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沅?”莫君夜這次是真的冇有想到。

唐太師說道:“不錯,他有這個資格,我相信這樣安排,大家都不用爭了……”

莫君夜想來想去,都覺得皇上確實太執著了。

看看大齊,為了那個位置,什麼父皇,什麼兒子,什麼兄弟,都是對手……

在他們大雍,皇上對皇位卻冇有任何留戀,堅持要把皇位還給先太子這一脈。

“現在江沅太小……我不想替他決定,不過我覺得他也冇有必要去坐那個位置,讓他自由自在就好……”莫君夜雖然冇有接受,不過也不算是拒絕。

唐太師就知道會有這樣的結果,他說道:“皇上說過,想要現在就冊立江沅為皇太孫,這樣大家都踏實了,該做什麼做什麼,也不用猜測了……”

莫君夜趕緊說道:“這個不行,他太小了,還是讓他懂事之後,自己決定吧……“

唐太師點了點頭:“我也是這樣的意思,已經勸皇上先想一下再說了,而且朝局雖然穩當,現在還是有蛀蟲,當年的事情,也該有個交代了,王爺也是會這樣想的,不是麼?”

唐太師知道,莫君夜和尹素嫿不會譚家,現在譚飛的傷,隻是一個開始。

“王爺,如果願意相信老臣,將來江沅大公子的讀書和修習,就交給我了。”

唐太師的話,讓天不怕地不怕的莫君夜,都有了一些緊張。

“太師,你親自教導他,那不是相當於變相告訴天下人,他將來是要坐上那個位置的人?”

唐太師卻說道:“那就讓他們去想吧,我是你父親的老師,當年教導他一場,不想他竟然會是那樣的結果,如今我回到帝都,你已經這樣大了,我自然冇有什麼可傳授給你的,可是你的兒子,我想教……”

莫君夜聽了之後,竟然找不到反對的理由。

最後,他隻好說道:“那就有勞太師了……”

他們談完了不久,尹素嫿和唐詩意也過來了。

看到的出來,他們好像是一見如故。

唐詩意那種大方,讓人看著就覺得舒爽。

而她的才氣,更是讓尹素嫿覺得欣賞。

她這樣的女子跟莫君卓在一起,光是想想那個畫麵,都讓人覺得期待。

從太師府離開,他們順道去了一趟定國公府。

他們已經知道譚家的事,對於譚飛的遭遇,他們並不同情。

當初也是他們故意為難,提醒木家該返回邊關了,才讓木青林和木青山再度披掛出發。

雖然這個也是木家的職責,可是用這樣的方式履行,還是讓人不舒服。

尤其當時譚家那個語氣,如果他們不趕緊出發,之前的辛苦付出,就當做不存在一樣。

“那個譚飛,真是冇有必要救他……”尚飛月懷了孩子之後,脾氣稍微有些暴躁,可是她知道家人對她都很好,正好讓她找到了一個發泄的口子。

“我留下的是他的命,也給他帶去了生不如死的痛苦。”尹素嫿說道。

“什麼意思?你救了一半?”尚飛月好奇了。

“命保住了,可是我冇有給他足夠劑量的藥,現在他的四肢和全身傷害,已經不可逆了,將來就是個廢人,就連吃飯和排泄,都要有人伺候,對於高傲的譚飛來說,這樣不是比死還要難受麼?”

聽完尹素嫿的話,木家人都想說一聲乾得好。

之前譚家雖然有辦法脫罪,可是木家已經看到了他們的真麵目,貪得無厭,道貌岸然,草菅人命,內心肮臟。

這樣的人冇有辦法作惡了,對百姓是天大的好事。

“這樣也好,譚家也敢吸取教訓了……”木老夫人說道。

她還不知道,譚夫人在家,幾乎每天在詛咒她,比當初的郭老夫人有過之而無不及。

郭老夫人是因為護國公一輩子都在惦記木老夫人,而譚老夫人是因為她惦記了一輩子的人,選了木老夫人……

那一代的老人,感情也是真的複雜。

郭老夫人和譚閣老這兩個大備胎,都跟大冤種一樣。

尹素嫿對譚家的下一步計劃,倒是冇有透露。

馬瑩問了一句:“素嫿,你身邊那個武藝高強的女侍衛成親了,你現在這樣出門方便麼?”

“還好,她能護我這麼久,我已經很感激,現在我出門身邊有相公,比任何侍衛都讓我覺得踏實……”

麵對尹素嫿的誇獎,莫君夜馬上接過來:“那是,有我九足夠了。”

馬瑩和尚飛月笑而不語,木守城有些膩歪的皺了皺眉頭:“行了行了,我還以為是想我們了特意過來看看,原來是給我們這些男人做榜樣來了……”

他的話,當然也是開玩笑的成分。

大家轟然一笑,也冇有放在心上。

外麵的事情,尹素嫿已經適當讓他們知道了,反正也是冇有必要隱瞞。

木家現在已經是這個地位了,應該有應對風險的能力。

所以她在來這裡之前,就跟莫君夜商量好了,就把劉語夏的身世告訴了木家人。

木家這些小輩的人都傻了,還有這樣的事?

木昊澤和木老夫人卻在想其他的問題,表親還有些凝重。

“如果真是真的,皇後孃娘怎麼辦?”

木昊澤的問題,顯然是考慮到了事情被揭露之後,劉皇後要麵對的壓力。

劉家隱瞞當年的事,把外孫女當成孫女養,這個估且可以算成他們的家事,畢竟覃家當初也是同意了,把骨血放在劉家。

可是他們用劉語夏冒充劉家嫡女,爭論高門的婚事,還把目光放在了寧王世子和皇子身上,這就完全可以算得上是欺君了。

“如果劉家另外那個女兒的事情被公開,她未婚生女,對於劉家的家風,尤其是女子的名聲,都會有所影響,皇後孃娘也會被連累……”木老夫人說道。

這個時代,對於女子就是各種苛刻。

尹素嫿卻猛然想到,也許這個纔是劉家讓皇後孃娘聽話的籌碼?

他們冇有一直在木家停留,反正事情都說了,日後他們自己注意就是了。

他們剛剛到家,就接到了一封來自九塵大師的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