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夠了,夠了。”蘇月嫻不停地朝著楚塵使眼色。

這個結果,已經是遠遠地出乎了他們的意料之外。

他們做夢也不敢去想,黃陽會親自打電話過來,向宋家道歉。

對方可是黃家,在禪城,一手遮天,第一豪門。

有黃陽的一句道歉,宋家馬上就可以起死回生。

宋長青也都激動地站了起來,可是,楚塵似乎仍舊冇有領情的意思,將宋家人都急得不行。

恨不得合力將楚塵的嘴巴封住。

封殺楚塵的嘴巴。

不讓這傢夥再亂說話了。

果然,這楚塵的這句話說完之後,黃陽沉默了。

宋斜陽快要急死,他已經可以預想到,黃陽因為楚塵的這句話大發雷霆。

這是典型的敬酒不吃吃罰酒。

“你覺得,要怎麼做?”半會,黃陽又一次開口了。

在場的眾人不由得傻眼。

要怎麼做?

黃陽的這句話,不是相當於將自己擺在了砧板上,再給楚塵一把刀,然後說,你來砍吧。

所有人的神色都流露出不可思議。

冇有人能想明白,黃家為什麼會有這麼大的退讓。

楚塵的神色淡定,嘴角輕冷地揚起,緩緩地說道,“我從來冇有想過,要在黃家的麵前,獲取什麼好處。即便是黃老爺子讓我自己請提一個條件,不是嗎?”

電話那頭,黃陽也是按著擴音鍵,一旁的黃江鴻聽見了楚塵的這句話,心頭也是震動了一下。

楚塵,確實不圖黃家任何利益。

甚至,楚塵提出的那個要求,歸根到底,也是在給他治病。

楚塵於黃家,當真有著大恩。

而黃家,在某種意義上,就是拿著楚塵的良心當狗肺。

正如莫閒所言,他是黃江鴻的貴人。

“宋秋是我的家人。”楚塵再次開口了,“他受到了屈辱,我會替他拿回來,我並不在意對方的身份。”

楚塵口中說的每一個字,對於宋家眾人來講,都彷彿是在刀尖上跳動。

他們有種感覺,黃陽會隨時因為楚塵的話,暴跳如雷,然後用更加狂暴的手段來對付宋家。

心驚肉跳。

這一刻,在宋家人的眼中,楚塵彷彿換了一個人似的,坐在沙發上,眉宇之間,掀起了冷光。

“宋家並不接受輕飄飄的一句道歉,要麼,黃家繼續封殺,要麼……”

楚塵頓了一下,“第一,?宋家因為這一次封殺而受到的損失,全部由黃家來承擔。”

話語一落,宋長青等人先是忍不住驚呼起來了。

瘋了!

楚塵這傢夥,越說越瘋狂了。

黃家已經後退了一大步,這傳了出去的話,足以震動禪城。

可楚塵,竟然還不夠。

他還要得寸進尺。

還嫌不夠!

黃家怎麼可能會承擔起宋家的損失?

更何況,這一次宋家損失的,可不是少數目。

黃家憑什麼答應?

“楚塵。”宋斜陽的嘴唇在哆嗦。

他生怕楚塵的‘不知進退’會徹底惹怒了黃家。

電話那頭,黃陽沉默了片刻,緩緩地開口,“還有第二個條件?”

聞言,宋斜陽一下子跌坐在了沙發上。

他的腦子已經徹底懵了。

感覺這個世界突然間變了。

黃陽的這句話,豈不是意味著,第一個條件,黃家有可能會答應?

夏北的嘴巴張大得可以塞下鴨蛋,呆呆地看著楚塵。

他絞儘腦汁,想到了無數個可能,都想不出來一個合理的解釋。

半晌。

夏北眼神直直地盯著楚塵,“我怎麼越看,塵哥長得有點像黃老爺。”

楚塵,“……”

這廝的意思,不就是除了自己是黃老爺子的私生子,不然的話,黃家冇有任何理由這樣去退讓。

楚塵看了夏北一眼,思量著,是從左邊還是右邊下手,打爆夏少爺的狗頭。

“第二個條件就簡單多了。”楚塵暫時冇有理會夏北,淡淡地說道,“讓黃玉欻登報向宋秋道歉,這件事,就過去了。”

外麵的雨很大。

大廳內所有人都石化住。

黃玉欻,麵向全城,登報道歉。

這不僅僅是金錢上的賠償了,還是當著全城的麵,向宋家認輸。

黃玉欻,可是黃家的長子嫡孫。

楚塵連這麼喪心病狂的條件都敢提出來,生怕黃家不會發怒嗎?

夏言歡神色呆滯,饒是他來自羊城夏家,見多識廣,見慣大風大浪,也從來冇有遇見過,今天這種局麵。

宋斜陽感覺自己的小心臟都快要停止跳動了。

這個女婿,一句比一句驚天動地。

語不驚人死不休。

楚塵說完之後,將手機放回桌麵上,倒也不急,淡定地品了一口茶。

宋顏看了一眼楚塵。

此刻楚塵身上流露出來的自信氣息,跟他接電話之前的輕浮形象,截然不同。

黃家冇有第一時間拒絕或者發怒,這就已經說明瞭,楚塵的條件,對方在考慮了。

他究竟怎麼辦到的?

電話那頭,黃陽的聲音在片刻之後響起,“第一個條件,我可以答應你。”黃陽說道,“黃家可以宣佈取消封殺宋家,並且,再多項合作上,給予宋家最好的資源,我想,足以補償宋家這幾天來的損失。至於第二件……”黃陽的語氣頓了一下,沉聲地開口,“我可以讓玉欻登門向宋秋道歉。”

麵向全城的登報道歉,這相當於留下了一個深深的屈辱的烙印。

黃家,很難去接受。

然而,黃陽的這一番話,已經是讓所有人都驚呆了。

賠償損失,登門道歉。

黃家竟然能夠答應做到這個地步!

這已經是將姿態擺得極低。

夏言歡甚至有種錯覺,究竟這場封殺,是黃家封殺宋家,還是宋家在封殺黃家?為什麼最後賠償道歉的人,反而是黃家。

這也……太過荒誕了吧。

宋長青的雙手在顫抖著,激動無比。

在這個電話打來之前,他們還在擔心,宋家究竟可以支撐多久。

可現在,黃家承諾賠償,還讓黃玉欻登門道歉。

如果這一切都成真的話,正如楚塵所說,這一次的風暴,對宋家,反倒是一個機遇。

得到黃家的扶持賠償,宋家,很快就能夠回到禪城一流。

“楚塵,還不快說話。”蘇月嫻急急忙忙地催促,生怕黃陽下一秒會反悔。

楚塵開口了,“抱歉,黃大爺,我提出的條件,不接受任何討價還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