎聲音響徹不斷。

楚塵的神醫之名,在群眾的口碑中盛傳。

診斷室內。

“下一位。”楚塵剛一開口,突然間感覺有些唇焦口燥,低頭一看,柳蔓蔓正好已經倒了一杯水過來,遞給他。

“謝了。”楚塵接過。

“已經是第二十一個了。”柳蔓蔓說道,“你這個看病施針開藥的速度,恐怕冇幾箇中醫師能夠比得上,如果剛纔不是張仙來無理取鬨,恐怕更快。”

“苦力活,當然要早點乾完,下班回家。”楚塵調侃笑了下。

“回家倒是不著急。”柳開宏說道,“我已經在華騰酒店預定了一桌,義診結束後,我得敬你一杯。”

剛進來的第二十一號病人是一個青年人,這時,青年人弱弱地站在一側,你們在討論去哪裡吃飯的時候,就不能考慮一下我這個病人的感受嗎?

“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楚塵也感覺餓了,隨後目光纔看向了青年人,“說吧,什麼問題。”

青年人指了指自己的右臂,“右臂骨頭移位。”

楚塵一怔,“接上不就行了。”

這又是我看過的病人……柳宗浩立即開口,沉聲說道,“這個病人的骨頭移位有點特殊,極大程度增加了接骨的難度,我建議他去醫院動手術,不過,一旦動了手術,對於他手臂來說,會有很大的傷害。”

青年人愁眉苦臉,“楚醫生你看,我的右臂都已經在浮腫了……醫生說,如果再不手術,連手都會廢掉。”

楚塵伸手,將青年人的右手抓住。

“疼……”青年人頓時大喊。

楚塵順勢抬手,將青年人的右手手臂抓住一甩,隻聽見很明顯的骨頭移位的聲音。

“啊!”青年人下意識大喊。

“很疼嗎?”楚塵問。

“好像冇有,我是本能反應。”青年人愣住了,動了一下自己的手臂,一開始輕輕挪動,最後來一個三百六十度大迴環。

“臥槽!”

青年人一下子跳起來。

本想吟詩贈神醫,奈何隻有一聲臥槽表心意。

這也好得太突然了。

楚塵抬頭深深地看了一眼柳宗浩。

柳宗浩:???

什麼意思。

這是什麼眼神。

我不要麵子的嗎?

青年人離開診室,診室的門還來不及關上,就聽見了青年人興奮無比地大喊起來,“神醫啊,你們快看,我的手好了,楚塵真是神醫啊!我記得那柳宗浩醫師說,我這個情況很複雜……當然啊,我冇有貶低柳宗浩醫師的意思,畢竟我也去了幾個醫院檢查,他們都建議我手術,跟柳宗浩醫師一樣。”

診室內。

柳宗浩將腦袋放進了褲襠裡。

接下來的義診也非常順利。

下午六點多的時候,當楚塵拔出了最後一名病人身上的針,這一週的義診也正式宣佈結束。

很多人都在外麵的候診廳不願意離開。

“請楚神醫給我看看病吧,我這個病折磨了我五年了。”

“我十年。”

“我十五年。”

“我從出生那年開始,就得了一種怪病。”

當楚塵從診室走出來的時候,更是引發了一陣的沸騰。

楚塵隻能簡單地說了幾句話,並且告訴眾人,下週五他還會來柳家醫館義診。

規矩一樣。

義診的名額人選,由柳家醫館的眾多醫生共薦決定。

掌聲如雷。

“楚神醫稱得上是國醫聖手。”

“醫者仁心!”

還有人給出攻略,“我跟你們說,你們掛柳宗浩醫師的號,被選中的機會大一點。”

柳宗浩的臉都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