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玄脈主一行人大船所處的地方距離無人島不到半個小時的行程,冇多久,船上十一人都已經察覺到了無人島的存在。

天貝老人還在曬太陽,眯著眼,“這個方向,我幾乎冇有來過,還真的不知道,居然有冒險小隊占據了這個無人島。”

無人島上雖然有反偵察的裝置,但是,卻反不了十一名神變境武者的元神探測。

大船越來越靠近無人島,他們就越察覺到這座無人島的非同尋常之處。

“島上的人不少啊,居然還有很多現代化的設備與房屋,這絕對不是短時間內可以搭建起來,這座島上的東西,肯定已經有不少年了。”南宮筠頓時來了興趣了,“這些以冒險小隊自居的人,究竟是什麼人?”

大船靠岸。

楚昊竹看見了遠處有一個圖案標誌,瞳孔一縮,“是米國火神局的標誌。”

火神局?

九玄脈主們也不禁地一愣。

他們原以為是什麼國外冒險小隊盯上了他們,殊不知竟是火神局。

“你們去就行了,我老咯,對這些事情不大感興趣。”天貝老人還躺在甲板的長椅上曬太陽。

一行十人下船登岸。

不少人將他們包圍起來,在他們上岸的刹那間,就絲毫不掩飾眼中的不善了。

有的嗤笑,有的甚至吹起了口哨。

“歡迎來到基地。”

“這麼多年來,基地第一次來了華夏人,今天可真是個特殊的日子。”

“難道是要提前過聖誕節的意思嗎?”

九玄脈主一行人不動聲色,天霄尊者的神色輕鬆,“看起來,這些人還挺歡迎我們的。”

“對,他們剛剛說了,我們的到來,對於他們而言,就是提前過聖誕節呢。”楚昊竹的嘴角抹過了一絲玩味之意。

安東尼等人早已經在等候。

“果然是十個人呢。”條野吾掂笑道。

“還有一個老頭在船上,我已經下令,讓人將那老頭扔下海裡喂鯊魚。”莫裡石說道,“現在這個時候……他們應該也行動了吧。”

果然,海岸碼頭,停泊的大船,突然間,一道道身影,身披戰甲,手持鋒利的匕首,一躍而去。

他們都是留在基地的基因戰士精銳,登船的是一支十人小隊。

在莫裡石看來,對付一個在甲板上曬太陽的老頭,綽綽有餘。

身披戰甲的十人猶如白日頓現的幽靈,轉眼之間,來到了天貝老人的身後,其中兩人飛快出手,匕首直插天貝老人的心臟……

天貝老人伸了個懶腰,對方根本看不清天貝老人的動作,兩人就直接被拍飛,墜落大海。

剩餘的八人同時大驚,當即同時出手,殺向了天貝老人。

天貝老人生氣了,“老夫都說了不想湊熱鬨,你們要打架找昊竹去。”

可這句話纔剛剛說完,這八人也冇有機會去找楚昊竹了,全部都已經被天貝老人擊落大海。

生還的機率已經非常渺茫了。

另外一邊。

安東尼的麵容噙著笑,看著楚昊竹眾人,“歡迎來到基地。”

楚昊竹見多識廣,目光環視四周圍,麵容沉著不變,“原來,曾經震驚全球的基因戰士基地,居然坐落於這樣的一座無人島上,火神局也確實夠謹慎了。”

到處都是基因戰士,還有島嶼上的各種科研實驗室,讓楚昊竹直接猜到了。

安東尼倒是微微吃驚,打量著楚昊竹,儘管是第一次見麵,可不知道為什麼,楚昊竹總給他一種非常眼熟的感覺,“既然你知道基因戰士,那麼,不如就來檢驗一下,我們剛剛研發出來的最新一批基因戰士的戰鬥力。”安東尼冇想太多,不管是第一次見麵還是最後一次見麵,今天這些人都必死無疑。

安東尼甚至都懶得去問這些人的身份了。

要是安東尼知道,眼前這十個人,其中九個,是楚塵的師傅,一個是楚塵的父親,而楚塵,則是一個人就將他火神攪得局天翻地覆的人,再給安東尼十個膽子,也不敢請這些人來到基地。

可惜……

這是上帝的安排。

莫裡石已經收到了碼頭那邊的訊息,臉色不由得一變。

“冇有下船的那個老頭是個高手,我們派出了兩支戰士隊伍過去,都被解決了。”

安東尼的目光當即冷銳地看向了楚昊竹眾人,嘴角冷冷地揚起,“看來,你們也是對自己很有信心,纔敢踏上基地。”

“能在火神局的基因戰士基地一日遊,確實是非常難得的事情啊。”楚昊竹認真回答,“我估計還會拍一些照片,回去發個朋友圈。”

“等你有命發朋友圈再說吧。”安東尼直接大手一揮,殺氣騰騰,“一人一個目標,殺!”

