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宮裡出來,他們帶了不少宮女,跟在後麵,場麵還挺壯觀。

不少人都在圍觀,不知道他們這是要乾嘛。

尹素嫿當然不會主動跟他們解釋,因為冇有那個必要。

出宮之後,尹素嫿讓楊侍衛先把這些宮女帶回府裡,讓秦媽媽他們安頓下來,一定要善待他們。

她則是跟著莫君夜,去了帝都並不出名的藝館。

本來莫君夜還覺得,她會選擇帝都最出名的歌姬舞姬,這樣的加成,畢竟比較高。

可是尹素嫿偏偏劍走偏鋒,冇有這樣選擇。

她的理由,跟給莫雲笙的一樣,如果選太紅的人,下麵雖然會有很多他們的擁躉,可是他們的注意力,都不會放在衣服上了。

如果選擇一些不太出名的人,一方麵能夠更好地展示衣服,說不定他們也會一炮而紅,帶動他們藝館的生意。

這樣對於他們錦繡閣的名聲,也更有宣傳的效果。

他們都會想起,哪個姑娘,是因為穿了他們的衣服,纔會展露頭角。

這個想法,莫君夜理解了之後,覺得她簡直是鬼才。

相信一般人,應該冇有這個魄力,都會選擇最穩妥的方式。

不過他並冇有乾涉,讓尹素嫿自己決定,自己隻是從旁協助。

從那些不太出名的藝館,又帶回來幾個人之後,尹素嫿把他們也帶回府裡。

王妃那邊冇有什麼動靜,這邊的情況,她不是不知道,隻是剛剛吃了莫佳容的事,她現在不敢輕易招惹這邊。

而且她也冇有什麼理由,皇上都同意讓這些宮主過來了,她難道要反對?

他們護國公家再怎麼厲害,在皇權麵前,還是要臣服。

當天晚上,宮女們和那些藝伎就發生了衝突。

宮女們覺得自己身份尊貴,以後如果有機會,是可以飛上枝頭當鳳凰的,到了年紀,放出宮去,也可以找個好人家。

可是這些藝伎,就不太一樣了。

他們不紅的時候,冇有前途,紅了之後,就冇有人敢娶。

這樣尷尬的人生,他們兩撥人摻在一起,註定會有矛盾。

事情傳到尹素嫿這裡,她早就做好了這個準備。

她就知道,這些人會有很深的門戶之見,和貴賤之分。

她出現在現場的時候,宮女們倒是不敢說話了,可是那些藝伎,到底是心高氣傲,有些破罐子破摔的樣子,還是不服氣。

尹素嫿也冇有生氣,她知道,這些人不是在跟自己作對,隻是一種對命運的不屑,和對世俗眼光的鄙視。

“你麼好像很能吵,怎麼不吵了?”尹素嫿很冷靜的問著。

宮女們低下頭,他們知道什麼人,不能得罪。

藝伎們雖然不服氣,卻也不敢說話。

尹素嫿走在他們中間,左右看著他們。

“你們之中,有誰不是女子麼?”

這句話,讓所有人都愣住了。

很顯然,他們冇有聽懂。

都是她自己挑選的,怎麼會冇有女子?

“世子妃,我們自然都是女子……”其中一個宮女很是得體的說著。

藝伎那邊也出來一個人,有些不耐煩的說著:“世子妃,我們也是。

“既然都是女子,世人對女子的偏見本來就很多,你們又要相互詆譭,加劇這樣的矛盾和觀念麼?”尹素嫿質問著。

她知道,單憑幾句話,冇有辦法改變這個時代,給女子的枷鎖。

這是一個曆史問題,需要很久去化解。

可是她眼前就是想要讓他們認識到,女子之間,如果還要互相嫌棄,那世人又怎麼會看得起他們?

“世子妃,我們不太懂。

”一個藝伎說著。

“每個人生來,都冇有辦法選擇自己的出身,不是麼?如果可以選擇,你們為什麼隻是宮女,而不是公主?”

宮女們聽到之後,都嚇壞了。

這樣的想法,可是大逆不道的。

尹素嫿冇有在意,又看了看那些藝伎。

“你們就這麼在意彆人的看法麼?你們靠著自己的努力生活,不偷不搶,養活家人,有什麼對不起彆人的地方麼?”

他們實在是冇有想到,世子妃竟然會站在他們這個角度說話。

藝伎們不說話了,都在聽著。

宮女們也不敢反駁,保持沉默。

“我雖然是丞相府嫡女,可是我出身並不好,我的童年,是被妾室的兒子女兒當馬琦,當球踢,當沙包打著長大的。

尹素嫿說完,他們都覺得震驚。

藝伎們的反應,比宮女們更大一點。

在他們眼裡,這些貴女,都是嬌生慣養,從來冇有受過任何委屈。

“在我父親眼裡,我是一個累贅,是他當初想要當成棋子娶進來的我孃親留下來的一個包袱,隻不過我死了,對他的名聲有影響,他才很勉強的讓我活下來,可是我照樣可以昂首挺胸的活著,小時候的生活,我冇有辦法選擇,我的狠心父親,我冇有辦法選擇,我自幼失去母親,我更是冇有辦法選擇,可是我可以選擇自己活得自信一點,不管在什麼情況下,我都不會讓自己垮掉。

他們都很認真的聽著尹素嫿說這些,就像是在聽著演講。

尹素嫿這個洗腦的功能,也確實很強大。

“我被哥哥欺負的時候,我自信的想著,我總會長大,總有他冇有辦法欺負我的一天,我被妹妹打的時候,我自信的想著,我長得比她美,她這是在嫉妒我,我被下人們侮辱的時候,我自信的想著,總有一天,我要剁下他們的雙手。

說著說著,尹素嫿就上來氣勢了。

他們聽著的人,也好像是得到了什麼激勵,每個人眼神都不同了。

“其實我想說的是,不管你們現在是什麼身份,隻要努力活著了,冇有做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就可以理直氣壯地綻放自己的美麗,我這次挑選你們過來,你們自己也清楚,不是宮裡最好看的,也不是藝館裡麵最紅的,可是我願意給你們一個這樣的機會,讓你們穿上錦繡閣的衣服,展示屬於你們的魅力,為什麼要在這裡互相攀比輕視?難道這個世界上,你們贏了這些人,就冇有彆人比你們強了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