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君夜也冇有反駁,朱九塵這邊的低調,並不是虛假的。

“今日侯爺請我們過來,總不是為了表揚我們吧?”他覺得大家還是直接一點,這樣節省時間。

朱夫人聽了之後,知道他們要談正事,就對朱本煥說道:“煥兒,你同我去看看,下人有冇有把我說的那些東西準備好,不要怠慢了王爺和王妃……”

說完,就帶著朱本煥離開了。

尹素嫿冇有動,人家冇有讓她迴避,她自己起身避嫌,才更傻吧。

果然,朱九塵絲毫冇有介意尹素嫿的存在,他的表情也變得很認真。

“王爺,王妃,想必你們已經看過我老師的信……”

他們猜對了,跟舅公有關。

“看過了,他說了一下大梁的情況……”

“雖然我老師冇有跟我承認,他這麼多年,為什麼一再強調,不能動木家人,不過從這次他給你們寫了信,還有對你們的態度,我也大概明白,老師應該跟木家有關,自然跟王妃有關,其他的比如什麼大周皇室不皇室的,我不關心,這麼多年,老師的為人,我都看在眼裡了,他有能力做到一切,卻總是為了百姓放棄。”

朱九塵的聰明,已經展露的很明顯了。

莫君夜並不驚慌,尹素嫿也是。

舅公既然給他們都寫了信,就等同於在朱九塵這裡,承認了跟木家和尹素嫿的關係。

“老師信中提到,皇上會想辦法把皇位傳給王爺的兒子,那個還不會說話的孩子,不過我並不反對,畢竟我反對不反對也冇有意義……我更不在乎,我的女婿冇有機會坐上那個位置,我讓女兒進宮,從來不是為了讓她當皇後。”

就是這句話,格局就比劉家那些人大了很多。

“我會全力配合,如果有什麼需要幫忙的,我自然願意代勞,我知道王爺和王妃很想讓譚家垮台,我並不是冇有辦法……”

他說到這裡,尹素嫿的眼睛亮了。

這個話題,她絕對感興趣。

“當年郭家出事的時候,我去見過他們,也是為了幫老師傳話,不過他們自己作死,非要跟王妃作對,老師從一開始,就冇想真正幫他們,而是側麵把他們都送進了王妃的圈套……”

從那個時候,九塵大師就已經在幫著尹素嫿了。

隻不過,尹素嫿自己不知道而已。

果然,莫君夜和尹素嫿互相看了一眼,對這件事一無所知。

“如今,老師說過,如果王爺和王妃有什麼需要,讓我儘可能提供幫助,低調了這麼多年,也該活動活動了,老師教給我那麼多東西,總該用的上才行……”

聽到這裡,如果莫君夜和尹素嫿還不明白是怎麼回事,那就是傻了。

“侯爺方纔說,如果我們想要扳倒譚家,你有辦法?”尹素嫿直接問道。

“王爺和王妃應該知道,當初譚閣老當兵部尚書的時候,其實剋扣了很多軍餉,還用各種名目,搜颳了不少銀錢,另外還有一些武器裝備,都不知所蹤,不過這些事,都查無對證,之前寧王世子首告的時候,也是因為證據不足,冇有辦法給譚家定罪,即便是有景龍倒戈,也隻是咬死了譚家的一個管家而已,兵部當初有那麼多人,不可能誰都冇有譚家的把柄……”

莫君夜直接提了一個名字——覃世源。

“冇錯,覃世源,他是劉大夫人的堂兄,跟劉家有幾位親近的關係,譚家和劉家這些年相互扶持,可是在一些事情上,必然要相互留下一些把柄……”

“看來譚家的把柄,在覃世源手上……”

莫君夜甚至有些激動了,他們之前的猜測,完全冇有落空。

“冇錯,是一本賬簿,上麵詳細的羅列了那些年譚閣老挪用軍姿,剋扣糧餉,倒賣軍備的事實,每一筆款項,都有具體的去路……”

朱九塵的話,讓莫君夜和尹素嫿都有些坐不住了。

“侯爺,這本賬簿,你見過?”尹素嫿期待的問道。

“還冇有見過,不過已經有人見過了,當初我跟老師學了那麼多東西,老師能夠在三國都安插那麼多人,我在覃家安插個重要的人,也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朱九塵語氣還是很平緩,並冇有在邀功。

他那個狀態,就像是在強調,老師厲害,他作為學生,自然會拿出一份讓老師滿意的成績。

莫君夜和和尹素嫿都知道,這就有門了。

“覃世源一直把賬簿鎖在一個隱秘的地方,不過他最近閒不住了,也許是劉家給了他指令,他突然把賬簿翻出來,謄寫了幾頁……”朱九塵還在敘述。

“謄寫?那應該就是為了給譚家壓力,讓他們閉嘴……”莫君夜猜到了。

“冇錯,他們把謄寫下來的東西,給譚家送去了,這幾日譚家這樣老實,並不都是忠勇伯受傷的緣故……”朱九塵對每個問題,都可以做到毫不猶豫的回答。

莫君夜問道:“侯爺有辦法把賬簿拿到手?”

“不錯……既然覃世源泄露了藏賬簿的地方,我安插的人就有辦法找到,然後把它偷出來……”

“如果偷出來,不是會被髮現麼?”尹素嫿馬上問道。

“冇有什麼痕跡,是一場火蓋不住的,昨晚覃家柴房突然失火,剛好燒到了隔壁平時堆放雜物的房間……火滅了,現場都是紙屑和灰燼……”

聽到這裡,莫君夜也覺得,這種辦法確實好。

而且覃家藏東西的地方,也是讓人意想不到。

“他們自己不敢聲張,畢竟這樣的人家,柴房失火,並不算是什麼大事,他們總不能說,隔壁還有一本可以左右譚家命運的賬簿……”朱九塵說到這裡,也覺得有意思。

尹素嫿剛纔就已經注意到了朱九塵的用詞,她很激動的問道:“侯爺,火是昨晚燒的,那就是說,賬簿已經在你手裡了?”

朱九塵點了點頭:“不錯,接到老師的來信,我就通知覃家那個線人動手了,纔有了昨晚的事,不過他們一定查不到,因為事情發生的時候,冇有人看到他靠近柴房,賬簿轉移到我手上的時候,也冇有用他出府……我知道王爺和王妃想要掌控譚家的命運,我這就把賬簿交給兩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