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我們來大齊的人不少,可是知道我們會探訪當年舅公失蹤的地方的人,好像不多。”尹素嫿說道。

莫君夜跟她想的是同一個人。

“那就說明,當年舅公的失蹤,跟九塵一定跟有關係……”

尹素嫿點了點頭,現在這些不是關鍵,而是要先把眼前的問題解決。

“這捆繩子,不是讓我們順下去吧?”尹素嫿問道。

“不會,這裡好像是冇有什麼可以下去的地方……”

“那也不會是讓我們扔上去求生……”尹素嫿又排除了一種可能。

他們還是走到了第二道石門的跟前,用火把照亮了看了看。

在石門的正中間,竟然有一個方塊,上麵都是各種格子。

他們馬上想到了第一幅圖,原來那個是對應這道門的。

尹素嫿拿出小冊子,看了看自己剛纔又帶顏色的石頭畫上去的東西,然後按照上麵的黑白劃分,分彆按在了幾個方格上麵。

跟她想的一樣,方格是活動的。

莫君夜的好奇心,也被打開了,這個地方,還挺有意思。

等尹素嫿按到了最後一塊方格的時候,石門果然像是剛剛那道一樣,發出了卡拉拉的聲音,然後慢慢提起來。

是眼前的景象,卻讓他們無比震驚。

石門打開之後,他們竟然已經走出了山洞,到了另外一個山穀。

而且這個山穀看起來,完全冇有彆的路可以進來,估計這麼多年,都冇有人發現過。

他們打開這兩道門,並冇有用多長時間,夕陽還冇有下去,他們還是可以藉著餘暉看山穀。

陽光雖然已經在消散,可是依稀可見,植物長得很是茂盛,沁人的花香,撲鼻而來。

他們熄滅了火把,冇有再猶豫,直接踏了進去。

花香撲鼻,這個地方,真的是太美好了。

“看來九塵大師發現的這個地方,還挺美。”莫君夜也讚歎道。

這樣的環境,冇有人煙,冇有任何人為的痕跡,還真是讓人無限感慨。

不過美景當前,他們還是要記著下來的目的,試探著往前走了走,眼前出現了三條岔路。

路口有一個樹樁,他們走到跟前看了看,裡麵竟然是爛的,空心的樹樁裡麵,還有一塊方形的石頭,看起來像是一塊地磚。

都冇用尹素嫿開口,莫君夜直接把地磚撿起來,放在了袖子裡。

看著眼前的三岔口,尹素嫿稍微盤算了一下,心裡默唸男的往左邊,女的往右邊,不男不女往中間……

“所以我們要分開走?”莫君夜聽到了尹素嫿的嘟囔。

尹素嫿馬上說道:“我跟相公走……”

莫君夜好像是真的聽進去了剛纔尹素嫿的唸叨,都冇有任何猶豫,直接說道:“我選左邊……”

尹素嫿滿臉都是笑容,欣然答應。

結果他們走著走著看,就冇有路了,前麵都是荊棘。

透過荊棘叢,尹素嫿能夠明顯看到後麵還有不錯的風景,可是他們冇有辦法通過。

“燒了吧……”莫君夜說道。

尹素嫿趕緊阻止,在山穀裡放火,萬一把整個山穀都燒了怎麼辦?

他們退回到剛剛的岔路,然後選擇了右邊。

尹素嫿好像是聽到的前方有水流的聲音,就加快了腳步。

果然在他們眼前,出現一條小溪,而周圍的環境,雖然美麗,可是太過於安靜。

沿著小溪,他們往上遊走,前麵竟然出現了一個石屋。

不過石屋看起來青苔斑駁,而且門並不是開著的。

在門口,有兩個齒輪,看起來好像是已經生鏽了。

齒輪中間少了什麼,這個已經很明顯了,另外一個齒輪……

三個齒輪才能運轉,可是少了中間的一個。

兩個人有些無聊,再次回到了岔路,不過看著這條路,他們心情很複雜。

剛剛是尹素嫿自己說的,不男不女走中間……

“娘子,我們還要走麼?”莫君夜猶豫了。

尹素嫿突然想笑,這麼可愛的直男,怎麼就讓自己弄到手了?

“走,當然要走,不是有娘子陪著你麼……”尹素嫿充滿了豪情。

莫君夜很冷靜的說了一句:“是相公陪著你……”

踏入中間這條路之後,尹素嫿就覺得這裡確實不太一樣。

穿過了一片林蔭路,他們就能看到前麵很是寬敞的地方。

在那裡又出現了一個樹樁,周圍就再也冇有什麼可以繼續走下去的路了。

尹素嫿有些不敢相信,中間這條路,就是通往這個樹樁?

“來都來了,過去看看吧。”莫君夜並冇有氣餒。

尹素嫿走了過去,才發現樹樁上放著一把鐮刀,不過已經生鏽了。

“九塵留下的?生鏽的鐮刀,讓我們拿這個去砍荊棘叢?”莫君夜皺了一下眉頭。

尹素嫿在心裡罵著,這個老頭,你怎麼不給我一把指甲鉗呢。

他們又在附近轉了轉,確認這裡是真的冇有什麼發揮的餘地了。

尹素嫿氣勢洶洶的拎著那把鐮刀,就往回走。

莫君夜自然不想讓她動手,就把鐮刀拿過來,有些吃力的把荊棘砍了,總算是有一條可以通過的路。

“繩子給換了新的,鐮刀竟然是舊的,這老頭是故意的……”莫君夜難得抱怨。

可是他們走過去之後,卻發現前麵竟然是懸崖了,冇有能夠通過的地方。

方纔看到的風景,是在懸崖對岸,隻不過方纔荊棘叢擋著,他們還以為隻要通過荊棘叢,就能到達。

尹素嫿打量著這塊空地,她知道荊棘叢的存在,一定是為了掩飾什麼。

她坐在地上,仔細的回憶著剛剛發生的所有情況,走過的路,還有小冊子上自己畫下來的圖案,還是冇有一點頭緒。

天色慢慢黑了下來,他們不得不再次燃起火把,能見度也冇有那麼高了。

“相公,你冇事吧……”尹素嫿趕緊問道。

莫君夜回過身,看著剛剛絆了他一下的地方。

那裡是個缺口,不過是個方形的缺口。

他腦子裡一道靈光閃過,趕緊從袖子裡那那塊地磚拿了出來。

稍微比對了一下,他發現這塊地磚的大小,跟那個空缺,是一樣的。

“如果不是為了舅公,我纔不理會九塵這個老頭子設計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

說完,莫君夜就把地磚鑲嵌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