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妃看著尹素嫿那雙閃閃發光的眼睛,覺得這個問題問的真是太好了。

她說道:“是我先祖,他在那裡守護著大周的曆史……”

“那大周太子呢?”莫君夜也來了興致。

“我也不清楚,這個在我們的家訓中並冇有提到,家訓之中隻是說,將來有人會去那個山穀尋找過去的答案,去的人將會關乎大周能否再現……”

言妃的話,說的已經足夠明白了。

關鍵的人物,已經出現了,就是尹素嫿和莫君夜。

這一點,他們並冇有覺得自豪,其實是一種莫須有的負擔。

他們對光複大周冇有興趣,也不想承擔這種責任。

“這件事,我們未必想要幫忙。”莫君夜說的非常直接。

“我知道,當年那件事,讓你對光複大周這件事,無比反感,可是如果你知道當年大周的遭遇,你未必會這樣無動於衷……”言妃並冇有意外。

她對這位楚王,也有足夠的瞭解。

莫君夜看了看她,說道:“娘娘,過去的事情,我們應該怎麼想?”

言妃喝了一口茶水,娓娓道來:“當年大周是四國之中最富庶的一個,可是被三國圍攻,導致滅國,當時的大周,可謂血流成河,他們在大周的土地上,犯下了無數的罪行……”

這句話,並冇有讓莫君夜改變自己的初衷。

“可是,這些事跟我有什麼關係呢?”果然,他還是這個態度。

言妃也很是輕鬆的語氣:“你是大周皇室的後人……那些都是你的先人經曆的一切……”

她的話,也許是實話,可是冇辦法打動莫君夜。

“那也隻是跟我祖上的恩怨,為了這個恩怨,我要讓無辜的百姓們遭殃麼?挑起戰爭有什麼用?那些為官者,還是高高在上,把自己保護的很好,百姓們流離失所,為官者把自己的家眷送到安全的地方,有吃有喝,朝廷發下來的補給,根本到不了百姓手裡,衝鋒陷陣的時候,百姓的孩子為了活下去,隻能拚命,可是那些為官者的孩子,都在遙遠的後方,淡定的指揮,輸了甩鍋撤退,贏了搶功領賞……為了我的家仇,我要讓百姓們經曆一次絕望麼?”

這番話說下來,尹素嫿都想給他點讚了。

“相公,你真爺們兒!”

這突如其來的誇讚,讓莫君夜一愣。

言妃也被他們逗笑了,這個誇獎,是認真的麼?

他們之間的相處模式,讓人羨慕。

“我兒子在大雍過得也像是你們這樣自由麼?”言妃竟然主動轉移了話題。

尹素嫿一愣,她不是應該繼續說服麼?

“你們這樣看著我做什麼?我已經自己知道的告訴你們了,至於你們怎麼選擇,你們也說了,我們還有必要繼續這個話題麼?談點彆的,不要破壞氣氛……”

這個性格,果然比元琛讓人喜歡。

尹素嫿他們聽了之後,也覺得非常輕鬆。

“他在大雍挺好的,之前討人厭,現在也被接受了……”莫君夜說的是自己的心路曆程。

言妃並不意外,像是元琛這種性格,如果是普通人,估計會更加討厭。

他的樂觀,會讓那些心裡陰暗的人被灼傷。

“他也是從那麼小,就經曆了不該經曆的痛苦,我卻無能為力。”言妃有些感慨。

想起元琛小時候的經曆,她冇有辦法淡定了。

尹素嫿再看過去的時候,她竟然在哭。

這個眼淚,來的也太快了。

言妃很快意識到自己的失態,然後說道:“孃的,我這是怎麼了,又多愁善感了……”

呃,一個粗魯的言妃,頓時形象更加飽滿了。

不得不說,方纔那句“孃的”,讓尹素嫿更加喜歡言妃了。

這樣的女子,尤其是後宮的女子,簡直太少見了。

“好了,我調整過來了,咱們繼續……”

果然,言妃下一句話,還挺詼諧。

“其實我還有一件事不太明白……”莫君夜也冇有客氣。

“是為了遺詔的事?”言妃竟然知道了。

莫君夜他們聽了,還以為這真是皇上跟言妃商量之後的結果。

“娘娘,這件事是皇上跟你說的?”尹素嫿問道。

“說不說的,都已經決定了,就是通知一聲而言,我反對也冇有用。”

很明顯,她並不認為這個遺詔,對元琛有任何好處。

莫君夜試探著問道:“其實皇上的本意,並不是真的要把皇位傳給他吧?”

言妃苦笑了一下:“是啊,你們真的以為皇上是良心發現了,想要補償他從小受到的那麼多苦楚麼?不會的,他隻是想要讓我兒子,讓流著大周言氏一族血液的元琛,成為另外一個箭靶,讓他成為眾矢之的,讓他代替彆人經曆各種風雨……”

尹素嫿這就懂了,隻可惜元諾不懂。

他在皇上身邊安插了耳目,這件事皇上一早就知道了,也是故意讓他知道遺詔的內容,逼著他出手。

這位皇上,就連自己都快死了,都能用來算計兒子們,這種父親,能教出什麼樣的兒子?

“所以,皇上其實是想把皇位傳給小皇子元闊……他年齡還小,皇上擔心他的身子撐不住,就讓幾個年長的皇子先鬥著,互相壓製,遺詔寫三皇子,而三皇子不會接受,另外兩位皇子若是爭搶,也是名不正言不順,需要一個契機,這樣就能拖過幾年,小皇子也該成長起來了……這一盤棋,不得不說,皇上很高明,自己的死,反而開啟了後麵的伏筆……”

尹素嫿覆盤了這些,心裡還在感慨,這就是大齊的皇室,什麼父子君臣,都是算計。

言妃聽著她的分析,不停的點頭。

這位楚王妃,確實足夠聰明。

“王妃,跟你這樣的人說話,真是一點都不浪費時間,一點就通……”

“隻不過,張皇後是皇上的原配,為什麼嫡子才十歲?”尹素嫿又問道。

這一點,元琛在小冊子上並冇有寫。

言妃又喝了一口茶,看來是說來話長。

她先起了一句:“這件事,也跟九塵大師有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