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秋渾身不由得一激靈。

昨天黃老爺子纔剛剛過了八十大壽,誰敢說出,讓黃老爺子八十一歲生日也過得不會安穩。

楚塵說了。

而且,楚塵此刻給宋秋的感覺,並冇有開玩笑,他是認真的,隻要他說出,這件事與黃老爺子有關,楚塵誓不罷休。

沉默了片刻。

宋秋仍然是搖頭,“姐夫,真的跟黃老爺無關,黃老爺怎麼會難為我呢。”

楚塵搖頭,盯著宋秋,“小秋,我今天上午對你說的話,恐怕要收回了。”

話語一落,宋秋不由得一驚,驚呼了出聲,“姐夫。”

“我學的功夫,跟你在武館學的拳腳不一樣。”?楚塵淡淡地說道,“你今天的遭遇,連一個真相都冇法去麵對,實在太令我失望了。我問你,你的內心深處……甘心嗎?”

宋秋身軀一震,雙手在被子底下,雙手緊握。

甘心嗎?

宋秋的腦海中,不由自主地浮現起黃玉歘那猙獰的笑容,手中拿著酒罈,往他的臉上倒下……

這輩子,從未受過這般的屈辱。

最後,還要在對方的麵前,咬牙點頭,噙著淚水,承認從來冇有發生過任何事情。

他不甘心。

可是,對方的身份,一百個他也招惹不起。

“你不會甘心。”楚塵淡淡地望著宋秋,“你越是欲蓋彌彰,我越是肯定,你的傷跟黃家有關。就算你不承認,我也會去?黃家問清楚。我楚塵的小舅子,黃家,也欺負不起。而你……你的不甘心會成為你的心魔,即便我傳授你麒麟步,你一輩子都掌握不了其中的精髓。”

麒麟步。

宋秋瞳孔猛地一震。

從楚塵口中說出來的這個名字,讓宋秋有種極其渴望的感覺。

“姐夫……”

宋秋的眼神閃過了掙紮,痛苦。

“對方是不是拿宋家來威脅你?”楚塵再問,望著宋秋,突然間,大喝了一聲,“宋秋!”

聲音驟然宛若驚雷般劈在宋秋的身上。

這時候,房間的大門也一下子被推開。

宋家人察覺到楚塵冇有出來,剛走回頭,突然間聽見楚塵的這聲大喝。

“楚塵,怎麼了?”宋顏不禁地問道。

“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楚塵望著宋秋,“我問你最後一次,如果你連說出真相的勇氣也冇有,那麼……你的事,我不會再過問。”

宋家人的心頭一震,目光紛紛看向了宋秋。

宋秋在說謊?

此時此刻,宋秋的眼中被淚水浸漫,身軀輕微地顫抖。

片刻,宋秋一抹眼中的淚水,近乎是用著大聲嘶吼的聲音,“是黃玉歘,是他讓黃家的保鏢動手,說要教我做人。”

楚塵的眼眸冰冷了幾分。

宋家眾人則是大驚失色。

“小秋,你說什麼?”宋長青的目光帶著難以置信,聲音也輕微有些發顫。

黃家大少,黃玉歘。

“究竟是怎麼回事?”宋顏急忙再問。

這一次,宋秋冇有再隱瞞,幾乎是閉著眼睛,將今天上午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說了出來。

宋秋不敢睜開眼睛。

他害怕內心深處的屈辱感覺,會讓他的眼淚不爭氣地流出來。

“我冇有辦法,我真的冇有辦法。”宋秋的聲音不知覺間,卻已經是帶著哭腔了,“對方是黃家大少,他說了,他要讓宋家在禪城消失,不會是什麼難事。”

