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家人聽了之後,更加佩服尹素嫿的縝密。

大齊的皇子之間,本來就不和,這個也是皇上一直以來都很支援的。

反正他心中早就有了既定的人選來接自己的班,其他的皇子怎麼鬥,都隻是在彼此消磨,順便讓那些急於站隊的大臣們也跟著被消耗。

這樣一來,將來他選定的繼承人,登基之後,處理朝中的大小事務,就順利多了。

不得不說,其實大齊皇帝這一招,其實非常高明,隻不過涼薄。

“你這些雖然算計好了,可是皇上那裡,一定知道事情跟你有關,他不會生氣麼?”風清石問道。

不管怎麼樣,這兩位皇子都是他的兒子,在大齊的都城,自己的兒子被大雍的王爺和王妃收拾了,如果傳出去,他這個皇上是不是顯得很無能?

莫君夜說道:“不會,因為他不把這兩個兒子當成家人……”

“不把……”風清石愣住了。

這麼多年,他們大齊人都冇有發現的事,怎麼莫君夜說的斬釘截鐵?

“如果不把他們當成家人,這麼多年,怎麼會對他們這樣好?不停的扶持,還縱容他們的外戚。”風夫人有些不能理解。

莫君夜解釋:“權衡,小皇子還小,如果早些立了太子,會讓他陷入危險,這是皇上不想看到的。”

這句話,大家倒是也讚同。

他這樣起頭之後,風飛揚有種豁然開朗的感覺,後麵的事情,都能解釋通了。

“如果不立太子,卻冇有讓皇子們看到希望,他們還會覺得,這個位置是為了嫡皇子留的,還是會讓小皇子陷入危險,所以皇上分彆扶持他們兩個,同時也默許大臣們站隊,做出要在他們兩個人之中,選出一個更有能力的人當太子的假象,這樣那些想要藉著扶持東宮的功勞,在下一屆朝廷中,成為人上人的大臣們,也會蠢蠢欲動,而真正衷心於皇上和社稷的人,根本就不會過問,這也是篩選大臣的方式……”

莫君夜之前生病的時候,除了看書研究各種人性,其實也冇有什麼事情可做。

風家人聽了之後,都在點頭。

這個理由,雖然聽起來有些宏大,可是很符合皇上的行事風格。

“在你們大齊這位皇上的心裡,隻有張皇後和小皇子纔是一家人,其他的都是外人,是用來權衡天下的。”

莫君夜這句總結,非常到位。

風家人都在消化這句話,裡麪包含的東西太多。

也許他們身處大齊太久,眼看著這兩位皇子被扶持起來,之後又明爭暗鬥,都已經習慣了這樣的模式,現在有莫君夜這個旁觀者,直接說出了他們皇上的真實用意,確實是那麼回事。

“怪不得,他對三皇子不聞不問……”風清石感慨了一句。

“三皇子的背景特殊,即便是扶持他,也未必有多少大臣願意臣服,還會有些人用當年大周的事情來挑事,所以皇上壓根就冇有指望他能成為多優秀的棋子,所以在皇上眼裡,三皇子是他這幾個孩子之中,最冇有價值的一個,偏偏也是這個孩子,活的最通透。”

尹素嫿說起元琛,多少有些同情。

儘管她知道,元琛從來不需要彆人的同情。

“即便如此,畢竟動了皇子,涉及到皇家的臉麵,皇上真的不會生氣麼?”風夫人還是不放心。

“他們對我們動手的時候,皇上就應該明白,他冇有辦法護著自己的棋子了,大雍不會答應。他現在欠了我們這麼大一個人情,還想讓我們放過他兒子,那不是要告訴天下,大齊要對大雍不敬麼?現在小皇子還小,大齊除了風家,也冇有什麼真正能征善戰的人,風家和皇祖母的關係,皇上也清楚,他敢挑戰大雍的底線麼?”

尹素嫿說了這些,風家人頓時意識到,原來這真不是一個隨便的決定。

結果莫君夜一句話,又讓他們覺得,其實這個決定,未必有這麼多堅定的理由。

“敢動我娘子的人,必須死。”

尹素嫿笑了,冇有覺得尷尬。

自己的相公對自己好,這個又不是什麼丟人的事。

她怕風家人還是擔心,又補充了一句:“皇上知道兩位皇子在他生病期間做的事,本來就冇有打算放過他們,尤其是二皇子,他可是一心想要讓皇上死,皇上最多不忍心親自處置,可是交給我,又能解氣,又能給我們一個交代,不是兩全其美麼?”

風家人這纔想起來,不管他們是不是皇子,在他們想要眼睜睜看著皇上死的時候,其實已經走上了反叛的道路。

“說的對,是我們多想了,明日你們都準備好了麼,需要我們做什麼?”風清石問道。

他已經知道,二皇子還安排過人,在那個山穀回家的路上,埋伏風老夫人,所以早就想要找二皇子算賬了。

可惜那個自負的二皇子元諾,還覺得這是在大齊境內,莫君夜和尹素嫿再有本事,還是冇有辦法施展。

“不用,這件事不能把風家扯進來,雖然這次皇上活下來,飛揚居功甚偉,這並不是皇上以後全然信任風家的理由,你們這位皇上,天性涼薄,永遠不會真正信任任何一個臣子……”莫君夜一針見血的指出了皇上的性格特點。

這一點,風家人並不否認。

“那駱家和二皇子聯合,你們又冇辦法帶太多人過去,你們怎麼應付?”風清石問道。

“駱家不會幫忙的,他們隻要幫忙,那就是在找死,他們自己心裡清楚,那個駱夫人,心裡更應該有數。”

傍晚,風飛揚收拾了一下,就要回宮裡去,把皇上交給彆人,他不太放心。

尹素嫿交代過,拆線之前,要格外注意飲食和活動。

在他離開之前,他的房間卻出現了一個人。

“師傅,您來了。”

九塵大師什麼時候來到大齊,也冇有人知道。

“冇想到,你們大齊皇帝的命還挺大,這種病,素嫿竟然有辦法治好……”九塵大師感慨了一句。

聽到九塵大師對尹素嫿這個稱呼,風飛揚有些恍惚。

“師傅,您還是堅持之前的想法?”

“大周的玉璽他們都拿到手了,還有比他們更加合適的人選麼?這也是他們的使命,我老了,剩下的事情,交給他們我也算是滿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