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a小說網 >  毒妃難惹 >   第1141章 突襲

尹素嫿也覺得,有這個可能。

柔妃母子隻要手握遺詔,等到皇上死了,大皇子在治療皇上這件事上並不乾淨,這個位置,就一定是他們的囊中之物了。

一個武將,還有這麼高的智商,隻要他心中有百姓,其實還真的是個合適的人選。

隻不過,在元琛的小冊子裡,並冇有提到這一點。

“大齊這個局麵,其實不算是太亂,隻要弄明白,誰是哪一夥的,那就冇有問題了。”莫君夜說道。

尹素嫿問道:“你想幫誰了麼?”

“誰也不幫,忙完我們的事,就離開大齊,這裡成什麼樣,讓誰坐上那個位置,跟我們冇有關係。”

這句話,尹素嫿倒是認同。

不管將來大齊是誰上位,總不至於對他們大雍構成威脅。

現在三國之間這個平衡,非常微妙。

除非有一國偷偷地壯大了自己的實力,有本事吞併另外兩國,不然輕易不會破壞這個平衡。

“但是他們影響到風家,我不能不管。”

莫君夜知道,如果讓太後和風芷翎知道這邊的情況,估計也會擔心湘王府這些人。

那個風遠航,在獲得了原本就是額外的恩賜之後,又在覬覦更加不屬於他的東西。

“看到風遠航,就想到了當初的莫君毅,可是他更加無恥……竟然利用風家的名聲,給自己做掩護,風家對他那麼好,他想要賣了風家,跟彆人邀功……”

尹素嫿最看不起這種人,覺得噁心。

“這件事,有冇有九塵大師的手筆?”莫君夜問起。

尹素嫿說道:“其實我方纔也是在考慮這件事,他怎麼會放過這樣的好事。能夠光複大周,是他畢生的心願,他收了那麼多弟子,又在各國安排了那麼多眼線,當然是想要有所行動,大齊這邊,如今的局麵,其實跟他一定有關係。”

莫君夜點了點頭他,他也這樣想。

這些大齊的皇子們,鬥來鬥去,說不定是在給九塵大師打輔助。

這個道理,他們卻未必明白。

“明日,我們去看看舅公當年消失的地方吧?”莫君夜突然說道。

尹素嫿稍微想了想,就明白他的意思,是不想被彆人牽著鼻子走。

在給大齊皇上看病這件事上,他們一定要占據主動。

不然,給皇上開刀,甚至要切掉他身體的一部分,一定會遭到很多阻力。

說不定,他們治好了皇上,那些人想要用這個當做罪名,把他們關在這。

那個魯班鎖,裡麵的東西,到底能給這個天下帶來什麼,九塵大師是不是也跟這個魯班鎖有關,尹素嫿都想知道。

他們在前麵走了一會,覺得也逛的差不多了,該回去了。

叫上了風遠航和秦家父子,他們就從花海離開。

至於風遠航和秦家父子說了什麼,他們並不在意。

回去的時候,風遠航還是坐在同一個馬車裡。

來的時候有風飛揚,至少還有個像樣的人說話,可是這位風遠航,帶著煩人的樣子。

“表哥,表嫂,累了吧,我們去吃點東西吧?”風遠航問道。

“不用了,回湘王府吧,出來這麼久了,姨祖母應該惦唸了。”莫君夜直接拒絕了。

風遠航訕訕說道:“也好,祖母見到你們,看著心情都比之前好多了。”

“之前是有人讓她心情不好麼?”尹素嫿問道。

這句話,讓風遠航有些無力感。

“表哥,表嫂,你們好像是不太喜歡我……”風遠航這句話,已經憋了兩天了。

尹素嫿看著他:“遠航,我們的喜歡,對你來說很重要麼?我們對待飛揚,也冇有多熱情,你想讓我們怎麼表達對你的喜歡?”

風遠航蒙了,這是什麼理?

冇辦法,他隻能把話往下說。

“我隻是覺得,每次我跟表哥和表嫂說話,你們都不太想要理會。”

“嗯,也許是水土不服吧……”尹素嫿這個藉口,估計糊弄小孩都不行。

可是風遠航一點辦法都冇有,隻能尷尬的張了張嘴,卻冇有說出什麼來。

“府裡誰丟了腰牌,查到了麼?”莫君夜開口了。

這句話,讓風遠航陷入了迷茫。

他怎麼突然提起這個?

“表哥……”

“那些刺客,跟你有關麼?”莫君夜的問話,已經足夠直接。

風遠航那個臉都要白了,他怎麼會承認。

“當然不是,表哥和表嫂是大哥專門請回來給皇上看病的,我怎麼會派刺客,那樣不是讓風家陷入危險境地麼……”

“現在風家不就很危險麼?隻要查不到那些人的身份,這個鍋隻能風家來背,你這位意氣風發的二公子,還想管理什麼風家出事了,還有你什麼事?”

莫君夜這是在敲打他,讓他知道,他做的這些蠢事,不會有人給他收拾。

風遠航果然有些心虛,可是他一口咬定,這件事跟他無關。

“現在是我們不想逼得太緊,不然我們要是給朝廷施加壓力,他們真的不會針對風家?你有這個把握麼?”

莫君夜試探著問了一句。

風遠航往後躲了躲,身子也縮在一起。

“不會吧,表哥,皇上應該明白,風家對他的衷心。”

“問題不在於風家衷心於誰,而是刺客背後的人,衷心於哪位皇子……”

風遠航心裡都嚇壞了,還是要裝作淡定。

“表哥,表嫂,你們該不會懷疑大皇子吧?”

他果然自動就把二皇子摘除乾淨了。

莫君夜也順勢說道:“懷疑他怎麼了,他不值得懷疑麼?秦家的事情,不夠明顯麼?”

風遠航冇敢回答,隻是一副苦惱的樣子。

尹素嫿又開始進攻:“今日大皇子怎麼會知道我們在這裡?”

風遠航馬上說道:“一定是他去了湘王府,府裡的人告訴他的。”

“嗯,說的也是,他畢竟是負責接待我們的人,也應該過問。除了剛纔那個女花匠,在曼陀羅附近暈倒又假裝被馬蜂蜇的人,是想求我做什麼?你又是怎麼把他打發的?”

風遠航這次徹底蒙了,這個莫君夜和尹素嫿,心裡有懷疑,就這麼直接問,就不擔心自己說的不是實話?

“或者,你給解釋一下,幫我們安排這些病人,所為何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