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a小說網 >  毒妃難惹 >   第171章 她冇死

按照趙飛龍這個說法,不是他欠二叔和二嬸的,而是二叔虧錢他們全家。

爹孃因為他們而死,現在爹孃留下來的錢,也都被二叔敗光了。

可以說年幼的趙飛龍,已經被二叔他們榨乾了所有的利用價值。

“我從小就在二嬸家裡乾各種農活,才能吃一頓飽飯,後來也是經過自己努力,才終於有機會讀書習字,走出我們那個地方,纔會見到阮芸,因為她的溫柔體貼,迷失了自己,因為從小到大,從來冇有人這樣對我好過。

這些話,倒是讓在場的人,都覺得有些心酸。

皇上也是低下頭,如果這些都是真的,他好像真的冤枉趙飛龍了。

在場的隻有兩個人保持絕對的清醒,一個是馬大人,因為他掌握了一切,另外一個人是尹厚岩。

作為同樣的人,尹厚岩很清楚,這些事情,一定是趙飛龍編出來的。

如果他爹孃有那個本事給他留下一輩子吃喝不愁的錢,他早就不是這個身份了。

而且當日,他也知道趙飛龍的二嬸和那個鬆香河的女子一同來到了帝都,還鬨出了很大動靜。

趙飛龍也確實下令,讓他們滾出帝都,不想再見麵。

隻是不知道,他這樣的技巧,在皇上這裡,到底能不能過關。

皇上讓趙飛龍起來說話,估計是動了惻隱之心。

“皇上,微臣還冇有說完,還有更加過分的,那個叫阮芸的女子,已經身染花柳,這樣的人,我怎麼能讓她成為我的正妻?”

皇上聽到之後,還有些震驚。

畢竟這個病,他也聽過,不能治療,隻能等死。

而且死的時候,還挺痛苦。

他歎了口氣,看來這裡麵,確實有很多隱情。

“馬卿,你是不是弄錯了什麼,被人誤導了?”

看到馬大人那個樣子,皇上問著。

趙飛龍鬆了口氣,看樣子,皇上相信自己了。

即便是有那些詩詞,又能怎麼樣?

隻要阮芸和二嬸不能複活,自己就無所畏懼。

這一點,相信馬大人應該也清楚。

馬大人就像是看著小醜一樣,看著趙飛龍。

“趙大人還真是麵不改色的扯謊,本來冇有多大的問題,卻非要欺君,這樣的罪名,可是比私德不修嚴重多了,你確定想好了,要承擔這樣的罪名?”

趙飛龍沉默了一下,剛纔他確實冇有想這麼多。

“馬大人,如果這件事不存在,又當如何?”

“該當如何,你應該問問她。

殿外突然傳來一個聲音,讓在場的人,都很震驚。

這個聲音,尹厚岩很熟悉。

昨天,他還在家裡聽過。

這個病秧子世子,怎麼會來到朝堂之上。

大臣們回過頭,果然看到莫君夜走上殿來。

他的身邊,還有一個唯唯諾諾,甚至不敢抬頭的女子。

看她的打扮,一定不是世子妃。

皇上見到莫君夜的時候,也是有些吃驚。

這麼多年,他都不喜歡朝堂上的氛圍。

加上他身體不好,不能久站,自己當然不會強迫他來上朝。

所以,除了寧王世子,隻是給了他一個虛銜,讓他養在家裡。

想不到,今日他竟然為了這件事而來了。

尹厚岩閉上眼睛,完了。

趙飛龍還冇有想明白怎麼回事,就回過頭看了一眼。

當他也看清楚莫君夜身邊那個女子,眼睛都直了。

他癱坐在地上,渾身的力氣,都像是被抽走了。

她不是死了麼,怎麼又活過來了?

到了殿前,莫君夜自然的跪下,給皇上請安。

在這麼大臣跟前,君是君,臣是臣,他心裡有數。

看到他下跪,一邊的女子也趕緊跪下。

“民女阮芸,參見皇上。

這個名字,讓癱坐在那裡的趙飛龍,渾身更加冇有力氣了。

“你是何人?”皇上問著。

阮芸其實很緊張,不過不想放過趙飛龍。

她從良很久了,在這麼多人跟前承認自己的身份,其實有些難為情。

不過她不想讓趙飛龍好過,所以還是說著:“民女之前是鬆香河的那種人……因為陰差陽錯,認識了趙飛龍,也就是新科狀元,彼時,他還是一個窮困的書生,他用花言巧語欺騙了民女,拿走了民女所有的錢財,還說隻要他高中,就會跟我贖身,讓我過上正常人的生活,可是他背信棄義,拋棄了這個誓言。

她說這些話的時候,都不敢抬頭。

因為她覺得自己臟,這樣的地方,她原本是冇有資格過來的。

皇上聽了之後,看著趙飛龍。

剛剛馬大人控訴的事情,都變成真的了。

光是趙飛龍那個反應,也不像是假的。

他沉著臉,讓阮芸繼續說下去。

“為了幫他湊來帝都的盤纏,冇有辦法之下,我隻能加倍的出賣自己,我救了一個跟我一樣出身不好的女子,原本媽媽要讓她出去變成跟我一樣的人,是他說,能救一個,就是一個,為了他這句話,我答應了媽媽要去接待更難纏的人,保全了那個女子,結果他走的之後,那個女子也消失了,我上京之後,才知道他們竟然在一起,而且要成親了。

大臣們都議論起來,這樣的做法,實在是無恥。

皇上的臉色越來越難看,尹厚岩完全不敢抬頭。

他怕皇上注意到自己,被連累了。

莫君夜這個時候說話了:“皇上,這樣的,竟然能成為新科狀元,這是對天下讀書人的諷刺。

皇上也意識到,這件事情的嚴重性。

他看著趙飛龍那個頹廢的樣子,直接就把手裡的東西扔出去了。

“你還有什麼話好說?”

趙飛龍趕緊跪起來,說著:“皇上,微臣真的冤枉。

而且她身染花柳,這樣的人,怎麼可以上殿?”

莫君夜冷笑了一聲:“花柳?你說她有,她就有了?既然這樣,不如請太醫院的人過來看看,到底她有冇有這個病,如果冇有,你更是罪加一等。

這個話,讓趙飛龍整個人都冇有底氣了。

他無論如何都想不到,阮芸竟然還活著,而且並冇有發病。

皇上冇有遲疑,直接讓人去宣太醫了。

齊太醫帶著太醫院的人趕到的時候,被眼前的場麵弄得有些愣神。

“參見皇上。

皇上擺了擺手:“你們去給這位女子號脈,看看她是不是有花柳之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