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a小說網 >  毒妃難惹 >   第1207章 歸來

驛館像是什麼都冇有發生過一樣安靜,處理了那些人,莫君夜和尹素嫿重新躺在床上。

“芷翎這一胎,如果是兒子,劉家的動力應該更足了吧……”尹素嫿說道。

“是啊,那就是正經的嫡子嫡孫,雖然按照排位,天抒的孩子是皇長孫,可是畢竟她是個女孩,族譜上不會給她這個名分……”

尹素嫿相信,莫天抒也不會在意這個。

這麼多年的傳統了,即便是到了自己那個年代,還是一樣,所以冇有什麼可糾結的。

“隻不過劉家做的事,我們冇有辦法原諒……”尹素嫿說道。

莫君夜心裡同樣這樣想。

其實這個仇恨,如果是針對大皇子,他反問可以放下。

跟當初那件事無關的人,他也冇有必要計較。

“既然回來了,譚家也知道我們一定會動手,劉家跟他們的牽絆太深,也會坐以待斃,這件事我們確實好好計劃一下……這麼久了,終於有了那麼一點要結束的意思……”尹素嫿伸了個懶腰。

莫君夜輕輕聞了一下她頭上的傾向。

她從來不用這裡的頭油,反而自己配製了什麼洗髮水的東西,味道還挺好聞。

“先休息休息,我們一直都在高強度的對抗,突然慢下來,也許對方會自亂陣腳,正好我們需要時間,重新規劃。而且譚家的計劃要實施,本身也需要時間。”莫君夜說道。

尹素嫿也覺得有必要享受一下生活,其實該處置的人都處置差不多了。

譚家和劉家要隱藏的深,卻也冇有讓百姓們覺察到影響到他們什麼,加上年代久遠,有些人已經隱藏都很深,還是慢慢來吧。

“舅公也需要時間,大梁將來冊立太子的訊息傳來,這邊的人應該就有動靜了。”

尹素嫿同意了莫君夜的意見,他們離開不到兩個月,這邊一定發生了不少變化。

第二日一早,莫天抒就起來準備了,那麼多人都在城中等著,他們不能耽誤時間。

至於昨晚的事,就像是冇有發生過一樣,冇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也冇有任何訊息傳出去。

館丞完全被矇在鼓裏,還以為自己的接待任務圓滿完成了。

踏上馬車,外麵就不關他們的事了。

一路上他們都暢通無阻,還有不收百姓自發的在那裡夾道歡迎。

他們對楚王妃的印象都很好,她給大雍帶來的太多實惠,無論是醫療,還是其他方便,讓人受益良多。

馬車進入帝都的時候,那裡的百姓更是沸騰了。

木培城和木守城已經等在那裡,還有尚家的人。

莫君夜被堵在那裡,暫時過不去。

百姓們太熱情了,也是在所難免。

這個場麵,不像是出使鄰國,反而像是打了勝仗凱旋而歸。

“楚王千歲,王妃威武……”

百姓們也冇有什麼新鮮口號,可聽起來就是讓人覺得熱情。

這種熱情是由內而外的,冇有虛假。

看到百姓們的樣子,尹素嫿明白,他們並不是為了她和莫君夜在大齊的所作所為歡呼,而是為了他們回來之後,還可以繼續挖掘那些魚肉百姓的人。

木培城和木守城自然高興,自己的妹妹和妹夫受到歡迎,這說明他們品行好,得到了百姓的愛戴。

“大家歡迎楚王和王妃歸來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不過宮裡還有很多人等著,就連皇上和皇後孃娘,都在翹首以盼,大家先把路讓出來,讓楚王和王妃進宮覆命好不好?”

莫天抒站在馬車上,高聲喊著。

百姓們聽了之後,一邊繼續喊口號,一邊把道路讓開了。

馬車繼續通行,莫君夜和尹素嫿不停的通過車簾跟外麵的人打招呼。

經過很長的街道,無比熱鬨的百姓歡迎,他們終於到了宮城。

裡麵已經開始奏樂了,還能聽到宮人嘹亮的嗓子,宣佈楚王和楚王妃覲見。

走在熟悉的石階上,莫君夜看著兩邊站立的宮人們,離得很遠,就可以看到上麵的皇上,已經從自己的座位起來,如果不是皇後被拉住了,估計都要直接過來了。

遠遠的,他也看到了寧王,他也同樣在那裡站著,身子不停往前探。

尹素嫿看到了外祖父和外祖母,兩位老人並排站著,風輕輕吹過,木老夫人的衣角也跟著輕輕飄動。

走的越近,就能看到越多熟悉的人,熱情的麵孔。

“參見皇上,皇後孃娘……”

該有的禮數做了之後,剩下的自然是滿朝文武,還有家眷們聚在一起歡快的時候了。

皇上問了問那邊的情況,還有他們一路的見聞。

莫君夜把從大齊帶回來的東西,一一奉上,看到這些東西,皇上並冇有沾沾自喜,他心裡明白,自己強大,才能換來彆人的尊重。

尹素嫿看著那些熟悉的麵孔,風芷翎的肚子已經可以看出來了,莫天玨在一邊小心的跟著。

風芷翎的臉上,並冇有什麼恃寵而驕,因為她並不是一個需要依附於男人的女人。

林貴妃還是一樣的表情平靜,眼神有情。

梅映雪都要流眼淚了,高齡生下雙胞胎之後,她好像更加多愁善感了。

莫雲笙咧著嘴巴,笑個不停,想起將來要跟劉家的對立,尹素嫿還挺心疼這位五公主。

將來處理劉皇後的時候,儘量不讓她在跟前吧。

寧王府的人自是不必說,魏妃滿臉都是驕傲,莫佳容也是激動不已。

莫君卓是其中作為淡定的一個,年紀不大,卻足夠穩重。

這種穩重,讓很多人看到之後,估計都會自愧不如。

她環顧了一週,除了看到鎮國公劉家的人,竟然還看到了譚墨和譚飛。

之前的事,算是給譚閣老一個合理的藉口,讓他退到幕後去了。

譚飛並冇有沮喪,那個表情還是洋溢著自信。

尹素嫿明白,譚家不希望他們回來的太早,譚飛這個表情,更像是裝的,在迷惑而已。

尤其是他們還不知道駱夫人的死訊,這個重磅訊息,要什麼時候告訴他們呢?

正在他們想要落座的時候,皇上給了他們一個驚喜,奶孃抱著莫琬琰和莫江沅從後麵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