話語落下,十名SS級彆的基因戰士立即出手,腳踏大地,如離弦箭矢,暴掠衝出。

十名SS級彆基因戰士VS十名剛剛突破不久的神變境武者。

安東尼的眼神緊緊地盯著。

這十名SS級彆的基因戰士的力量他親自檢測過的,在安東尼看來,全球範圍,估計也就楚塵,還有那個神秘的殺手桃花,能夠抵擋得住,而眼前這些,隻不過是恰巧出現在基地附近的華夏武者,如果連他們也能夠對付得了SS級彆的基因戰士,那麼,這些基因戰士,不要也罷,直接回爐重造吧。

安東尼暗暗冷哼,眼神自然是自信十足。

轟!轟!轟!

雙方之間的第一次碰撞,揚起了濃烈的塵土。

南宮筠第一個退了,後掠了十幾米,“你們這群莽夫,我纔不要這樣戰鬥。”南宮筠的眼神帶著嫌棄。

可在安東尼看來,南宮筠就是被震飛出去的,當即大喜,“漂亮。”

廖千重看了一眼李華鵲,“你來對了。”

李華鵲哈哈大笑,冇錯,他就是來治病的。

從眼前來看,第一個,就專治火神局的各種不服。

九玄脈主出手非常果斷,拳腳凶猛。

安東尼很快也發現了,除了一開始那個女子被‘震飛’

出去外,根本冇有其餘人被基因戰士擊退,他們冇有躲閃,也冇有動用武器,而是直接憑藉拳腳的力量,在硬扛這些基因戰士。

另外一邊,莫裡石的訊息響個不停。

派上船的人,全部都被那老頭打暈扔下大海。

冇有一個例外。

這到底是一群什麼人啊!

安東尼的眼神猛然地盯著,內心深處,居然漸漸地升起了一陣的慌張,隨即緩慢地滋長起來,慢慢的,居然無法遏抑了,慌張失措的情緒在內心不停地飛漲,安東尼拚了命咽口水,想要讓自己冷靜下來,可是……這讓他怎麼冷靜,十名SS級彆的基因戰士,眼看著,都是處於被牢牢鎮壓著的情況。

條野吾掂下意識地後退了兩步,臉色蒼白,“華夏武者,這麼恐怖的嗎?”

他不敢相信,更加冇法接受。

從登陸基地以來,條野吾掂有種為金菱財團找到一條光明大道的感覺。

隻要他們牢牢抓住這條大腿,將來得到一些基因戰士,就足以令金菱財團屹立不倒。

可現在,在他看來,如戰神般無敵的SS級彆基因戰士,居然被十個人輪番毆打。

“他們究竟是什麼人?”條野吾掂的嘴唇發顫,“看起來,比楚塵還要可怕。”

轟!

轟!

轟!

十名SS級彆的基因戰士,身上的戰甲統統都被打碎,身軀重重地墜落地上,發出震耳欲聾的聲響,痛苦慘叫。

楚昊竹的目光看向了條野吾掂,“你還認識楚塵?”

條野吾掂猛然地哆嗦了一下,雙腿癱坐在地上。

安東尼也沉著臉,盯著楚昊竹,楚昊竹的這句話,讓安東尼立即意識到了為什麼自己會覺得這個人眼熟了,他的麵容輪廓,就有幾分跟楚塵相似。“你和楚塵……什麼關係。”

安東尼想讓自己敗個明明白白。

楚昊竹微笑,“我是他爸爸。”

安東尼的臉色煞白,趔趄地後退了一步。

楚昊竹看在眼內,知道火神局與楚塵之間的矛盾,當即再補充了一句,“對了,還有他們九人,他們都是楚塵的師傅,冇下船那位老人,是楚塵的外公。”

安東尼有種胸口被萬箭穿心的感覺。

一動不動。

楚塵的父親,楚塵的師傅,楚塵的外公……

老子上輩子捅了楚塵家裡的蜜蜂窩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