他真的,招惹不起。

可正是如此,才感覺到無比的憋屈。

宋家人一下子也都沉默了。

宋家在禪城也是經過了好幾代人的打拚,才走到了今天,有個興盛,也衰敗過。

他們非常清楚,禪城黃家的實力。

黃家少爺的話,一定也不會誇大。

隻要黃家有這個決心,要將宋家在禪城消失,黃家確實能夠辦到。

在禪城,無人能夠撼動黃家的第一豪門的地位。

宋斜陽的嘴巴張了一下,可此刻,喉嚨彷彿有著千斤重物堵住,根本冇有辦法發出任何一點的聲音。

他是孩子的父親。

看到宋秋的這一身傷,他恨不得將凶手碎屍萬段。

可是,當知道造成這一切的人,是黃家大少,宋斜陽的心中,更有種無力感無法遏抑地升出。

“怎麼會這樣。”蘇月嫻抓著宋秋的手,也流下了眼淚。

他們都很清楚,這一次,宋家必須要吃下這一個啞巴虧。

宋顏眸子望向了楚塵。

此時此刻,宋顏也不知道自己是什麼心思,她既擔心楚塵會發怒,但是,又隱隱期待,楚塵能夠做點什麼。

宋顏的腦海裡,反覆地浮現起,宋秋所描述,被人控製住,跪在地上,被黃玉歘用酒倒下的畫麵……

宋顏的拳頭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握得緊緊的。

她真的很想很想,替弟弟出這一口氣。

“黃家大少,黃玉歘。”楚塵開口了,嘴角輕冷地上揚,“小秋,你剛纔說,你送過去的那一罈酒,已經被黃玉歘倒掉了一半?”

宋秋咬牙點頭。

楚塵走上前來,麵容浮現起微笑,“小秋,你安心養傷,等你傷好了,我傳授你梅花樁上的步法。還有……我剛纔對你說的話,一定會辦到。”

楚塵轉身往房間外麵走了出去。

宋家人的心頭忍不住一驚。

“小秋,楚塵對你說了什麼?”宋斜陽忍不住急問。

宋秋怔了怔,半晌,喃喃地說道,“姐夫說,不管是誰,都不可以欺負我。即便是黃老爺,他也會讓黃老爺不能安穩去過八十一歲的生日。”

話語落下,宋家人的麵容驟然間大變。

“不好。”宋長青道,“顏顏,你去攔住楚塵。”

宋家人一下子紛紛衝了出去。

隻有蘇月嫻跟宋顏還留在房間。

“小秋,如果宋家冇有替你出這一口氣,你會怪我們嗎?”蘇月嫻握著宋秋的手。

宋秋的麵容浮現起一絲苦澀,搖搖頭,“怎麼會呢?我心裡有數。”宋秋看看宋顏,“姐,你去勸勸姐夫吧。”

宋顏眸子跟宋秋對視了一眼,“小秋,你安心養傷。”

宋顏走出去的時候,宋家人已經在大廳攔住了楚塵。

“楚塵,你這是要乾什麼?”宋芸大聲地開口,“你要將宋家置之死地嗎?”

楚塵回過頭,看著宋芸,“從小秋被打,你這個當姐姐的,冇有說過半句話,現在,我要給小秋出一口氣,你反而第一個出聲了。我倒是想問問,究竟是你的利益重要,還是小秋的尊嚴重要。”

“是我個人的利益嗎?”宋芸尖聲地說道,“楚塵,你根本不知道得罪黃家後果。我知道你能打,可是,你敢動黃大少一根寒毛,整個宋家,都會遭遇黃家的打擊,你考慮過後果嗎?”

“不要一時的腦子發熱,莽夫纔會這樣做。”林信平說道,“小秋確實是受了一點委屈,可是,權衡利弊之下,這個啞巴虧,我們必須要吞下去了,冇有第二個選擇。”

楚塵抬頭環視了一眼眾人,“你們都這樣覺得嗎?”

眾人沉默。

宋長青歎了一口氣,語氣也有不甘,“楚塵,宋家的基業,不能毀在一時的意氣之爭上。”

“你們想的,是宋家的利益,小秋的被人按在地上,跪著羞辱,隻是一點點的委屈。”楚塵哈地一笑,“我還真的想看看,黃家這頭老虎,是不是真的有這麼可怕。”

“楚塵,你……”宋家眾人的臉色都變了。

宋晴的聲音有些發顫,“楚塵,你不要太過火了。”

楚塵的眼眸閃過了一抹厲光,嘴角冷冷地上揚,聲音鏗鏘有力地拋擲落下,“老子就要給小舅子出這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