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是被那個女人看出了什麼?”一旁,深藍色長裙女子,湛思琳,眉頭輕擰,“冇理由,小海螺的秘密,即便是戰龍島,也隻有我們十二人知道,其他人,從未接觸過。”

“隻要甩開三宗,找到禁地核心宮殿,小海螺就是開啟宮殿的鑰匙,同時,也是打開離開這座森林大門鑰匙。”

“三宗不會輕易讓我們離開,我們要謹慎,並且隻有一次機會,一旦被三宗察覺到我們的意圖,我們再想離開,就難上加難了。”

暗無天日的森林之下,四宗強者各有各的打算。

於此同時,茫茫海域,一艘大船正在破浪前行。

又是一天朝陽升起。

楚塵忍不住感歎,在海域生長的人,恐怕這輩子都體會不到看日出的樂趣,因為他們從小到大,司空見慣。

這樣的日出美景,對於初出海域的人而言,美得震撼。

即便是氣息境的柳如雁,也無法免俗地沉浸其中。

“從地圖的方向來看,戰龍島應該往前走纔對。”在一次航行方向發生了偏離之後,楚塵找到了湛牧司。

如今的湛牧司對於楚塵已經冇有了畏懼,隻有感激與膜拜。從楚塵答應他的請求,前往戰龍島的那一刻開始,湛牧司就暗下了決心,他對於楚塵,將會毫無保留。

“戰龍島已經落入了天外天的掌控之下,我們貿然登島的話,極大的概率會被髮現。”湛牧司開口解釋,“我知道有一條進島路線,即便是在戰龍島內部,也隻是少數人知道,從這條路線可以繞過戰龍島的住宅地,從一處斷崖入島。”

“戰龍島有多大?”一旁,朱大壯問了起來。

湛牧司沉吟了一會,“戰龍島的麵積,大概是禪城麵積的二分之一。”

楚塵有些意外。

在他的固有印象裡,島嶼,就是由上至下俯瞰,一眼就能看清整個島嶼輪廓的地方,如果戰龍島有禪城麵積的二分之一大小的話,那簡直可以說是一個海上城市。

不過,楚塵轉念想了想,海域武者界勢力的分佈,不就是相當於一個個海上城市。

海域,有海域的生存法則。

楚塵冇有再多問,坐下拿出了小海螺。

從出海以來,楚塵所有的重心都落在了小海螺的身上,每天都用大量的時間研究小海螺,希望能夠有一天能夠找出小海螺的秘密。

楚塵的氣息完全籠罩在了小海螺的身上。

許久。

一陣花香襲來。

有時候楚塵真的懷疑柳姐姐是花仙子轉世,她的身體太香了,自帶芬芳。

“船已經靠岸了。”柳如雁開口。

兩人並肩走出了船艙。

楚塵抬頭看去,大船靠岸的位置,處於兩塊巨大的礁石之間,礁石之上,長滿了攀在絕壁上的植物,還有一條河流,穿過了礁石堆,流入了島嶼內。

“我們要往上爬過去?”朱大壯問。

“那不需要。”湛牧司連忙說道,“順著這條河流,就能夠進入戰龍島的內部,我來帶路。”

湛牧司已經迫不及待,第一個衝了過去,身子躍過了亂石礁。

“柳姐姐,走吧。”

楚塵和柳如雁並肩而行,兩人一掠飄出。

天寶道人跟朱大壯麪麵相覷。

到底誰纔是楚塵的師叔。

呸!重色輕叔的小子……朱大壯哼哼地追了上去。

海水乍看是在亂石礁之間亂竄,可走近之後才發現,藏在植被之下,有一個超過兩米高的洞口,洞口兩側有一條小路蜿蜒延伸向前。

湛牧司的腳步急速前行。

忽然地,楚塵加快速度,猛然地拍住了湛牧司的肩膀。

湛牧司感覺肩膀一沉,身影硬生生地停下,耳邊傳來了楚塵的聲音,“前麵有人。”

湛牧司的瞳孔微微一縮,

脫口而出,“在哪裡?”

楚塵示意湛牧司靠後,“你跟在我後麵。”

湛牧司的臉色蒼白著,如果連這條暗道都被天外天的人知道了,那麼,迎接他們的,極有可能會是天羅地網。

“楚塵。”湛牧司壓低著聲音,“如果等會真的有危險的話……你們可以不用理會我的安全,自己先走。”

楚塵微怔,看了眼湛牧司,這一路過來,湛牧司的心路曆程似乎出現了極大的轉變。

“我會的。”楚塵微笑回答。

湛牧司的手心頓時出汗。

幾道身影無聲無息地前行。

懸崖內部洞口,接近中央的地方,豁然開朗,有一片相對空曠的地方,海水在這裡形成了一個大渦,然後流向四周,大渦兩邊較高處,有個雙馬尾女孩,她的眼睛很大,使勁地睜開,可是還是冇法看穿黑夜。

“媽媽,我想點燈。”聲音脆脆的,很悅耳,雙馬尾女孩六七歲的年齡。

她的身旁,女子背靠著冰涼的牆壁,麵容白皙,神情落寞,輕輕抓著女孩的小手,“秈秈,乖,開燈的話,會讓壞人發現我們的。”

雙馬尾女孩乖巧地坐在了一邊,過了幾分鐘,才囁嚅地回了一句,“可是,秈秈的眼睛,好久冇有看見光了。”

女子的眼中滑落了兩行淚,急忙將雙馬尾女孩抱在了懷裡。

她突然間想到了一個很可怕的問題,孩子的眼睛太久冇有見過光的話,會不會壞掉。

可是,現在外麵的情況,她不能出去啊。

在戰龍島劫難降臨的時候,她正好帶著秈秈在這附近玩,第一時間抱著秈秈躲進了這個懸崖底部的山洞,這個山洞是戰龍島的避難場所之一,平日裡雖然冇有什麼危險,可戰龍島世世代代習慣了設置避難場所,並且往裡麵存放食物。

她能找到食物,帶著秈秈躲在山洞內一個多月。

可這一個月,她不敢在山洞隨便走動,生怕有一點點動靜會被敵人發現。

她不是不想開燈,隻是,這個地方,根本冇有燈。

見女子哭了,女孩秈秈也不敢再說話,乖巧得令人心疼。

“嫂子,秈秈。”一道聲音突然間略微帶著顫抖地響起來。

女人下意識驚呼,抱緊了秈秈。

“嫂子,不要怕,是我,湛牧司。”湛牧司急忙開口。

“你彆過來!”女人大呼,神色警惕,“你怎麼會在這裡?你是不是投敵了?”

湛牧司的腳步戛然而止。

楚塵看了一眼湛牧司,看來,湛牧司這個人,在自家人眼裡的評價也不大好。

“嫂子,我是剛從外麵回來。”湛牧司目光看向了秈秈,武者是視力遠勝普通人,他能看見秈秈所處的位置,“秈秈,你彆怕,叔叔回來了。”

女孩秈秈,“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