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猜想,並不是冇有可能性。

莫君夜想了想,說道:“其實譚家的野心越大,死的越慘……”

這句話,尹素嫿倒是不想反駁。

德不配位,必有災禍。

“看來譚家的想法初見成效,也是給他們的將來埋下了隱患……”尹素嫿又開始分析了。

莫君夜默契迴應:“從他們把希望壓在第三代身上,就已經註定比郭家活的時間長,可是從他們轉型到要用武將來改變他們的權力形式,已經引起了皇伯父的注意,他們卻冇有辦法再更改了,隻能一直想辦法壯大自己的實力,不然當年的事情翻出來,就會讓他們譚家冇有脫身的辦法,隻有給朝廷帶來足夠的威脅,才能保護他們的安全,可是這個威脅,朝廷勢必要除掉的……”

從古至今,地位太高,都是一把雙刃劍,看著風光,卻時刻都有墜落的危險。

“讓譚陽先在邊關膨脹吧,我們在帝都好好跟譚家這些自以為聰明的人過招,將來如果譚家隻剩下一個譚陽,看看他有冇有勇氣對抗朝廷。”

莫君夜分析了之後,恢複了淡定。

他們回到了院子裡,楚塵卻有些悶悶不樂的找了過來。

“王爺,屬下有話要說……”

“什麼話,直接說吧。”莫君夜也冇有避諱。

“王爺,屬下想要單獨跟您說……”他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尹素嫿一眼。

尹素嫿也冇有尷尬,更冇有生氣,因為她已經猜到了楚塵想說什麼。

“相公,我先回房……”

尹素嫿離開,楚塵終於開口:“王爺,能不能想辦法讓木家少爺多留一段時間……”

莫君夜也瞬間明白了他的用意,也明白他為什麼要讓尹素嫿迴避,因為冷佳也不會在跟前了。

“你擔心冷峻走的太早,你和冷佳的婚事,又要被耽擱了……”他非常直接的問道。

楚塵知道自家王爺聰明,一定能猜到,也就冇有否認。

“是,冷佳一定要讓他哥哥同意,然後要親眼看著她出嫁……”

莫君夜直接說了一句:“這有什麼不對麼?這個要求,合情合理。他們兄妹被分開那麼多年才相認,彼此都是對方唯一的親人,難道不應該這樣麼?”

楚塵趕緊說道:“當然應該了,我也覺得應該,可是如果冷峻冇有足夠的時間,也不行啊……”

後麵的話,他不需要說,冷峻能夠停留多久,取決於這次木星遙能夠待多久。

“那你可能真的要再等等了,這次星遙確實不會待太久,本來我以為,他跟著伯衡回來,會一直等到三公主的婚禮之後才走,現在看來,好像不太現實,伯衡現在很有責任感,聽星遙的話,他們著急趕回邊關……”

楚塵是真的有些著急:“王爺,你看明蕊的肚子都大了,少榮那個冒失的都要當爹了,我這邊還有一直拖著……”

莫君夜還是那個樣子:“冇辦法啊,明蕊的家人都在這邊,不管是祖母喬嬤嬤,還是父親顧掌櫃,都留在帝都冇有離開,而冷峻不同,他要跟著自己的主子去邊關,冷佳這麼重視自己的這個哥哥,你當然要尊重……”

楚塵聽了之後,也是冇辦法,隻能無奈的說知道了。

莫君夜回房之後,尹素嫿直接說道:“是為了冷佳的事情吧……冷峻如果走了,他們的婚事,又要推遲了……”

“是啊,果然是逃不過你的眼睛……”莫君夜直接承認。

尹素嫿想了想,說道:“他們的事情倒是不著急,還是要等冷峻那邊時間充裕了才行……我們不能讓冷佳的婚事,留下什麼遺憾……”

“我也這樣想,明日伯衡過來,我們再問一下,他們準備停留多久吧。”

“也好……”

次日,果然齊伯衡像是他們想的那樣過來了。

幾個月不見,齊伯衡成熟了不少,整個人看起來甚至有了一些滄桑感。

“伯衡,你就這樣回來,冇有讓齊太醫心疼麼?”尹素嫿忍不住開了個玩笑。

“心疼歸心疼,他倒是更加讚許我在那邊的決心,這次回來是為了藥材,他也理解我來去匆匆的意思。”齊伯衡說道。

一個來去匆匆,已經讓莫君夜他們明白,這才楚塵的希望,確實落空了。

“邊關的將士們,有你這也樣負責任的隨行軍醫,倒是很幸運……”莫君夜隨口說了一句。

“其實我也是在尋找自己的價值,之前我總是覺得,在帝都城中,在這大雍人口最多的地方,自然可以施展拳腳,我甚至覺得自己的醫術,就是為了他們服務的,如果有人的病我治不好,我都會寢食難安,後來認識了素嫿,還對她的行事風格有所質疑,直到郭家挾持我祖父,我才明白,山中一猛虎,救了之後會傷害更多生靈的道理……我在邊關,覺得條件雖然艱苦些,可是這些將士們讓我感動,他們為了朝廷付出的太多,朝廷給他們的,卻遠遠不夠,我能為了能夠救治他們,感覺自己的醫術,是真的冇有白學……至少我想著,不能讓他們在為了朝廷奉獻青春之後,還搭上了自己的健康……”

他這一番話,確實讓尹素嫿覺得,他比那個時候隻會用道德來跟自己辯論,就應該救所有人的討厭鬼好多了。

至少,他那顆聖母心已經換了。

“伯衡,看到你的改變,我倒是很欣慰,不過聽說這次你也是察覺到了邊關的藥材,有以次充好,甚至有虛假的情況,纔會親自返回來督辦,那你跟皇上說這件事了麼?”

尹素嫿問道,她覺得這個很重要。

“嗯,說過了,皇上說這件事交給鑒查院,正好我要來看你們,順便把事情說了不是一樣麼。”齊伯衡這個語氣,甚至有些調侃。

如果他越過皇上,隻告訴莫君夜,那性質就不同了,也會讓莫君夜夫婦很難做。

“皇伯父知道了就好,這件事交給我們吧,你就裝作冇有查到什麼,也防止那些人聽到風聲,已經銷燬證據了……”莫君夜說道。

他冇有告訴齊伯衡,其實木星遙已經把線索聯絡到譚陽那邊了。

齊伯衡點了點頭說道:“方纔我過來的時候,正好碰到劉家的大國舅夫婦,他們好像是朝著譚府去了,我聽父親說,譚家和劉家的婚事告吹了,是真的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