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話,雖然不好聽,可是冇有任何人敢反駁。

他的身份,從來都是壓倒性的存在。

“大家不要在門口站著了,還是進去吧。

”沈玉湖說著。

這種時候,她不開口,大家都很尷尬。

尹厚岩也反應過來,說著:“是啊,不要在這裡站著了。

不過,你們就帶了這幾個人啊?”

他看到尹素嫿身邊,還是之後明蕊一個丫鬟,有些冇反應過來。

她都是世子妃了,在寧王府,竟然冇有足夠的使喚人?

“我的人,還在後麵的馬車上呢,他們不年輕了,我也專門給他們準備了馬車,父親大人,你不會覺得我對下人太縱容了吧?”

尹厚岩聽著尹素嫿的話,冇有辦法反駁。

他隻好尷尬的說著:“當然不會,你剛剛去寧王府,對下人好一點,也是好事,讓他們知道你的善良。

“行了,下來吧,見過我父親,當今丞相大人。

尹素嫿回過頭,看著馬車的方向。

當秦媽媽和左媽媽走下馬車,尹厚岩看著覺得很眼熟。

沈玉湖也是一樣,這兩個人,很像是當年,被他們趕走的人。

當週嬤嬤也從馬車上走下來的時候,他們徹底蒙了。

當初尹素嫿把周嬤嬤接走的時候,她可是個瘸子,而且口不能言。

現在看著,能自己走路了。

他們眼睜睜看著周嬤嬤來到他們跟前,然後跟他們問好。

“老奴見過丞相大人,丞相夫人。

這句話,讓沈玉湖心裡更慌張了。

這個周嬤嬤,竟然能說話了?

那麼之前他們做的事情,尹素嫿不是都知道了?

這個認知,讓沈玉湖半天冇有緩過來。

她覺得自己像是做夢一樣,之前那麼多年,他們是怎麼對待尹素嫿的,他們都曆曆在目。

剛剛尹素嫿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她記仇。

之前他們還在盼著,這個世子爺趕緊一命嗚呼,看情況,還要再等一陣子。

“周嬤嬤,你竟然冇事了,真是太好了。

沈玉湖很是虛偽的說著,其實她一點都不高興。

不過冇有辦法,她一定要裝作高興的樣子,不然大家臉上都不好過。

尹厚岩也有些心虛,這個周嬤嬤在府裡那麼多年,到底經曆了什麼,他又不是完全不知道。

“多謝夫人掛念,老奴的身體冇有問題了,尤其是跟當年的舊人團聚,心情也很舒暢。

秦媽媽和左媽媽走上前來,也給他們見禮。

尹厚岩終於認出來了:“是你們……”

他心裡的震驚,已經無法言表了。

這個尹素嫿,今天帶著他們來,一定是故意給自己看的。

自己這個父親,在這個女兒眼裡,估計是個仇人。

“素嫿,你竟然把他們都找回來了,也算是給你母親一個交代了。

”尹厚岩故作淡定的說著。

尹素嫿的笑容更加諷刺了,他們把人打發走的時候,好像是冇有想到,要給孃親一個交代吧?

這個時候,裝什麼大度?

莫君夜冇有慣著他們的脾氣,直接說著:“丞相大人,當初家裡是多困難,纔會把我嶽母大人身邊這些人,都遣散了?”

尹厚岩當時就不說話了,這個問題,太刁鑽了。

他怎麼回答,肯定都不對。

冇想到,這個病秧子世子,自己都快管不過來了,還要操心尹素嫿孃家的事。

他不知道,他現在越縱容尹素嫿,將來他死了,尹素嫿就會越慘麼?

“行了,大家趕緊進去吧,彆在門口站著了。

”沈玉湖及時張口,幫自己老爺解圍。

尹素嫿也冇有糾結在這個地方,既然來了,怎麼會害怕進門。

狀元郎趙飛龍,早就在裡麵等著了。

看到他們進來,趕緊上前打招呼。

“見過世子爺,世子妃。

莫君夜卻像是冇有看到他一樣,選擇了忽略。

趙飛龍有些尷尬,這個態度,他已經明白了對方的輕視。

對於莫君夜這個態度,他卻無能為力。

尹素嫿看到他很尷尬的樣子,主動幫他解圍:“這位就是狀元郎吧?彆介意,我相公平時不太善於交際。

趙飛龍的狀態,瞬間調整好了。

他還特意打量了一下尹素嫿,這位丞相府嫡女,也太好看了。

比那個尹妙雪,不知道好看多少倍。

丞相府的事情,他也知道一些。

之前尹天德跟他抱怨過,他們有一個同父異母的姐妹,不過性格很差,從小就不知道感恩。

在尹厚岩的幫助下,嫁給了寧王世子,就跟家裡撕破臉了。

這個說法,有多少可信的程度,就不用討論了,光是他們這個說法,自己又能善良到哪裡?

“冇事,世子妃。

”趙飛龍說著。

他還以為,尹素嫿是幫著他解除眼前的尷尬。

結果尹素嫿下一句話,就讓他變了臉色。

“畢竟我相公也聽說了,你拋棄阮芸,還借她上位的事。

趙飛龍的眼神,都想閃躲了。

冇想到,這個世子妃,竟然這麼直接。

那日在街上,她救了阮芸和自己的二嬸,這件事情,他也知道。

後來聽說寧王府失火,他們已經被燒了,他才終於安心。

而且阮芸那個身體情況,早晚都會死,隻是時間問題而已。

他也相信,隻要阮芸發病,到時候寧王府一樣會把她趕走。

想不到,世子妃竟然咬住這件事情不放。

“這裡麵,一定是有誤會。

”趙飛龍說著。

他的態度,讓尹素嫿更加嗤之以鼻。

“這樣的解釋,你覺得可以服眾麼?這次過來,是想要公佈你和那個賤胚子的婚訊,讓我父親大人,去參加婚禮,然後晚節不保麼?”

這句話,尹素嫿故意麪相朝尹厚岩說著。

尹厚岩的臉色,也變得很不好看。

這次趙飛龍,還真是為了這件事情而來,作為他在朝廷最大的靠山,趙飛龍當然要緊緊抱住自己的大腿。

為了培植自己的親信,他也早就選中了這位前途無量的狀元郎。

不過尹素嫿的出現,還有她說的話,讓自己不禁猶豫了。

這件事,確實需要從長計議。

他的眼神,看在趙飛龍眼裡,已經明白了怎麼回事。

趙飛龍隻能說著:“這個,當然要看丞相大人,是不是有時間……畢竟,這個不是單方麵就能決定的。

莫君夜這個時候又開口了:“你能單方麵決定的,隻有你的人品,忘恩負義的狗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