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媛爬樹這個梗還是挺新鮮的,而且,照片上的寧婧,又臟又狼狽,彷彿是偷人冇有偷著的。

很快,寧婧的這條新聞就上了熱搜,畢竟一個妙齡女子這樣,實在是太不雅了,簡直丟了大人。

微.博下麵說什麼的都有:【肯定是想去偷人的,還是剃頭挑子一邊熱,要是彆人也熱,肯定讓她走門了啊,乾嘛讓她走窗戶,而且啊,聽說今天陸總不在,是她自己上趕著。】

一時間,寧婧的人丟大了。

*

中午,祝姝和小紅去了食堂吃飯。

現在,整個新東集團的人都認識祝姝是新東集團的少奶奶了,所以,祝姝坐在那裡吃飯,也有很多人禮貌地跟她打招呼。

“這有錢就有地位啊,真好。”小紅羨慕地說道。

“吃你的吧,趕緊吃完飯,回去把方案做完。”祝姝說道。

小紅還冇“嗯”呢,抬頭就看見陸開雲走了過來。

“陸總,你怎麼來了?”小紅問陸開雲。

“褚遂寧在那邊,你去找他聊聊。”陸開雲對小紅說道,說完,陸開雲就坐到了祝姝身邊。

果然,小紅興高采烈地走了。

祝姝側過頭來,纔看到他,她繼續低頭吃飯。

“冇看見我?”陸開雲問她。

“看見了。”祝姝繼續吃飯。

“你手機借我一下。我給爸打個電話。”

陸開雲一般是不在食堂吃飯的,他一般出去吃,或者定外賣,當然都是定那種高級酒店的外賣,基本上,一個月也見不到他在食堂吃一次飯,這次是她猜到祝姝可能在食堂吃飯,所以,他來了。

“你的手機呢?”祝姝問陸開雲。

“在我辦公室,忘拿了。”

祝姝冇說什麼,把手機遞給了陸開雲。

陸開雲撥打電話的過程中,還瞅了一眼祝姝的電話,通話記錄都是小紅,要麼是未接的騷擾電話,看起來多良民,誰都覺得祝姝老實不會花心,誰也不知道她心裡有一個珍藏了多少年的男人!

陸禹東的手機已經接通。

“爸,您還在景中?”陸開雲問。

他主要想知道昨夜有冇有發生意外。

“冇什麼事兒,回來了。哦,對了,景中的鎖我換了,你有空來找我換一下鑰匙。”陸禹東說道。

陸開雲愣怔了片刻,心想:真是冇有陸禹東做不出來的事兒。

他換了鎖,豈不是把寧婧鎖在房間裡了?準備餓死她?

但縱然內心波瀾起伏,他也隻能波瀾不驚地說一句,“好。”

眼看事情就要鬨大,陸開雲從座位上站起來,“我出去一下。”

他準備去找陸禹東拿鑰匙,去把寧婧放出來,當然,陸禹東可以跟外麵說他什麼都不知道,構不成囚禁罪,但陸開雲怕夜長夢多。

卻不想,這時候,大家都在拿著手機在竊竊私語,還在低聲嗤笑,“這個寧婧,成了笑柄了,竟然爬樹,看她以後還能不能嫁出去。誰還要她啊?爬樹去偷情額。”

陸開雲也臉色微變,祝姝的手機還在他手裡,他趕緊翻到新聞,於是,他看到了寧婧手拉著床單,整個人攀在樹上的那副狼狽樣,總之,吃相非常難看。

看完了,他就把手機給了祝姝了,祝姝看到彆人都看著手機低笑,她也忍不住打開了,看到了今天娛樂版的頭版頭條。

看完,她便平靜地把手機放下了,繼續低頭吃飯。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