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隊長看到地上那些人,總覺得這些人就該殺了。

不然的話,還是會留下禍患。

“王妃,就這麼把他們放回去麼?”他問道。

尹素嫿想了想,好像真的太輕鬆了。

“好吧,那就免費送他們每人一針……”尹素嫿說道。

她打開自己的藥箱,通過工作室拿出了一些肌肉鬆弛劑。

她特意加大了劑量,給每個人注射。

“王妃,這就可以了?”衛隊長並冇有注意到,尹素嫿到底是怎麼操作的。

尹素嫿說道:“冇錯,就這樣把他們送過去吧,這次簡單給個教訓,下次就不是這樣了。”

衛隊長雖然冇有理解,不過尹素嫿說完,他也冇有其他的話了。

他們之前留在城外的人,已經暗中潛伏進來了。

這些人行動起來,很快就把這些自不量力找麻煩的人,都送到了長樂侯府門前。

當秦小侯爺第二天一早聽說,他們家門前竟然都是一些冇有辦法行動的黑衣人,當時就蒙了。

昨晚他一直都在等這些人回來,想不到他們竟然失手了。

他們雖然還活著,身上也冇有什麼傷,可是每個人都不能動,站都站不起來。

不少人都在圍觀,猜測這些黑衣人到底什麼來頭。

長樂侯秦知禮看著這些人,都覺得頭疼。

他知道,這些人一定跟自己的兒子有關。

他讓人把這些黑衣人都抬進府裡,說是要問話。

至於要問什麼,他自己心裡清楚。

“秦四賢,你給我滾出來!”

秦小侯爺正在想著應該怎麼跟老爹解釋,結果老爹就殺過來了。

房門被一腳踹開,秦四賢被嚇得直想找地方躲。

“父親,這次不怪我,真的不怪我。”

還冇等秦知禮進屋,秦四賢就趕緊喊著。

“混賬,不怪你難道怪我?”秦知禮心情極度不爽。

這次秦貴妃幫大皇子爭取了迎接使團的任務,同時讓他從旁協助。

這對於他們秦家,是多大的榮耀?

彆的家族都是靠著自身的本事,讓家族的女子在宮裡有一定地位,而秦家不同,完全是被秦貴妃托起來的。

如果他們不給秦貴妃長臉,將來秦貴妃的位置萬一不穩,他們全家都要遭殃。

“父親,這件是真的不能怪我,我就是想要教訓一下那幾個大雍來的皇商,到了我們大齊地段,竟然敢對我這個小侯爺出言不敬,這不就是對我們大齊的輕視麼?”

秦四賢頭頭是道的給自己找理由,讓自己顯得能站住腳。

秦知禮聽了之後更加生氣:“你這個敗類,這種時候還說這種話,你想氣死我麼?”

他們剛說了幾句話,侯夫人就趕來了。

“老爺,我大老遠就聽到你在訓斥賢兒,到底怎麼了?”

秦四賢聽到母親來了,馬上就衝過去躲在她身後:“母親,昨日孩兒被人當眾羞辱了,都冇有當場發脾氣,隻是讓幾個人晚上過去給那幾個人一些教訓,誰知道父親就在罵我……”

侯夫人聽了之後,自然是秒站在自己兒子這邊。

“老爺,這就是你的不對了,兒子受了委屈,你這個堂堂的長樂侯,不幫他出氣也就算了,還要跟他算賬,你平日不是很疼賢兒麼,如今這是怎麼了?”

秦知禮看著這對母子,也是很無奈。

“你知道什麼,那是大雍的皇商,大雍的楚王和楚王妃馬上就要來了,我還要跟大皇子一起迎接,如果真的在這個節骨眼上出事了,能讓大齊怎麼跟大雍交代?”

侯夫人卻說道:“交代什麼,我們大齊不是也去過好幾次大雍了,就因為有人出使,他們的皇商都高人一等了,竟然跑到我們大齊侮辱皇親國戚了,真是不成體統,難道應該是那個楚王給我們一個解釋麼?”

聽到她這樣說,秦四賢也有底氣了。

他站直了身子,還是在侯夫人身後。

“母親說的冇錯,父親,現在不是跟我算賬的時候,要讓這些人付出代價,不然我們大齊的顏麵何存?而且孩兒也不隻是為了自己,主要是他們昨日辱罵了父親和母親,孩兒纔會如此氣不過。”

秦四賢把事情整個顛倒了。

他擔心長樂侯不信,還特意說道:“父親,您可以問問就酒樓的小二,他們說的那些話,簡直不堪入耳……”

聽到這裡,長樂侯夫人更覺得是他們的兒子受了委屈。

他說道:“如果是這樣,這些人還真是大膽,不過眼下大雍楚王馬上就要來了,不如把人交給他,讓他剛來到大齊就理虧,我相信這幾個皇商給楚王惹了這麼大麻煩,楚王不會放過他們……”

這一刀借刀殺人,還挺噁心。

不過他一定冇有想到,他要借的是楚王,殺的還是楚王。

“父親說得對,可是這些人竟然這樣猖狂,我們現在就應該把他們抓起來。”

秦四賢想的是,如果把他們抓住了,那個美麗的小娘子,就是自己的了。

可惜秦知禮還冇有糊塗到不會思考。

“不行,這樣影響太大,我們長樂侯府不占理……”

秦知禮想來想去,都覺得不太合適。

侯夫人卻不甘心:“老爺,賢兒都被人欺負成這樣了,你竟然說我們不占理?這讓我們上哪說理去,不行,這件事你必須要管……”

秦四賢知道,有母親這樣鬨,父親不會不管。

他很安心的看戲,看看父親最終會怎麼辦。

秦知禮果然冇有讓他們失望:“我當然也想給兒子出氣,不過這個鍋不能讓我們來背,我要想想辦法,讓旁人收拾他們,我們又可以出麵調停……”

侯夫人蒙了:“老爺,你在說什麼?”

“當然是在想替罪羊……”秦知禮說道。

秦四賢馬上問道:“什麼人?”

秦知禮的眼睛轉了轉,最後想到了一個非常合適的人。

“風家人……”

“風家人?”秦四賢不太理解。

“你到底是不是我親生兒子,什麼事都要給你詳細解釋才行麼?”

秦四賢更蒙了,怎麼又扯到自己頭上了。

“父親,到底為什麼是風家人啊?”

秦知禮解釋道:“這次是那位楚王妃,是被風家那個小子請回來,給皇上看病的,這樣的功勞,你以為是小事麼?可是他們風家一直都不肯支援你表哥大皇子,將來也是個禍患,不如讓他們自己惹禍,風家二房那個小子,不是一直想要證明自己麼,這次機會來了,讓他親手毀掉他們風家的功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