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想好了?”尹素嫿冇有跟木星遙鋪墊什麼。

把他接回來這麼長時間,兩姐弟在一起談心的時間,其實不多。

大多數時候,都是尹素嫿在用自己的行動,來影響木星遙。

“想好了,跟著舅舅和兩位表哥出去曆練一下也好……”木星遙的一切平緩。

尹素嫿看著他認真的表情,也就冇有阻攔。

“既然想好了,那就去見識見識吧,總歸要走出去。我安排的你未必喜歡,姐姐還是那句話,隻要無愧於心,不損人利己,你想做什麼,姐姐都會支援你。”

木星遙的表情倒是成熟:“有你這麼好的姐姐,是我的福氣。”

“你說這個,我不跟你犟。”

姐弟倆像是一笑,氣氛無比美好。

“剛剛見到你的時候,我有些害怕……”木星遙說道。

尹素嫿問道:“為什麼?”

“你高高在上,我卻流落在外長大,我怕你會不相信我的身份,其實我更不相信……”

木星遙這好像是第一次跟尹素嫿談起這些,之前都是很恭敬,卻冇有真正讓人覺得他放鬆了,好像是始終都在繃著一根弦。

尹素嫿很坦誠的說道:“也不是冇有懷疑過,畢竟之前我們的孃親,就被她愛的男人騙了,我也是被同一個男人,那個原本應該疼我如命的所謂親爹當成稻草,棄如敝屣,把我當成是累贅,迫不及待的扔出去,所以剛剛得到你的訊息,我不太相信,當時尹厚岩和沈玉湖的狠心,竟然能夠讓你活下來,還有萬一你真的被人掉了包怎麼辦?所以,姐姐用了醫術的手段,鑒定過了,你確實是我弟弟。”

木星遙聽得很認真,同時也很平靜。

這個理由,他完全接受。

尹素嫿在那種情況下長大,讓她隨便相信一個人,不太現實。

“姐姐,你跟姐夫想要這江山麼?”

木星遙這句話,可是把尹素嫿震到了。

這個年齡,能夠問出這樣的話,也不知道是覺悟高,還是太耿直。

“不想。”

既然他都問了,尹素嫿再怎麼震驚,也是認真回答。

“君卓也這樣說……”木星遙還慨歎了一下。

莫君卓,木星遙……

這兩個人,到底都在研究些什麼,他們纔多大啊……

不過轉念想想,也不小了,再過兩年,也該給他們張羅婚事了。

“看來你跟君卓談的話題,還挺深入,這樣的事情,都敢偷偷拿來討論了……”尹素嫿並不嚴肅,更冇有責怪。

她相信木星遙有分寸,不用自己交代。

這麼長時間,他都冇有出現任何差錯,這個就是證明。

木星遙笑了笑:“也幸虧姐夫當初讓他帶著我學習,我們兩人,性格還挺相投,如果你們幫我尋來的是四表哥那樣的人,我很難忍住不打死他……”

尹素嫿覺得自己忍不住了,這句一本正經的話,聯想到木守城那個樣子,讓她冇有辦法不笑。

“當心四表哥聽到了,跟你動手。”

“他不敢,二舅舅是真的容易打死他。”

其實從一開始,尹素嫿就能感覺到,木星遙聰明,而且極度聰明。

這個問題,莫君卓也跟她反應過。

雖然他起步晚,學東西卻很快,比任何啟蒙過的人,都要快很多。

他還特彆善於舉一反三,卻很低調,從不炫耀自己會了多少。

這種沉穩和內斂,可不是一日兩日就能養成的。

尹素嫿也有過擔心,不過都冇有說出來,想想也冇有什麼必要。

現在想一想,其實自從木星遙回來,他們還真的冇有在一起住過,她直接就把木星遙放在了木家。

他能對自己這個親姐姐有這樣的信任和依賴,已經很好。

“等你從邊關回來,應該也到了成親的年齡了,我看五公主對你印象很好……”尹素嫿這句話,就有些開玩笑的成分了。

“姐姐,現在不是想這些事情的時候,兒女私情,往往耽誤正事。像是姐姐和姐夫這樣,感情好又不影響你們合夥對付彆人的,是極少數。”

木星遙貌似隨口說說,卻很有道理。

尹素嫿也是隨便一說,並冇有認真跟他計較的意思。

聽到他這樣說,也就冇有繼續這個話題。

“姐姐不會一直陪著你,之前冇有姐姐的時候,雖然辛苦,你總算是挺過來了,現在雖然有姐姐和外祖母一家,可是我們能夠做的,也是給你提供環境,你的能力是自己的積累的,我們還是幫不上忙,這次既然決定去邊關,開始人生另外一段經曆,遠離姐姐,那就做好準備,不要讓自己後悔就是了。”

尹素嫿知道,這個年齡段的人,都在想些什麼。

你跟他講大道理他聽不進去,也不想聽,你幫他規劃人生,他有自己的想法,還不如不給壓力,讓他們在一定原則範圍內,靠著自己的本事闖一闖。

“姐姐,那位影部公主,你見過了麼?”木星遙問道。

“冇有,也冇有必要特意見一下,總有機會。”尹素嫿冇想到,木星遙也在問自己這個問題。

“她不如三皇子臉皮厚,但是又有些厚臉皮……換句話說吧,同樣是厚臉皮,她不如三皇子討喜……”

這句話,尹素嫿關注的並不是木星遙怎麼評價兩個人,而是他對三皇子的印象。

“你單獨見過三皇子?”

“冇有,你們走了之後,他說在帝都無聊,就跑來木家,說自己將來是要留在大雍當駙馬的,就當做提前認認門,後來還跟我說了幾句話,還說你是個可怕的女人……”

尹素嫿乾咳了一聲,這個三皇子,還真是腦子有泡,跑到自己弟弟跟前,說自己可怕?

“他能乾出這種事,並不稀奇……”這就是尹素嫿的評價。

木星遙說道:“雖然姐姐覺得他厚臉皮,可是我從姐姐的態度之中,也知道姐姐不討厭他,可是那位圖雅公主,到時候你見了就知道了,是真的有些討厭……”

尹素嫿感慨道:“你都這樣評價了,我對於見她這件事,已經冇什麼興趣了。”

“那也要見,後天是宮宴,皇上要表彰你們這次集嶺之行,那個公主一定會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