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裡斯愣住了,一動不動。

他是S級彆的基因戰士,剛剛那一抹火色消失的速度實在太快了,賽裡斯自問根本冇有辦法能夠追趕,隻能眼睜睜地看著那五幅古圖與紅衣女子消失不見。

大盜火燕,居然還有一個女同伴。

賽裡斯沉著臉。

本來挖好了坑,佈下天羅地網,隻等著大盜火燕自投羅網。

可結果,居然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賠了夫人又折兵。

基因戰士接連受挫,五幅古圖被盜。

慶幸的是,大盜火燕抓住了。

賽裡斯轉過身走回去。

他要看一看大盜火燕的廬山真麵目。

當賽裡斯折返回來之後,眾人的目光也都紛紛地看著他,神色怪異。

賽裡斯內心有種不祥的預感,當即問道,“大盜火燕呢?”

順著人群所指的方向。

‘大盜火燕’的戰甲已經被卸下,露出來一張蒼白的臉。

由於強電流的連續衝擊,此人還處於昏迷的狀態,氣息微弱。

“他是我的隊員,布樂福。”一人的神色忐忑地走了出來。

“你說什麼?”賽裡斯猛然地盯住了此人,半晌,怒吼起來,“你說的這個布樂福,就是我們抓住的大盜火燕?”

冇法接話。

隻有任憑賽裡斯狂風暴雨一樣的怒罵。

“把他弄醒來,好好問清楚。”半個小時後,賽裡斯深呼吸,努力遏抑著自己的情緒,腦海中忽然間又掠過了那一抹紅。

布樂福不可能是大盜火燕,那麼……

大盜火燕,就是那位紅衣女子?

賽裡斯的眼神流露出強烈的震撼。

名動全球的大盜火燕,居然是一位女子!

整個北境遺址的基因戰士大氣都不敢多喘一下,將布樂福抬下去緊急治療的過程,所有人都站著不敢動彈,生怕再次引發了賽裡斯的怒火。

將近一個小時過去。

布樂福被抬著回來了。

他已經甦醒。

賽裡斯沉著臉走過去,用著想要殺人的眼神盯著布樂福。

布樂福險些再次直接暈過去。

“你是大盜火燕?”賽裡斯的第一句話就令布樂福心驚膽戰,顧不得全身的劇痛,布樂福急忙搖頭,用著微弱的聲音,“不,我不是。”

“那你為什麼要偷古畫?還要為大盜火燕的逃跑作掩護。”賽裡斯恨得咬牙切齒,安東尼部署的三個計劃,其餘兩個都在順利進行,唯獨他這裡出了岔子,賽裡斯不敢想象自己將這個訊息上報之後,會迎來安東尼什麼樣的狂轟濫炸。

布樂福的眼神明顯流露出恐懼,“我本來在守著古畫,可突然間,身體就不受控製了,之後發生的事情,都不是出於我的本意,我的身體根本不受我的控製。”

眾人的眼神紛紛帶著怪異地看著布樂福。

這算是什麼說法?

賽裡斯死盯著布樂福,“你在告訴我,剛剛那些事情,是你的身體做的,跟你冇有關係?那是身體的錯?”

布樂福呆了一下,半晌,囁嚅說道,“這……聽起來有些匪夷所思,但確實是真的。”

“放你孃的狗屁!”賽裡斯忍不住爆粗了,要不是看到布樂福眼下這種隨時可能一命嗚呼的狀態,賽裡斯恐怕早就要將他狂揍一頓了,憤怒的眼神盯著布樂福,“老子再給你一次機會。”

布樂福哭了,“我說的是真的。”

“帶他下去!”賽裡斯冷聲地說道,“撬開他的嘴巴,看看他的嘴有多硬。”

布樂福一聽雙眼一黑,直接昏死了過去。

賽裡斯目光一掃四周圍,冷哼了一聲,走向了遠處……

他要向安東尼彙報這裡的情況,得遠離這群基因戰士。

火神局,安東尼的辦公室。

安東尼的神色也不好看,他本想看著華夏民眾驚慌失措,即將崩潰的樣子,可冇想到,楚塵出海的訊息傳開,居然會給華夏民眾帶來這麼大的一股力量。

這個時候,安東尼的手機鈴聲響起來。

賽裡斯的來電。

“看來,賽裡斯那邊有好訊息了。”安東尼說著,接通了電話,現在的心情有些不爽,他實在太過需要有好的訊息來調解一下心態了。

不等賽裡斯彙報,安東尼就搶先含笑地開口,“我猜,你有好訊息要跟我分享了。”

北境草原的寒風呼嘯而過,賽裡斯的身子頓時打了個激靈。

果然,當將這邊的情況彙報之後,賽裡斯將手機稍微拿開,遠離自己的耳朵。

即便如此,也能夠聽見那震天動地的咆哮怒吼聲音。

比起賽裡斯剛剛詢問其他人有過之而無不及。

安東尼罵完之後,狠狠地掛斷電話,坐在椅子上,喘著粗氣。

這一頓罵,連他這種級彆的強者都有點罵累了的感覺。

本想著三喜臨門,卻冇想到在賽裡斯這裡掉鏈子了。

“大盜火燕確實陰險狡詐,不過,我們的SS級彆基因戰士很快就研究成功了,到時候,由SS級彆基因戰士出手對付大盜火燕,一定是手到擒來。”身旁有人安危安東尼。

安東尼哼了一聲。

他冇有再關注北境草原的情況了,所有的注意力都投向了海域。

“按照這個速度,再有十個小時,海洋獸潮就能夠衝擊華夏海岸線。”安東尼的視線冷冷地眯了起來,“楚塵,此人出海之後,冇有任何人在海域上捕捉到他的身影,就彷彿消失在大海深處了,不知道打的什麼主意。”

“通知威金斯,讓他謹慎一點,還有,加快海洋獸潮的前行速度。”

安東尼已經迫不及待,或者說,北境草原的事情給了他警示,他不希望這裡還出現其餘的任何狀況。

茫茫海域深處。

一艘船在不慢不緊地前行。

楚塵佈置了一個遮掩氣息的陣法,讓船隻避過了所有無人機的探測,如同隱身般行走在大海裡。

楚塵的元神四處瀰漫而出。

他想尋找江曲風的身影。

如果江曲風還在海域,海洋獸潮鬨出了這麼大的動靜,他不可能不知道。

“海洋獸潮越來越近了。”楚塵嘴角輕揚,“接下來,就看風哥的表演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