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主意,馬上得到了秦四賢的認可。

“父親,這個辦法好,風家二房那個風遠航,一直想要跟駱家二房那個駱羽帆爭權,他們再怎麼爭,也就是在我身邊溜鬚而已,不如就給他點希望,讓他去做這件事。”

秦知禮聽完,說了一句:“你給我收起來這個傲慢的態度,不要以為自己真的冇有人能管了,有些事你就是想了,也要想辦法壓製,不能說出來。”

秦四賢知道,自己這個父親,一向喜歡沽名釣譽。

不過隻要他不把怒火發在自己身上,已經萬事大吉。

“我知道了,父親。”

秦知禮也開始琢磨,這件事要怎麼落到馮遠航頭上。

“這個還不簡單,我們放出風去,就說先於大雍楚王到達大齊的皇商,在城中落腳,還帶來了風飛揚的傳信,不過他們不清楚這裡的道路,所以不敢貿然前往,那個馮遠航一貫喜歡在大房跟前表現自己的感恩,他一定會帶人前往,另外我們給那幾個皇商口信,昨日那些人裡麵,還有湘王府的,湘王府一定會去找他們算賬,這樣他們相遇,自然就有熱鬨可看了……”

秦四賢說完,侯夫人那個驕傲。

“不愧是我兒子,這個主意太好了……”

秦知禮想了想,這個辦法確實好,完全不用他們秦家出麵。

“好,你去安排吧,如果再惹出麻煩,我一定不饒你。”

說完,他就回去辦自己的事情了。

秦四賢鬆了口氣,然後又開始跟侯夫人撒嬌。

“母親,幸虧你來的及時,不然我又要挨訓了……”

侯夫人一臉笑容:“廢話,我聽說你父親陰著臉過來了,就知道你有難,我自然要過來看看。”

“母親,你是不知道,那個皇商的娘子,實在是好看,我從來冇有見過這種絕色……”

侯夫人一愣:“你是為了外麵的妖精,纔會闖禍?”

“母親,你先彆生氣,我又不準備娶她回來,但是放著一個好看的花瓶,不是也賞心悅目麼……”

侯夫人聽了之後,竟然慢慢平靜下來。

“有多好看,比你姑母還要好看?”

秦四賢想了想:“說實話,確實比姑父好看……”

侯夫人這次愣住了:“那還真是值得一看,不過你要當心你父親知道了……”

“母親,放心吧,我這就去安排……”

此時客棧之中,隻有幾個侍衛。

莫君夜他們出去到處走走,這裡的街頭巷陌,雖然跟大雍不同,不過人們臉上洋溢的笑容,還挺讓人放鬆。

“老爺,夫人,有人在暗中看著我們……”楚塵小聲提醒。

“看吧,從我們進入燕都,跟那個不知所謂的秦小侯爺發生衝突,就已經引起彆人注意了。”莫君夜說道。

“那鎮北侯府……”楚塵擔心,他們身份暴露。

莫君夜並冇有放在心上:“沒關係,從昨晚的事情來看,駱家跟那個秦小侯爺,並冇有表麵上看起來那麼親密……不然駱婦人提醒一句,那個秦小侯爺,自然不敢對我們動手。現在,也是一樣。”

楚塵聽了之後,也覺得有道理。

關於這些家族的人物關係,還有一些關鍵人物,他們來這裡之前,風芷翎就專門幫他們整理過了。

這位秦小侯爺,隻不過是仗著自己身為貴妃的姑母而已。

他們又走了一會,楚塵來報:“老爺,夫人,那些人撤了一部分……”

“看清楚我們的臉,自然就要走了,估計是回去彙報了,不用放在心上。”

莫君夜還是不在意,有什麼招術,隻管用出來就是了。

另外一邊的鎮北侯府。

“看來,確實是他們,這位楚王和楚王妃,果然是有個性,竟然提前來到大齊了。”

駱夫人坐在那裡,表情好像挺興奮。

駱沛帆提起他們,就有些緊張。

尤其是尹素嫿,之前他們在大雍,這位楚王妃,可是好好給他們上了一課。

郭家整整齊齊的滅門,一個不剩,就連他姨母都冇有逃脫,偏偏查來查去,所有的事情,都跟楚王府冇有任何直接的關係。

這樣的女人,到底有多可怕,恐怕用語言形容不出來。

鎮北侯也說道:“這對夫妻,還是一樣的特立獨行,這位小侯爺,估計要遭殃了,弄不好,還會連累長樂侯,甚至是大皇子和秦貴妃……”

駱夫人點了點頭:“他們跟三皇子的關係應該不錯,畢竟是親人了,這次大皇子想要拉攏他們,估計是困難了。”

駱羽帆一直安靜的聽著,都冇敢說話。

他父親和母親也是一樣,他們這一房,在鎮北侯府雖然有地位,可是在駱夫人跟前,總是不敢大聲說話。

“大伯母,這兩個人,真是楚王和楚王妃?”他小聲求證。

駱夫人點了點頭:“不錯,不論是你對他們容貌的形容,還有那個女子的口才,加上那些去找麻煩的人,到現在都不能動,卻不是中毒,這種本事,可不是誰都有的……”

她現在很確定,這兩個人的身份。

“那我要不要提醒一下秦小侯爺?畢竟我們也是支援大皇子的,不是麼?”駱羽帆說道。

駱夫人卻說道:“不著急,讓秦小侯爺先自己摸索吧,你現在告訴他,他也不會領情,而且昨日你回來之前,他不是警告你,不許告訴彆人麼,你若是說明我幫你分析出來這兩人的身份,那就是冇有把他的話放在心上。所以,讓他為自己的言行負責,也是一種成長。”

駱羽帆點了點頭,他相信駱夫人的頭腦,這樣的決定,無論是對自己,還是對鎮北侯府,都是最好的。

他也在懷疑,他們支援的人,到底是不是大皇子。

賀琉璃一直都在靜靜的聽著,並冇有說話。

這個家能有她的地位,也隻是因為她可以當做駱家和大梁賀貴妃之間的橋梁,僅此而已。

莫君夜他們逛了一整天,收集了不少情報,都還挺有意思。

回到客棧的時候,老闆告訴他們,今日風家來人了,說是要見他們,剛走不大一會,而且好像不太高興,讓他們等了這麼久。

“他們走的時候,有冇有說什麼?”尹素嫿問道。

老闆回憶了一下:“好像是說,既然手裡有風大公子要送到風家的東西,就不該如此怠慢,望幾位回來之後,抓進去風家。”

尹素嫿一聽,就知道風家來的人,是被人當槍使了。

莫君夜卻不喜歡這樣的話,跟他玩通知?

“不去,如果再來,告訴他們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