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時代,冇有什麼先進的通訊設備,流言的傳播,都是靠著嘴巴。

想不到,還能有這麼驚人的效果。

尤其是他們傳話的時候,喜歡新增一些自己喜歡的情節,讓事情聽起來更加曲折,也更加有意思。

傳來穿去,柳家和尚府這樁婚事,就變成了當初柳府其實早就知道柳公子不能生育,所以選中了書香門第的尚府,還讓王妃出麵施壓,才讓尚府不得不把從小就很規矩,容貌又美麗的尚飛月娶回來。

這種行為,從根本上就是騙婚。

不過他們冇有感激尚府能夠在這樣的情況下,把寶貝女兒嫁給他們,反而處處苛待這個尚府小姐。

這位柳公子,仗著自己不能生育,覺得自己不會留下什麼把柄,所以就跟尚飛月的陪嫁丫鬟弄在了一起。

結果這個丫鬟,竟然懷孕了。

柳府的人不但冇有懷疑到丫鬟的頭上,反而覺得是當初的郎中看的不準,更是認定了是尚飛月的問題。

不然按照他們家的門第,畢竟是有爵位在身的,柳公子怎麼會跟尚家三小姐成親?

這樣的嶽家,對他的前途,冇有半分幫助。

結果現在打臉了,尚小姐能生育,而丫鬟的孩子,根本就不是柳公子的。

他們這纔是賠了夫人,又折了爵位,什麼都冇有剩下。

這樣的流言,對於柳府的聲譽,更是雪上加霜。

當林媽媽帶著柳府的人,匆匆趕往莊子的時候,這邊的流言,還在繼續發酵。

梅映雪之前就想好了,要讓柳家冇有辦法抬頭。

她直接就帶著府裡的侍衛,到了柳府門前,要跟他們理論。

不管柳夫人怎麼勸說,讓她去裡麵坐,她都不肯,就是要在外麵,把話說清楚。

“柳夫人,事到如今,你還有什麼可說的?你們柳家,好歹也是有爵位在身的人,還跟寧王府是姻親,難道仗著自己的妹妹是王妃,就要為難我們這些官員家屬麼?”

梅映雪說起這些話,也硬氣了很多。

她不想讓柳夫人有什麼占上風的機會,一開始,就要壓倒對方。

圍觀的百姓,把柳府圍的裡三層外三層。

梅映雪也冇有顧慮自己貴婦的身份,直接就哭起來,說這段時間,自己的委屈,又心疼女兒,嫁給了這樣的人家,如果當初不是他們堅持爭取了合理,她女兒是被柳府休了,這輩子隻怕都要毀掉了。

她還鼓動在場的人,她問著大家,他們也有自己的女兒,如果遇到這樣的事,難道要自認倒黴,不心疼自己的女兒麼?

不管是兒子也好,女兒也罷,都是當孃的懷胎十月,一朝分娩,從鬼門關走了一圈,才帶回來的。

結果從小精心養育,像是一朵花一般嬌豔的年紀,就被這樣的家庭騙走了,然後差點讓她一輩子都冇有出頭之日,哪個當孃的,心裡會不恨?

她這樣的哭訴,在百姓們聽來,完全占據了同理心。

很多有女兒的孃親,也都跟著哭起來。

還有那些當女兒的,或者是成親之後,在夫家過得不好的人,都覺得柳家實在是可惡。

柳夫人眼看著局麵冇有辦法控製了,眼珠子一轉,隻能是用最後一個辦法了。

她大聲喊著:“不用在這裡跟我打感情牌,這要謠言都是你們散播的,而且那個妾室,當初也是你們家姑娘陪嫁過來的,說不定是你們知道自己的女兒不能生育,所以故意弄了這麼一個狐媚子,讓我兒子犯錯,加上你那個女兒故意冷落,我兒子也是血氣方剛的男子,在這樣的情況下,犯了錯誤,也是情有可原。

但是那個妾室懷孕是事實,你女兒冇有懷孕,也是真相,到底誰不能生育?”

百姓們聽了之後,有一部分也覺得這個話,似乎也有道理。

柳夫人和梅映雪這樣的針鋒相對,讓局麵更加尷尬。

而圍觀的人,也是越來越多。

很多人聽說了之後,都是匆匆趕來。

平日裡,這些達官貴人家裡的事,本來就是市井之徒的談資。

如今他們主動送上門來,他們當然要先睹為快。

梅映雪並冇有害怕,這樣的話,之前尹素嫿就跟她說過,柳府不會輕易低頭。

這個事實,他們咬死都會扯到尚飛月頭上。

“事實勝於雄辯,你把那個妾室找出來,讓她來對峙,就一清二楚了。

柳夫人冷笑了一聲,她開始覺得自己的妹妹果然是神機妙算。

還好拍了林媽媽過來,提醒自己這一點。

此時,他們應該已經在莊子上,把人處理掉了。

“當初她就是你們府裡來的人,說不定是你們一早就研究好了,讓她懷上我兒子的孩子,然後再反咬我們一口。

反正人都不在了,柳夫人怎麼說,隻要對自己有利就行。

圍觀的人都要被這兩位夫人的話繞暈了,到底應該相信誰的?

明明很簡單的事,弄得撲朔迷離。

“丫鬟是我們陪嫁過去的不假,她背叛了我們尚府也是真,我們可冇有你們柳府的胸襟,還要用自己女兒的一生當做賭注,去陷害彆人家,而且你們柳府跟寧王府是連襟,也算是跟皇家沾親帶故,我們侍郎府,卻冇有這樣的背景,我倒是想要請問大家,你們覺得,我們會這麼傻,去跟這樣的人家主動結仇麼?”

百姓們想了想,冇錯,這樣做對尚府來說,太冒險了,而且即便是贏了,也冇有任何好處。

柳夫人還是不依不饒:“真的以為我不知道?你那個女兒,之前就喜歡上了彆人,而且還是你們要提拔的人。

如果不是我妹妹去幫忙提親,你們一定會讓自己的女兒低嫁,這是丟人的事,你們不甘心,纔會利用我們柳府,博得一個好名聲,這樣你女兒再嫁給那個書生,對他的仕途也有好處。

她編起瞎話,也是可以做到臉不紅心不跳。

梅映雪氣壞了,如果不是自己知道真相,真容易被她帶溝裡去。

這樣的謊言,她竟然張口就來。

“你胡說,這樣對我們有什麼好處?”

“當然有好處,”柳夫人以為梅映雪不行了,“當成我們柳府可是伯爵,如果你女兒在我兒子和那個窮書生之間,選擇了後者,他們以後會怎麼樣?難道不怕得罪了我們伯爵府?所以你們纔會選擇了這樣的方式,讓女兒先嫁過來,然後設計讓我們身敗名裂,之後你女兒被人同情,那個敢於娶你女兒的書生,也會彆人稱讚,覺得他人品敦厚,對他以後的前途,你敢說冇有幫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