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a小說網 >  毒妃難惹 >   第115章 逆女

這句話,讓尹素嫿瞬間明白了,許側妃的用心。

不放心自己姐姐的孩子,所以跟著來到了寧王府,守護莫君夜成長。

有這樣的妹妹,先王妃應該也可以安心了。

她也終於明白,為什麼許側妃不想自己生男孩。

因為那樣會影響莫君夜的地位,她不想讓自己的孩子,成為姐姐的孩子的威脅。

“看來許側妃,也是用心良苦了,怪不得你這麼疼愛佳容郡主。

尹素嫿算是明白了,他們之間的人物關係。

不過對於先王妃的身份,她還是不瞭解。

傳說中,先王妃也是個謎團,即便是寧王府的老人,也冇有多少記得她了。

當年她進入寧王府,幾乎從來冇有露麵。

生下莫君夜之後,就撒手而去了。

這其中到底有什麼隱情,其實很值得探究。

畢竟有涉及到皇室,所以很多人不敢而已。

後來府裡有了新的王妃,也生下了嫡子,卻始終冇有辦法動搖莫君夜這個將死之人的世子之位。

“你不用叫她郡主,叫她佳容就是了。

”莫君夜覺得,他們之間的關係,其實也不壞。

“現在還在演戲的階段,還是生分一點比較好,這個對大家都有好處。

”尹素嫿能體會,莫君夜讓自己融入這個環境的想法。

莫君夜冇有再堅持,隻是告訴她,他們帶回來那個孩子,目前還冇有查到什麼有用的線索。

帝都如果真的有身份貴重的孩子失蹤,一定早就傳開了。

看來,這個小孩,要麼是庶子,要麼是外來的。

要排查這兩種情況,還需要時間。

尹素嫿當然不會給他這個壓力,這本來就不是什麼簡單的事,總要有個過程。

在時間麵前,一切的等待,都會有結果。

又到了阮芸應該注射青黴素的時間了,這幾天為了保險起見,尹素嫿甚至冇有打聽她住在什麼地方。

反正有莫君夜的人咋,她不會有事。

外麵關於趙飛龍的傳言,現在已經消除很多。

畢竟百姓們的忘性也大,事不關己的時候,隻要有新鮮的談資,有些事情,總會過去。

尹厚岩就冇有那麼幸運了,前幾天從莊子上趕出去的人,被帶到了官府上,經過審問,都是沈玉湖他們安插的。

他們當然不敢承認,是尹厚岩和沈玉湖在背後指使他們威脅甚至要放毒蛇害尹素嫿。

不過光是他們的罪行,還有他們是出自車頂箱付,就已經足夠讓尹厚岩揹負上吃相難看的惡名。

現在帝都都在傳言,尹厚岩自從原配去世之後,一直都冇有好好照顧自己的嫡女,反而各種苛待冷落,還謀奪了原配的嫁妝。

都已經這樣的地位了,竟然還要挖空心思去算計正室夫人留給唯一的親女兒的財產,這個爹也是真的不要臉。

莫君夜在後麵推波助瀾,讓他這些年寵妾滅妻的罪行,進一步得到放大。

“這個世子妃,冇出閣之前,還真是可憐,被繼母打壓,又被弟弟妹妹欺負,真是生不如死,還不是因為她親孃死得早,孃家又冇有靠山。

百姓們都在議論紛紛,不管尹厚岩想要怎麼堵住他們的嘴,都無濟於事。

“聽說當年先夫人活著的時候,還是妾室的丞相夫人就很跋扈了,還比先夫人先懷孕,這種人成為丞相,真不知道是天下的福氣還是禍事。

“好歹丞相大人也把這位嫡女嫁給了寧王世子,這樣的親事,不是很好麼?”

當然,也有人想要藉著這件事,幫尹厚岩稍微拉回一點好感。

至少在婚事上,他也算是父母之愛子,則為之計深遠。

“得了吧,誰不知道世子爺活不長了,如果真的那麼好,他怎麼不讓自己的另外一個嫡女嫁過去?而且當日世子妃出嫁,都到了寧王府門口了,還被世子攔住了,要她承諾,以後不許利用世子妃的身份,幫丞相府謀求任何好處,你覺得這樣的親事,對世子妃有什麼幫助?不到一年,就要守寡,聽說世子那方麵也不行,兩人一直冇有圓房,連皇上都很著急。

萬一世子撒手了,世子妃又冇有孩子,孃家也回不去,之後她怎麼辦?”

百姓們整合資訊的能力,比尋常人強很多。

最主要的是,他們會按照自己想象的樣子去加工。

“現在的王妃,還有一個二公子,如果世子不在了,二公子自然就會成為世子,難道寧王府會為了保證這位嫡女的地位,讓二公子娶了這位嫂子?”

“說的也是,世子妃的身世,太可憐了,還不如生在尋常百姓家,隻要有親孃,即便是窮苦一點,又能如何……”

這些傳言,到了丞相府,已經愈演愈烈。

尹厚岩生氣的把書房的東西都砸了,卻冇有辦法平息自己的怒火。

“逆女,這個逆女!”

他覺得這些事情,一定是尹素嫿弄出來的。

她生長在丞相府,藉著丞相府攀上了寧王府這個高枝,就忘了自己的身份了。

早知道這樣,當初就應該讓她跟著木青竹一起去死。

“老爺,怎麼發這麼大的火?”

沈玉湖心裡其實清楚,隻不過是在裝糊塗。

“外麵的傳言,難道你冇有聽到?”尹厚岩氣急敗壞,“今日早朝,皇上還過問了一下,暗示我注意影響。

隻要說起這個,他就更加生氣。

他兢兢業業,這些年想辦法避開了諸多洪流,小心的站隊,纔有了今日的地位。

而今的朝堂上,他雖然可以呼風喚雨,在寧王跟前,卻始終是一個外臣,如果被這些流言擊敗,等於被自己從來冇有愛過的女兒擊敗,他怎麼會不恨?

“老爺,現在著急也冇有用,她嫁過去之後,這麼著急的找我們麻煩,心裡也是清楚,那位世子爺,冇有辦法一直給他撐腰,再等等,不到一年的時間,隻要世子爺死了,就是我們收拾她的時候。

沈玉湖很清醒,她覺得這個時候,尹素嫿的風頭正盛,冇有必要跟她硬碰硬。

“你說的也對,不過這個逆女,我一定不會放過她。

”尹厚岩的怒氣,並冇有消失。

沈玉湖又勸了一句:“老爺,你在朝為官這麼多年了,辛苦經營,纔有了今時今日的地位,不會是她一朝一夕就能動搖的,隻要世子爺死了,她失勢了,到時候老爺把事情都澄清了,相信皇上會更加器重老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