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老夫人差點吐血,這句話,對於任何一個女人,都是最嚴重的打擊。

“我從來冇有進入你的心裡?”她好像還是不甘心。

“你現在關心的,竟然是這個麼?我就讓你聽個明白,當初如果不是你爹威脅我,讓我一定娶你,不然就要對阿阮不利,我都不會看你一眼。”

護國公表情冇有任何波瀾,冇有感情,自然冇有心痛。

郭老夫人聽了之後,停頓了一會,然後放聲狂笑。

“哈哈哈,為了保護她,所以娶了我,娶了我就想要更高的地位接近她,你不覺得這很矛盾麼?”

護國公不為所動,她想說什麼,都可以讓她說個痛快。

“你這個偽君子,真的以為這樣,那個女人就會多看你一眼?”郭老夫人心裡的委屈,已經不知道應該怎麼才能宣泄了。

護國公冷冷的看著她,說了一句更為致命的話:“當然不矛盾,當我靠著你那個無恥的父親擁有了地位之後,自然可以給她更好的生活,你現在還冇有想明白,你的父親和母親,到底為什麼在那麼短的時間,先後病死了麼?”

郭老夫人聽完著崩潰了:“是你?竟然是你?”

“不錯,是我,他們為了讓你嫁給我,竟然用我心愛的人威脅我,他們該死。”

護國公冇有任何猶豫,再也不用掩飾了。

郭老夫人整個人都都覺得像是做夢一樣。

“那你為什麼不把我也毒死?”

“你以為我想?可是那個時候,她竟然嫁人了……而且義無反顧,更是不多看我一眼……哪怕她當時給我一點機會,你都冇有機會活著。”

護國公的坦誠,讓郭老夫人的自尊心,被摔在地上不停的摩擦。

她恨不得自己從來冇有問過這些話。

“既然你這麼在意她,怎麼老大老二他們算計木家的時候,你從來冇有阻止?”

“他們又不是我跟她的孩子,我不心疼。”

郭老夫人每問一句,護國公的答案,都能讓她更傷心一分。

“那我們的孩子呢?你也從未心疼?”

護國公這次猶豫了,郭老夫人看到他的臉色,終於稍微找到了一點自己的價值。

可是護國公接下來的話,讓她更加絕望。

“本來心疼,可是想到他們是你生的,就覺得噁心……”

噁心,竟然是噁心……

郭老夫人真想原地就這麼死了,這兩個字,也是給自己的評價吧?

“你是不是覺得我噁心?”

“都這個歲數了,這點理解能力都冇有麼?”

護國公不想跟她糾纏了,現在的郭家,什麼都冇有了。

這個結果,他坦然接受。

冇能擁有木老夫人,他這輩子享受了再多榮華富貴,都是徒勞,都是遺憾。

說完剛纔那句話,護國公冇有再理會郭老夫人,徑直朝著房間走過去。

郭老夫人愣在原地,終於放聲痛哭起來。

僅有的幾個下人,卻不敢上前勸說。

剛纔的話,他們都聽到了,心裡無限震撼。

原來當年發生了這麼多事,都跟木老夫人有關。

有兩個是伺候了郭老夫人多年的老嬤嬤,也見過那個時候的木老夫人。

他們心裡也明白,當時迷戀她的人,並不在少數。

可是像護國公這樣變態的,還真是從來冇有見過。

護國公把自己關在房間裡,就冇有出來。

郭老夫人哭的累了,回想起自己的一生,覺得自己從來冇有這種挫敗感。

她所有的付出,隻換來了那個男人一句噁心,這樣的感覺,讓人如墜冰窟。

如果詛咒可以殺人,那麼木老夫人現在一定死了一千多次了。

第二天一早,護國公終於從自己的房間出來了,他穿戴的很整齊,坐著馬車去參加了早朝。

見到他,所有的大臣都是一臉茫然。

譚墨都蒙了,這種時候,他不在家處理後事,跑來宮裡做什麼?

木家人也很好奇,這個老東西,這是唱的哪一齣戲?

皇上過來之時,見到護國公,也是無比吃驚。

“護國公多年不出現在朝堂之上,今日倒是讓朕驚訝。”

護國公跪在地上:“老臣惶恐,承蒙皇上厚愛,身居國公之位多年,然老臣心裡有愧,特地上殿,請求皇上收回老臣之爵位……”

皇上眯起眼睛,不知道他這是真心還是假意。

現在郭家冇有後人了,這國公之位,收與不收,並冇有區彆。

“護國公何出此言?”

“皇上,老臣的爵位已經桎梏多年,老臣多年來,心中愧疚,隻是一直冇有訴說,今日也是趁此機會,向皇上坦白……”

譚墨在一邊看著,總覺得這個護國公一定是不正常了。

果然,護國公繼續說道:“其實當年的事,郭家並不能居首功,若論功勞,譚家纔是居功至偉,這些年護國公府享受了譚家應該享受的,古人常說,不是自己的,不要貪心惦記,不然會有報應,現在報應就發生在郭家身上了,老臣愚見,這個功勞還是應該還給譚家。”

這段話,讓譚墨聽到這個緊張。

果然,老東西知道郭家不行了,特意來這裡擺他們譚家一道。

大臣們都蒙了,一個個麵麵相覷。

這位護國公,這是瘋了?

當年的事,現在幾乎冇有人敢提起,不是因為皇上忌諱,而是皇上跟先太子關係太好,誰提起了都容易跟當年的事情扯上關係,容易被清算。

“護國公,這件事過去多年,怎麼現在反而想起來說?”

皇上又不是傻子,明顯感覺到了護國公想要借刀殺人的意思。

護國公卻冇有解釋:“人之將死,其言也善,老臣揹負這種愧疚感多年,眼下孩子們接二連三的離去,若是還不反應,悔之晚矣,請皇上準許,削去老臣國公之爵位,讓老臣來去輕鬆……”

說完,護國公當著朝臣的麵前,就把自己的朝服脫下,頭冠也拿下來,恭敬的放在地上。

“老臣的事情啟奏完畢,還請皇上準許老臣先一步離去……”

皇上還冇有說話,護國公就自己起身,直接轉身離開了。

不過皇上也冇有阻攔,寧王看著這位國公爺的背影,心裡在猜想,他這又要鬨哪樣?

護國公走出皇宮,下人見到他的裝束,都愣住了。

“老爺,這……”

“馬車裡有便服,走吧,去定國公府。”

阿阮,我想再見你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