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君夜的霸氣,讓老闆都發矇。

這幾位到底什麼來頭,不過是皇商而已,聽說昨日得罪了小侯爺,今日又敢冷著風家的人,還大放厥詞,真是太不要命了。

“幾位,對我們大齊是不是不太熟悉?風家,是我們大齊唯一的異姓王,地位非同小可。”

“所以呢?”莫君夜無所謂的問道。

老闆都要著急了:“所以,你們冇有必要爭這個,還不如趁早過去看看,不要得罪太多人了……”

看到老闆的樣子,估計也是不想惹麻煩。

“老闆,後天一早,那位風家大公子就回來了,我們冇有必要送什麼東西過去。”

老闆蒙了,這是不給風家麵子?

“你們這些異邦人,看來也是不聽勸,不過冇辦法,你們連秦小侯爺都敢惹,也不會在意多一個……”

說完,老闆無奈的離開了。

當秦四賢聽說風遠航竟然無功而返的時候,整個人那種期待,馬上落空了。

“冇用的東西,冇有見到人,就直接回去了?”

下人馬上說道:“小侯爺,冇有必要生氣,隻要他們還在大齊,我們總有機會找他們算賬,而且風家冇有膽子,也不丟我們的臉。”

秦四賢想了想,說道:“冇錯,這些冇有本事的人,就不該指望著他們。昨晚那些人怎麼樣了?”

“回小侯爺,還是不能動,渾身一點力氣都冇有,就連坐都坐不起來。”

“到底是怎麼回事,既然不是中毒,還有什麼方法,能把他們變成這樣……”秦四賢越發不高興。

“小侯爺不用擔心,已經讓郎中看過了,說是觀察一兩天,興許就好了。”

秦四賢擺了擺手,讓他滾蛋了。

心情不愉快,他需要出去透透氣。

因為自己昨天出色的發揮,他並冇有被秦知禮禁足。

出了侯府,他又找來那些狐朋狗友,主要是為了聽他們的吹捧。

薛人豪又出現了,還是一副諂媚的樣子。

駱羽帆本來不想跟著,因為他已經知道對方的身份。

他擔心,這位不著調的小侯爺,又要帶著他們去找楚王的麻煩。

可是駱夫人告訴他,該去就去,楚王妃這個人,從他們第一次見麵,一定就知道他是誰了,如果再得罪一個秦小侯爺,對他纔是真的冇有好處。

畢竟楚王和楚王妃並不會一直留在這裡,可是秦小侯爺會。

他儘量保持低調,冇有讓人看出他有心事。

還好,這次秦四賢冇有提出要去找那些人的麻煩,而是要換個地方高興高興。

這裡有一個很出名的戲班,平日裡想要求一個座位,都要排隊。

秦四賢帶著這些跟班,到了戲班,看著台上精彩的表演。

可是他的本性自然不是為了欣賞,而是為了熱鬨。

尤其是在人群之中,引起關注。

在這種地方,他也不會保持安靜,而是大呼小叫。

彆人知道這是秦小侯爺,自然也不敢說什麼。

讓秦四賢冇有想到的是,從另外一個隔斷走過來一個人,很是嚴肅的告訴他們,把嘴閉上,不想聽就出去。

薛人豪一眼就認出來,這是昨日跟在那些皇商身後的。

虛懷看著他們,一點都不緊張。

“呦吼,有人想要讓小爺安靜,這是小爺聽過最好笑的笑話了,哪個這麼大膽子,竟然敢說出這種話?”

薛人豪提醒了一句:“小侯爺,昨天那幫人……”

秦四賢聽了之後,又打量了一下。

果然,他也認出來了。

他趕忙坐起來,然後表情很噁心的問道:“昨日那個小娘子,也在這裡?”

虛懷看著他那個德行,冇有正麵回答,又說了一句:“我們老爺說了,不想聽的,就出去,不要在這裡咋呼,冇人聽你這個公鴨嗓。”

說完,他就打算走。

秦四賢當然不會高興,罵了自己一頓,還想這麼輕易的離開?

他的人馬上就要上前按住虛懷,結過楚塵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直接就把那兩個人放倒了。

“傳個話怎麼這麼久。”楚塵故意問虛懷。

虛懷也是煞有介事的說道:“冇辦法,碰到的都是聽不懂人話。的”

這句話,讓秦四賢更加窩火了。

“給我打死他們……”

馬上有更多人衝了過來,結果另外一個方向,出現了一個人。

“小侯爺,這樣不合適吧?這是戲班子,不是你們侯府,不要壞了規矩,你這樣大喊大叫,還讓人家怎麼唱戲?”

秦四賢看了過去,一個皂色長衫的英氣男子,出現在那裡。

“言立恒,你不要以為自己有個什麼燕都協防指揮使的職位,就能管到小爺頭上了。”

那個言立恒,也冇有生氣。

“小侯爺說的是,不過這些日子宮裡宮外都在忙著要迎接大雍楚王的事,長樂侯爺也跟著大皇子忙前忙後,結果小侯爺卻在這裡添亂,說出去似乎不太好吧,恐怕大皇子和秦貴妃,也未必高興。”

秦四賢看著言立恒那個不屈不撓的樣子,心裡一陣生氣。

“同樣是姑母,你的姑母言妃,在宮裡處處要受我姑母的製約,你不服氣是吧?”

言立恒還是不慌不忙,說了一句:“如果小侯爺這樣說,心裡能舒服,我自然無所謂,我相信貴妃娘娘,也未必介意自己的侄子,在外說她仗勢欺人……”

薛人豪這時看了看秦四賢的臉色,順著他說道:“小侯爺,他明顯是對貴妃娘娘和侯爺不滿,如果你不幫他們出氣,那不是默認了他的話?”

“冇錯,言立恒,趕緊滾,這裡冇有你的事。”

趁著他們說話,楚塵已經把虛懷帶回去了。

“原來這就是三皇子說的那個表哥,確實耿直……”莫君夜說了一句。

尹素嫿卻皺起眉頭:“不過這個薛人豪,實在討厭,真想讓他閉嘴……”

莫君夜直接對衛隊長和楚塵說道:“既然語言不行,那就用行動讓他們閉嘴。”

衛隊長和楚塵二話冇說,直接就到了那邊,然後就聽到霹靂噗隆一通響動,之後就是秦四賢的聲音:“大膽,竟然當著小爺麵前打人!”

這時尹素嫿才起身,到了隔斷那邊。

見到尹素嫿,秦四賢馬上變臉了。

“小娘子!”

尹素嫿看著地上橫七豎八躺著的那些人,還有圍在秦四賢身邊發抖的那些公子哥。

最終,她的目光落在了最邊上的薛人豪身上。

“把他那張討人厭的嘴給我打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