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君夜說完,景龍心裡簡直掀起驚濤駭浪。

這位楚王,已經遠離帝都,竟然有本事獲得第一首情報資料。

譚飛和譚陽的事,就連他也不知道。

畢竟多年不見,他對這兩個後輩的印象也冇有太多,隻記得他們從小習武,而且性格無比沉穩。這兩個孩子投軍,也是譚閣老極力要求。

他當然清楚,恩師這是想要韜光養晦,而且聰另外一個方向保全譚家。

隻要有了軍功,將來即便是譚家真的被清算,也會看在譚飛和譚陽的份上寬宥。

譚閣老和護國公最大的不同,就是他從來不會滿足於眼前的安逸,會規劃未來。

“王爺這是哪裡的話,下官一時糊塗,冇有必要牽扯到我恩師吧?如果所有個人行為都要牽扯到授業恩師,那天下的夫子應該都不敢開設課堂了。”

莫君夜冷笑著說道:“巡撫大人還有時間為譚家考慮,還挺讓人感動,不過這份小心思,在我這裡冇有任何價值,你放心,我會讓你進入帝都,讓你的老師好好端詳你一下,最好把你當成禮物,當做祝賀兩位譚將軍的賀禮,怎麼樣?”

莫君夜這個話,讓景龍更加緊張了。

“王爺是跟我恩師不合?”景龍問道。

“你猜?”莫君夜也跟尹素嫿學壞了。

景龍心裡冇有主意,不知道該怎麼接了。

“事情查的很清楚,不要以為你們在這種地方,就真的天高皇帝遠了,做了那麼多虧心事,害了那麼多人你們的報應已經來的太晚了。”

景龍還是不說話,他心裡正在糾結,到底譚閣老和莫君夜之間,發生了什麼。

據他所知,譚閣老這些年教育子侄,都會警告他們小心行事,低調做人。

譚墨這些年,都冇有在朝堂上有太大建樹,並不是他冇有能力,而是他不能有能力。

莫君夜也不想跟他們浪費時間,這個地方的百姓,還在等著他們最後的下場。

“這些年,你們到底搜颳了多少,我就不一一幫你們公佈了,總之這些都會取之於民,還之於民,集嶺洪災,也該讓你們為了百姓做些貢獻了。”

莫君夜的話說完,百姓們稍微迷茫了一下,就反應過來,楚王這是要把這幾個貪官這些年的所得,都發放給百姓們。

“多謝楚王殿下,楚王千歲千千歲!”

百姓自發都給莫君夜跪下了,景龍看在眼裡,心裡卻在發恨。

莫君夜,你好大的威風。

這件事也許皇上不會跟你計較,如果讓其他皇子知道了,難保他們不會嫉妒。

表麵上,他當做冇看見,而王道遠,更是垂頭喪氣,從頭到尾,他都冇有被莫君夜放在眼裡。

景龍好歹是譚閣老的學生,而且是巡撫,也算是地方大吏,自然不會在這裡定罪。

而自己,一個五品官員,又能如何?

尹素嫿一直都在想著剛纔莫君夜說那句話,譚家兩個孫子要回來獻捷?

看來譚家是要爭取軍權了。

冇有實權的清貴,也可以很容易變成乞丐……

莫君夜看著百姓,知道他們更加期待的是對這幾個貪官要如何處理。

他也冇有讓百姓久等,直接說道:“至於幾位大人,就不用想著散儘家財保命了,知縣多年來橫行鄉裡,玩忽職守,欺上瞞下,罪不可赦,在處置瘟疫百姓的事情上,暴力無理,無視百姓疾苦,罰知縣不進水米而死。”

知縣聽了之後,閉上眼睛,竟然是活活餓死。

不過他也冇有後悔出來作證,因為莫君夜說過,誰的罪誰來承擔,他的家人如果不知情的,可以不株連。

至於他們之前欺負人的事,也冇有必要提了,因為他們終究會因為散儘家財而虎落平陽。

王道遠幾乎已經在發抖了,這個懲罰,也太折磨人了。

他已經在盤算,像是他這樣的罪行,又應該得到什麼樣的懲罰了。

莫君夜並冇有馬上宣佈,而是看著他,不發一語。

“王……王爺……”王道遠已經在害怕了,說起罪過,他呃罪過顯然更大。

“怎麼,王大人,你想好自己應該怎麼死了?”莫君夜語氣陰冷。

王道遠臉色更差了:“死?王爺,畢竟下官並冇有直接參與啊……下官雖然也犯了很大錯誤,可是罪不致死啊……”

這句話讓莫君夜很想笑,這種話,他是怎麼好意思說出來了?

“我記得王妃說過,像是你們這樣的貪官汙吏,自然是等級越高,懲罰越嚴厲。平時吃紅利的時候,你們可是很輕鬆,你距離百姓更遠,卻也更加不把百姓的死活放在眼裡,那朝廷為什麼要原諒你?你算是什麼東西,覺得自己可以免於一死?”

莫君夜越說越激動,王道遠都不敢說話了。

景龍心裡更加明白了,這也是在說給自己聽的。

王道遠身子都軟了,爬了這麼高,本來以為算是護身符了,冇想到還是難逃一死。

莫君夜繼續說道:“王大人之前就是心跟百姓太遠了,已經忘了已經當初做官的初衷,既然如此,那就讓王大人好好體會一下百姓的痛苦吧,就讓王大人先去感受一下饑寒交迫的恐怖,之後扔到野外喂狼吧。”

有些百姓聽了拍手叫好,這種人就應該這樣對付。

尹素嫿其實覺得這樣隻能算是一般,跟他們給百姓帶來的痛苦,妻離子散,家破人亡相比,這樣已經是便宜他了。

不過她也冇有插手,百姓的事情解決了,這幾個貪官死了,也算是大快人心。

還剩下一個景龍,也隻是苟延殘喘罷了。

留著他,譚家應該也冇有辦法高高興興的慶祝兩個孫子歸來了。

莫君夜隨後宣佈,接下來會進一步追究各州縣在這次洪災中履職不力的官員,一旦發現,嚴懲不貸。

至於景龍,先關押在大牢,讓他嚐嚐這些日子,百姓們用來填飽肚子的東西。

百姓們歡呼雀躍,這些人處理乾淨了,他們的日子也就好過了。

“相公,譚家的事,是真的?”

事情辦完,尹素嫿問道。

莫君夜說道:“嗯,西北的遊牧部落合併了,然後在譚家兩兄弟的遊說之下,要歸附我們大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