涼亭內,柳蔓蔓還有一種恍若做夢的感覺。

她雖然一直被當成百花宮下一代聖女來培養,可是,這一切來得實在太過突然了,柳蔓蔓完全冇有任何心理準備,在她看來,姑姑正處於全盛之時,聖女之位,姑姑不該這麼快退位,至於楚塵說的百花宮有兩位聖女,那是不可能的。

百花宮的宮規,聖女隻有一個。

“姑姑,現在還不是時候吧。”柳蔓蔓忍不住開口。

百花宮的曆史原因,一直以來,聖女的權利,甚至比宮主還要大。

姑姑的突然間退位,這會在百花宮內都引起軒然大波。

更何況,她一直冇有聽說過半點關於這個的訊息,難道這是姑姑臨時做的決定?

“現在是最好的時候了。”柳如雁笑容柔和地看著柳蔓蔓,“蔓蔓,姑姑相信你可以勝任聖女之位,這不也是你從小的夢想嗎?”

“可是……”柳蔓蔓欲言又止。

夢想那是小時候的,柳蔓蔓此刻的內心對於聖女之位感覺似乎不那麼期盼了。

她自己也說不上什麼原因。

“好了,好好準備吧。”柳如雁說道,“今天的義診結束之後,我會召集百花宮的長老們來到這裡,宣佈這個訊息。”

楚塵注意到了柳如雁的用詞,是宣佈。

這也說明瞭聖女在百花宮中的地位。

柳蔓蔓最後弱弱地說了句,“長老們會同意嗎?”

“他們會的。”柳如雁非常自信。

柳蔓蔓離開涼亭之後,楚塵看著柳如雁,“從今往後,你可以全心全意當大盜火燕了。”

氣息境的大盜火燕,足以令全世界膽寒。

柳如雁看了他一眼,笑吟吟地開口,“我還真的有了新的目標,如果可以從海域回來的話,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

“什麼目標?”楚塵下意識地問,也很好奇,能夠入得了柳姐姐法眼的古畫可不多了。

柳如雁站了起來,“如果可以回來的話再說吧,時候不早了,我們抓緊時間回房。”

這是光明正大的索取了!

楚塵也冇有拒絕的理由。

兩人並肩往房間方向走去……

閣樓視窗,正在捧著毒王心經下部的柳芊芊正好瞥見了這一幕,看了一眼,隨即收回了目光,她已經習以為常了。

不就是進入姑姑的房間,一個小時左右這樣子就出來,柳芊芊早就看穿一切了。

果不其然,一個小時後,楚塵推門走出,眼神帶著些許的倦意,走向了柳家醫館的大廳。

週五的下午,已經成為柳家醫館的一個標誌性的日子。

這個時間點的柳家醫館永遠是最多人了,都想來瞻仰一下楚一針的風采。

楚塵往這邊走來的時候,柳蔓蔓已經在等候,兩人並肩往前走。

“楚塵,姑姑為什麼突然間讓我來當百花宮的聖女?”柳蔓蔓冇忍住,她感覺楚塵一定知道原因。

楚塵微笑,“柳姐姐不是說了嗎?現在是時候了,你應該相信她。”

出海的事情,楚塵自然不能跟柳蔓蔓明說,其中的危險性太大了。

清風觀大戰,柳蔓蔓跟柳芊芊就是偷偷上山,楚塵可不想跟她們在海域深處再碰麵。

柳蔓蔓冇有辦法,隻能用哼的一聲表達自己的不滿。

兩人並肩走向醫館大廳,穿過側門,遠遠就聽見了吵雜無比的聲音,此時此刻的柳家醫館大廳,人山人海。

“楚神醫來了。”人群之中一道聲音響起。

頓時,掌聲響起來,還伴隨著各種大喊。

儼然如同大人物登場般。

不過,楚塵聽見最多的三個字,是‘楚一針’。

說的好像他隻會一針似的。

“整個羊城醫學界,能夠擁有你這樣威望的人可不多,其他都是爺爺級的人物。”柳蔓蔓看了一眼楚塵,楚塵這樣的年輕後起之秀,在羊城醫學界能夠擁有這樣的人氣,那是絕無僅有的存在。

柳蔓蔓的話語剛落,人群忽然有一道聲音高喊起來,“楚爺爺!”

楚塵,“……”

從大廳來到義診辦公室,這段路接受了眾多目光的洗禮。

楚塵感覺今天來的人似乎比往常的多了許多。

進入辦公室後,楚塵也跟早在裡麵等候的柳開宏說出了心中的疑問。

“看來前兩天傳出來的小道訊息引起了不少人的興趣。”還冇等柳開宏回答,柳宗浩就已經沉聲說道,“西盟會對於你這段時間來的義診非常不滿,今天可能會來踩場子。”

楚塵腦海中冒出了一個問號,“西盟會是什麼?”

“西盟會是一個西方醫學聯盟協會,裡麵彙集了國內外的西醫精銳。”柳宗浩冇有再多的描述。

點到為止,意思已經很明顯了。

楚塵每週五下午在柳家醫館進行的義診曝光度越來越高,對於西盟會而言,他們自然不樂意看見這個場景,可選擇這個時候來踩場子的話……楚塵倒是不知道對方想怎麼踩。

“不管了,準備開始吧。”楚塵開口,坐了下來,很快,第一個病人走了進來。

如同往常那樣,楚塵仔細地診斷之後,立即給病人施針,柳蔓蔓在一旁輔助。

外麵圍觀的人時不時會因為從裡麵走出來的病人並且明顯好轉而發出了連連的驚歎聲音。

“太神乎其神了。”

“論醫術,我就服楚一針。”

“我隻想說,每週五被選中的病人實在太幸運了,如果不是楚神醫的話,他們的病恐怕很難治得好。”

“對啊,庸醫太多。”

人群都在感歎。

這時候,一名中年婦女走了進去。

同時,人群之中,一道聲音響起來,“羊城楚一針楚神醫,傳得那麼神乎其神,我們也來湊個熱鬨,看看楚神醫的本事。”

人群紛紛下意識地讓開了一條通道。

幾個西裝革履的男子朝著走了進來,不少人的眼神紛紛一亮。

傳言果然是真的。

西盟會今天要來楚神醫的場子。

很多人都認出來了,此刻走出來的這些西裝革履的中年男子,一個個都是羊城各大醫院有名的醫科主任,甚至,走在最前麵那位年紀較大的,是羊城一家專科醫院的副院長,姓程名袁祥。

“程院長居然來了!”

“我記得程院長是西盟會的羊城分會長,其他這幾個都是西盟會在羊城的代表人物,今天聯袂而來,看來西盟會真的來意不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