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玉欻懵了。

臉龐傳來火辣辣的感覺,身子踉蹌了一下,倒在了地上,急忙又站了起來,捂著自己的臉龐,神色發呆地看著黃江鴻。

他不知道,黃江鴻為什麼突然間給他這一巴掌。

他可是黃家的長子嫡孫,就是給宋家小子一個教訓,那也不該成為被打的理由。

站在一旁的黃陽此刻眼眸睜大著,欲言又止,半晌,還是冇有說出聲音來。

不肖子孫!

此時此刻,黃江鴻的腦海中浮現起這四個字,怒氣沖沖地盯著黃玉欻。

他的病,楚塵本可以治好。

楚塵甚至冇有要求黃家給任何回報,就以奪青盛典冠軍的身份,提出讓黃江鴻連續喝酒七天的要求。

隻是為了黃江鴻的病。

然而,七日的量,卻被黃玉欻倒了一大半。

倒掉的酒,還是倒在了宋秋的臉上。

羞辱宋家小子。

黃江鴻已經完全明白了。

為何楚塵會一怒之下,大鬨黃家。

為何楚塵會有持無恐,絕不低頭。

為何莫閒會說,恩將仇報。

楚塵本便是對黃家有著大恩之人,卻遭到黃家這般待遇。

莫說楚塵是個血氣方剛的青年,即便是任何一個人,內心也不會舒服。

黃江鴻接連地深呼吸,平複自己的心情。

渾身還是不禁地輕微發抖著,剛纔的一巴掌似乎已經耗儘了他渾身的力氣。

“爸,你先彆動怒。”?黃陽急忙走過來,扶住了黃江鴻,“注意身體要緊。”

“爺爺,楚塵對你那麼無禮,我隻是教訓一下送酒的人,而且,那宋家小子不肯主動喝酒,我才動手的。”黃玉欻的內心委屈,“後來楚塵還闖入我們黃家,讓我下跪,還給我倒酒來羞辱我。”

“你閉嘴。”

黃江鴻怒吼了一聲。

黃陽朝著黃玉欻踹了一腳,“滾出房間外麵跪著。”

良久之後。

黃江鴻的情緒才慢慢地平複了下來。

躺在床上,黃江鴻的眸子睜開,盯著上方,緩緩地說道,“你現在應該知道,楚塵為什麼不接受你昨天的說法,並且,要跟黃家硬碰到底了吧。”

黃陽的瞳孔不由地一縮。

“楚塵送來的救命之藥,被倒掉了一半。”黃江鴻道,“整件事,也是因此而起。”

“宋家確實冇有半點底牌,冇有任何的資格來跟黃家抗衡。可是……”黃江鴻自嘲,“宋家一旦覆滅,我這條老命,估計很快也就冇有了。”

黃陽麵容大變。

半晌。

黃陽還是有些難以置信,“楚塵送來的,明顯隻是普通的酒。”

“老閒說了,楚塵的酒,並不普通。”黃江鴻說道,“黃家這一次,給自己挖了一個巨大的坑啊。”

黃陽有種轉身出去再給黃玉欻多踹幾腳的衝動。

如果不是黃玉欻把酒倒掉,即便黃家揹負一點恩將仇報的罪名,更何況整個禪城,有誰能知道,老爺子的病,是楚塵的酒治好的。

然而現在,黃家麵臨的是,封殺宋家,而老爺子,陪葬。

黃陽的背後已經冒出了涔涔冷汗。

這份代價,對於黃家而言,顯然太過沉重了。

在黃陽的眼中,再一百個宋家,都不及一個老爺子重要。

“爸,我們現在要怎麼做?”黃陽問道。

黃江鴻腦子裡閃過了莫閒的一句話……

向楚塵低頭。

黃江鴻的瞳孔輕震。

他最初,根本不將莫閒的這句話放在心上。

可現在,要想活下去,那麼,隻能向楚塵低下禪城第一豪門的高傲頭顱。

烏雲密集。

這兩天的禪城,都是接連都雷雨天氣。

宋家大廳。

桌麵上放著宋長青的手機,眾人的目光都緊盯著。

楚塵中午說過,兩個小時之內,黃家的電話,會再一次打進來。

“塵哥,這次你恐怕是預計錯誤了。”夏北說道,“再過五分鐘,就是你說的兩個小時,黃家似乎並冇有什麼動靜。”

“反倒是葉家,迫不及待地下了最後的通牒了。”宋斜陽歎了一口氣,感覺肩膀很沉重。

他是宋家當代的家主,如果宋家在他的手中覆滅,將來下了九泉,他也冇有臉見列祖列宗。

楚塵淡定地喝了一口茶,“再等等吧。”

蘇月閒欲言又止。

又過了幾分鐘。

夏北剛要出聲,突然地,一陣清脆的手機鈴聲響徹起來。

一下子繃緊了所有人的神經。

夏北第一時間站起來,拿起了手機,眼神流露出見鬼似的目光,看著楚塵,不可思議,“真的是黃家的電話。”

所有人都呆了。

不僅僅是因為這個時候黃家的來電,而是,黃家的一切動態,似乎都在楚塵都掌控之中。

他是怎麼辦到的?

宋顏也是難以置信,她明明冇有看見楚塵做了什麼。

難道這一切,都是楚塵掐指一算就能知道?

楚塵的神色淡定,在夏北的手中接過了手機,“黃大爺,彆來無恙吧。”

還是同樣的開場白。

然而這一次,黃陽沉默了。

宋家人更是糾緊著一顆心,等著黃陽的出聲。

良久。

黃陽開口,“楚塵,這件事是因玉欻無理取鬨而起,本該是小輩之間的打打鬨鬨,我來插這個手,實在是不應該。”

黃陽的第一句話,直接讓宋家人目瞪口呆了。

黃陽的來電,竟然有著認錯的意思?

黃家無緣無故的,在占儘了上風的情況下,有必要向宋家低頭嗎?

“我代表玉欻,代表黃家,向你們道歉。”黃陽沉聲地開口。

宋長青直接懵了。

黃大爺,那可是當今黃家真正的權勢人物。

昨天纔剛被楚塵掛斷了電話,處處都牢牢掌控著局麵,本該是宋家認輸求饒,可現在,竟然是黃家主動來道歉。

宋老爺子活了大半輩子,可從來冇有遇見過這種事情。

黃陽靜等著楚塵的迴應。

楚塵的神色淡漠平靜,半晌,緩緩地說道,“黃大爺,你認為,宋家缺的是一句輕飄飄的道歉嗎?”

話語一落,宋家人嘴巴一下子張大到了極致。

宋斜陽恨不得撲過去,將楚塵按在地上摩擦。

雖然不知道什麼原因,可是,黃家都已經退讓到了這個地步,楚塵不該繼續刺激黃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