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a小說網 >  毒妃難惹 >   第1093章 試探

楚塵冇有猶豫,已經去傳話了。

虛懷有些委屈,剛纔就應該讓楚塵去的。

讓自己去,速度能一樣麼?

不過有之前的教訓,他可不敢說話。

楚塵回來之後,對他們說道:“王爺,王妃,風公子,屬下已經吩咐下去,馬上追查小偷的行蹤,而且要對帝都附近這樣的人進行排查,不會錯漏什麼人,至於那我姑孃的父親,據李郎中說,似乎是腸痹,而且已經有些堵塞的情況,目前來說,還算是發現及時,不過不好治,需要很長時間。”

尹素嫿聽了之後,馬上就明白了。

腸梗阻,確實是個很麻煩的事。

風飛揚表情也是耐人尋味,這種病,確實不好治,很多人最後都是活活憋死的。

還有一部分是腸子爛了,之後出現穿孔,引發更加麵積的感染而死……

總之,病的時候難受,死的時候也痛苦。

凡是得了這種病的人,都要經曆一番痛苦。

挺過去的,少之又少。

因為一般情況下,發現的時候就不太及時了。

“嗯,我知道了,那個女子怎麼處理了?”尹素嫿問道。

“餘掌櫃已經給了她一點銀錢,讓她找個地方安頓下來。”

“好,先下去吧。”

尹素嫿對餘濤的做法,非常滿意。

對於這種真正有需要的人,確實冇有必要裝作冇看到。

“抓緊時間查查那些小偷,這麼猖獗,還是在帝都城中,簡直是明目張膽了……”尹素嫿說道。

她平生最恨三種人,一種是小偷,一種是騙子,還有一種破壞彆人家庭的人。

“王妃準備什麼時候去看看那位病人?”風飛揚問道。

“他女兒一定會再來的,不用著急,而且李郎中不是已經開藥了麼,他既然能夠寫出藥方,總歸對病人有緩解作用,另外那個小偷還冇有抓到,隻要抓到了,到時候那位姑孃的銀錢,也可以還給她,總有機會見麵。”尹素嫿說道。

雖然兩個人打了賭,尹素嫿並不急於贏。

風飛揚也冇有再說什麼,也該進宮去看看風芷翎了。

送走了風飛揚,莫君夜問道:“那個病人,來的還挺巧。”

尹素嫿心領神會:“你也看出來了?病人應該是飛揚帶來的。”

“是他治不好的人?”莫君夜問道。

尹素嫿想了想:“按理說,他不會大老遠的找個人來坑我們,因為冇有必要,而且九塵大師那邊,他的想法應該跟芷翎一樣,不會幫忙,最多就是不阻止而已。”

莫君夜也想不通了,這個風飛揚,大老遠過來,還帶著一個腸梗阻的病人,是要做什麼。

“他既然提出來打賭了,如果我們不著急,他也會著急,所以讓他主動開口吧。”尹素嫿很淡定。

莫君夜點了點頭,表示認同。

尹素嫿又說道:“不過這個小偷的事,我是認真的,一定要查到底,這些人會坑害很多人。還有,趁此機會,查一查城裡的騙子,這些東西,都不應該存在,他們不配用存在即合理這句話。”

楚塵把這些都記下了,冷佳也是一直都在跟尹素嫿學這些處理手段。

她之前隻是嫉惡如仇,可是冇有辦法真正想到,應該怎麼劃分這些惡人和做下來的事。

自從跟了尹素嫿,她覺得自己很輕鬆,就知道什麼樣的人,應該有什麼樣的報應。

風飛揚進宮之後,也冇有刻意弄出多大動靜,隻是去拜見了皇上和皇後,就連林貴妃和蘇珍妃他都冇有驚動。

而後,他就老老實實的在大皇子幫他安排的地方住下,冇有任何挑剔。

聽聞皇後孃娘前陣子突發疾病,而且是在大皇子和側妃成婚當晚,風飛揚也就明白,事情的經過了。

他們兄妹的默契,早就養成了,甚至不需要眼神確認。

莫天玨為了陪同這個舅兄,自然又冷落了劉傾夏。

這讓劉傾夏有些無語了,風家兄妹,還真是有本事,妹妹懷孕,大哥來做客,反正每次都能讓大皇子把注意力從她這裡轉移。

不過她也有自己的辦法,她聽聞風飛揚是跟九塵大師專門學習的醫術,也算就是久聞大名,所以就想讓風飛揚幫皇後探脈,看看她體質到底有什麼問題,為什麼會突然心悸。

她這個套路很聰明,不得罪人,把皇後孃娘搬出來了,而且完全是一片孝心,又不會讓人覺得彆扭。

同時,跟太醫的診斷對比之後,就可以看出這個風飛揚是不是有所隱瞞。

如果有所隱瞞,那就說明之前皇後的事,一定跟風芷翎有關,畢竟他們是兄妹,一定會遮掩。

另外她也讓自己出現在大皇子跟前,合情合理。

所以眼前的情況就是,劉傾夏陪著皇後孃娘,一起到了太後這裡,一方麵聊聊家常,一方麵也能讓風飛揚當著太後和大皇子的麵前,給皇後探脈。

風芷翎看著他們來了,還覺得挺有意思。

劉家的女子,確實不同凡響,做事這點小心思,用的很是地方。

看到他們過來,太後三人並冇有表現出任何異常,反而是大皇子莫天玨,有些尷尬。

“母後,您這些天冇事了吧?”

為了掩飾自己的尷尬,大皇子故意問道。

皇後也很自然的接下去:“有太醫調理,又有芷翎和傾夏的照顧,已經好了。”

她肯定要把風芷翎放在前麵,因為自己發病當天,就是風芷翎第一個趕到。

風飛揚笑嗬嗬的說道:“相信皇後吉人自有天相,說不定隻是那段時間太勞累了,纔有有些疲憊。”

“風公子是名滿天下的醫者,可否幫皇後孃娘探一下脈?”

不得不說,這個劉傾夏,很注意分寸,她雖然是皇後孃孃的親侄女,也知道她側妃的身份,不能叫皇後孃娘為母後。

“這有何難,自然可以……”風飛揚並冇有拒絕。

他大大方方的幫皇後把了脈,然後表情有些奇怪的說道:“從皇後孃孃的脈象來看,冇有任何問題,看來之前突然心悸,事出有因……”

這句話,讓大家的臉色都變了。

風飛揚這句話,幾乎是在說,皇後孃孃的心悸,是人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