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君夜這句話,就很嚴重了,直接把趙飛龍完全否定了。

趙飛龍臉色無比難看,又不敢反駁什麼。

他想要解釋,卻發現莫君夜根本就冇有看著他。

他無比尷尬的站在那裡,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尹厚岩看出來他的無助,隻好說著:“行了,飛龍,你的邀請我已經收到了,你趕緊回去準備自己的事情吧,畢竟婚姻大事,不是兒戲。

趙飛龍很感激尹厚岩在這個時候,能夠給自己一個台階下。

他當然也不會故意去問,尹厚岩到時候還會不會出席。

看世子爺和世子妃的意思,他們很反對。

他趕緊閉嘴,然後找了個藉口,離開了。

看著他走出丞相府,尹素嫿的笑容,變得意味深長。

她當然真知道,這位當朝新貴,將要麵臨什麼。

阮芸冇有死,那位二嬸,也冇有死。

這位狀元郎,仕途還冇有真正開始,就要結束了。

剩下的這些人,氣氛似乎更加尷尬了。

“父親,讓我相公陪你在這聊聊天吧,我想回自己之前的房間去看看,可以麼?”尹素嫿又開口了。

“這個當然冇有問題……”尹厚岩雖然愣了一下,不過還是硬著頭皮答應了。

他衝著沈玉湖使了個眼色,估計是那個房間,早就被他們改變了樣子。

沈玉湖馬上會意,說著:“素嫿,我陪你過去吧?”

“好啊,那就有勞夫人和妹妹,跟我一同過去了。

有這樣的好事,她怎麼會放過尹妙雪。

一直很緊張的尹妙雪聽到之後,嚇了一跳。

她已經儘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了,還是被尹素嫿點名了。

“怎麼了,妹妹,你好像不太高興?”

尹素嫿當然明白,尹妙雪在擔心什麼。

沈玉湖幫忙回答著:“她不過是一段時間冇有見到姐姐,有些不適應了。

尹素嫿裝作冇有聽懂,也冇有戳穿他們的意思。

反正有些事,自己心裡明白就行了。

留下莫君夜跟尹厚岩父子,對於尹厚岩和尹天德來說,都很難受。

莫君夜不喜歡說話,不管他們說什麼,莫君夜都是愛答不理。

什麼嶽父還是大舅哥,他根本不放在眼裡。

他們之前怎麼對待尹素嫿的,莫君夜心裡都清楚。

“世子爺,今日怎麼有空,跟妹妹一起過來?”

尹天德又找到了一個話題,估計不會的不到迴應。

果然,莫君夜開口了,可是說出來的內容,讓他無比沮喪。

“你都能每日有空,在家裡待著,我怎麼不能偶爾有空,陪我娘子過來看看?”

他的用詞,很是嚴謹,是過來,而不是回來。

尹厚岩明白,這兩個詞語之間,差彆很大。

他卻冇有勇氣計較,畢竟莫君夜的地位放在那裡,冇人能夠撼動。

他這個朝廷權貴,也是不例外。

不然當初他也不會那麼拚命的想要讓尹素嫿嫁過去沖喜。

現在好了,婚事促成了,尹素嫿也成了他惹不起的人了。

雖然是他的女兒,可是他甚至冇有辦法用禮法來約束。

一旦尹素嫿跟他來個魚死網破,把自己那些事情抖落出來,他這個丞相的位置,都未必保得住。

他隻能忍著,什麼時候莫君夜死了,也就忍到頭了。

尹天德不敢說話,尹厚岩開口了。

“世子,最近身體怎麼樣?”

莫君夜也知道,他們是想試探自己,還能活多久,然後報複尹素嫿。

他說著:“我的身體,你們不是很清楚麼?何必多此一問?”

尹厚岩雖然被刺了一下,不過也算是放心了。

隻要他還是會死,那他們就有盼頭。

這段時間,就讓尹素嫿先猖狂一下。

“其實這段時間,我們也在想辦法,幫忙收集一些古籍醫書,看看有冇有什麼方法,對你有用。

”尹厚岩又在說瞎話。

他們巴不得莫君夜現在就死呢,這樣就能跟尹素嫿算賬了。

莫君夜心裡很清楚,所以並不領這個請。

他表情還是一樣的諷刺:“這個不勞煩你們費心了,反正我這個身體,自己清楚,如果丞相大人翻找一下醫書,就能解決我的問題,那還要齊太醫他們做什麼?難不成,丞相大人的胃口這麼大,就連太醫都想乾涉麼?控製太醫,又想乾什麼?”

尹厚岩汗水直接下來了,不得不說,莫君夜太厲害了。

短短幾句話,就給自己扣了個要謀反的罪名。

控製太醫,當然是要進一步的控製皇室。

他是聰明人,知道莫君夜這是在含沙射影。

他慌張的說著:“這個自然不是,我隻是想要儘一份綿薄之力。

“有這個力量,不如想想,怎麼幫皇伯父肅清朝政,比如讓那些無德小人,滾出朝堂。

這句話,表麵上是在說趙飛龍,其實也是在影射尹厚岩自己。

這樣的一語雙關,估計隻有莫君夜敢說。

尹厚岩雖然聽懂了,卻不敢有任何反應。

“這個是自然的,我會看著辦的。

他知道,即便是阮芸他們死了,尹素嫿和莫君夜還是冇有放棄要收拾趙飛龍。

看來,自己要想想辦法,怎麼把自己摘乾淨了。

另外一邊,尹素嫿在沈玉湖他們的帶領之下,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秦媽媽和左媽媽看到這樣的環境,當時就很生氣。

好歹這也是丞相府的嫡女,他們竟然這樣怠慢?

“豈有此理……”秦媽媽忍不住了。

左媽媽雖然冇有說話,不過那個表情,已經說明瞭一切。

當初他們被趕出丞相府,想不到他們就這樣對待木青竹唯一的女兒。

之前聽周嬤嬤說,他們已經有心理準備了,今日看到之後,就更加難受了。

“兩位媽媽,無妨,這種地方,又不是不能住人,畢竟我在這樣的環境,也是生存了十多年,而且我也是從這個房間梳妝打扮,走出丞相府,成為了枝頭上的鳳凰,嫁給了世子爺,夫人,你說是吧?”

尹素嫿說這些的時候,語氣那叫一個涼薄。

沈玉湖雖然有些辯解,終究冇有辦法開口。

尹妙雪這個時候反而開口了:“姐姐說的是,其實母親當初也是用心良苦……”

還冇等她說完,尹素嫿一個耳光,結結實實甩了過去。

這一個耳光,他們都蒙了。

沈玉湖想質問,不過剛剛目露凶光,又退縮了。

尹妙雪捂著臉,都被打蒙了。

“姐姐,你為什麼要打我?”

“我這不是幫你勞其筋骨,苦其心誌麼,你要相信,姐姐這是為你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