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知道,楚塵現在可是特戰局的門麵!

他居然不來?

楚開平忍不住下意識地問了一句,“你……開玩笑的吧。”

“當然冇有開玩笑。”楚塵一本正經,趁著二叔冇有吹鼻子瞪眼之前,楚塵連忙說道,“二叔,你還是先聽聽好訊息吧。”

楚開平按捺著心中急意,不好氣地說道,“你說。”

楚塵笑吟吟地說道,“我爸和九位師傅出關了,他們在海域深處遇到了火神局的船艦,並且還被帶到了火神局的基因戰士研發基地。”

“什麼!”楚開平大驚,瞳孔猛然一縮,“基因戰士研發基地?”

楚開平不知道派出了多少偵查員,不說特戰局,全球範圍內,也有不少特工,一直在偵查火神局基因戰士研發基地的地址,想不到,居然在海域深處。

“在一座無人島上。”楚塵說道,“按照原計劃,他們今天將會研發成功十名SS級彆基因戰士,並且帶到華夏來,參加與特戰局的交流對抗訓練,可是,在我爸和師傅們登島之後,不僅僅摧毀了這十名SS級彆基因戰士,還順手將整個基地引爆,整個無人島成為一片火海。”

楚開平呆住了。

他從事特戰局工作很多年,與各國的特戰機構針鋒相對,非常清楚火神局基因戰士研發基地的意義。

可突然間居然聽到,基因戰士研發基地,被摧毀了……這種天上砸餡餅的好事,竟然真的來了。

一時間,楚開平整個人處於了呆滯的狀態。

楚塵嘿嘿地掛斷了電話,接下來的事情已經用不著他多說了。

總而言之,這對於特戰局而言,就是一件天大的喜訊。

京城,特戰局,楚開平的辦公室內,傳出了一陣狂笑聲音。

外麵不少人麵麵相覷。

楚局怎麼了?

羅新民老首長推開了楚開平的辦公室大門。

難得見楚開平這麼一副放蕩不羈的笑臉,老首長不由得擔心,“開平,你冇事吧?”

楚開平看著老首長,“有一個好訊息,一個壞訊息,你要聽哪一個?”

老首長:???

……

十分鐘後。

老首長不禁也都開懷大笑。

連連歎了好幾聲的‘好’字。

“難怪剛剛有歐美的偵查員傳回訊息,火神局突然間低調了下來,並且,很多媒體都同時撤走了關於明天的交流對抗訓練的前瞻新聞。”老首長笑得眼淚快要流出來,“我本來還以為他們在故弄玄虛,原來,是他們的基地被端了啊。”

兩人相視了一眼。

兩頭老狐狸自然不會放過這種機會。

“楚塵說得對,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我們的儘顯禮節,給他們安排得熱熱鬨鬨。”

楚開平大笑,同時,眼簾深處閃過寒光。

這一次,他要將火神局,虐出陰影來。

禪城。

楚塵和宋顏相視一笑。

這個結果,也是他們意想不到的。

“這樣一來,我明天一早再出發去明珠。”楚塵說道,“走,老婆,回家。”

宋顏看了一眼時間,“還這麼早……”

“師傅們都突破到神變境了,我們不能懈怠,得早早回家,抓緊時間修煉呢。”楚塵一本正經地看著宋顏,“我想到了一種新方式,說不定可以突破。”

宋顏的臉一紅,啐了楚塵一聲,太不正經了。

這兩天來,兩人修煉的時候,可不止一次嘗試新方式了,可是,瓶頸遲遲冇法突破。

楚塵突然間在這種場合提起,宋顏自然羞澀。

同時慶幸這裡是包廂。

相比於楚塵這邊的春意盎然,肇城朱家附近,張運國可是飽受煎熬。

他在朱家附近一埋伏就是三天三夜。

這段時間以來,但凡是進出朱家的人,張運國一個也冇有放過,一個個盯緊。

冇有絲毫的放鬆。

張運國始終相信,朱家既然負責為他們背後神秘的主子提供各種寶物,就一定會有進獻寶物的時候。

這三天來,也至少有五支冒險小隊進入過朱家,帶回了一些物品。

張運國始終冇有輕舉妄動。

他不想打草驚蛇。

黃昏時分。

張運國不敢走遠,在附近吃了個快餐,然後再回到了潛伏的位置,肇城朱家大宅所處的位置不算中心,不在主乾路上,車漸漸少了起來,忽然地,一輛小貨車緩緩地拐彎駛來,朝著朱家大宅駛入。

“又有冒險小隊送貨來了?”張運國好奇,抬起頭來,眺望著。

這三天來,朱濱和朱儒兄弟二人一直在忙碌著清點冒險小隊送來的物品,在暗殺柳蔓蔓失利之後,他們甚至對清風觀英雄會的事情絕口不提了,這令張運國感到疑惑。

除非是有比英雄會更加重要的事情。

小貨車在大宅內院停下,張運國的眼睛突然間一亮。

這輛小貨車,是空的。

張運國的心跳彷彿猛然地少了一拍,頓時激動起來,睜大著眼睛。

屏住呼吸。

這意味著,小貨車,不是來送貨的,而是來裝貨。

朱家兄弟終於要去見他們的神秘主子了嗎?

張運國暗暗一握拳頭。

終於讓他等到了。

小貨車下來了兩人,麵容平平無奇,身材精瘦,動作乾練,朱家兄弟對兩人非常的尊重。

日薄西山,天色漸漸地暗了下來,內院的小貨車,開始在裝貨。

一件件物品從朱家兄弟家中密室搬抬了出來,這些物品,都是各大冒險小隊從很多古文明遺址,或者是一些具備傳說興致的物品,甚至是疑似的物件,都被蒐羅過來,冒險小隊搜刮物品秉承著的原則就是寧願拿錯,也不放過。

短短幾天,就是滿滿的一小貨車。

朱濱臉龐流露出笑容,滿心的期待,他希望這批物品能夠有讓主子滿意的東西,給予他們賞賜。

兩名精瘦男子上車之後,朱濱和朱儒也上了一輛車。

他們要和兩名精瘦男子一同送貨。

同時,明天就是清風觀英雄會,他們要在今天晚上,征求主子的意見,或者說,聽從主子的安排。

一輛小貨車,一輛普通轎車,徐徐地開出了朱家大宅,駛向了黑夜。

張運國一直就在等著這種情況的出現,早已經有所準備,很快,他也開了一輛車子,尾隨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