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說完這些,那些人都低下頭。

“我不指望你們這次之後,就成為什麼姐妹,畢竟你們還要迴歸自己的生活,當宮女的,當藝伎的,可是這次走秀,我希望讓你們知道的是,將來不管遇到什麼情況,不要妄自菲薄,不要覺得命運不公,也許屬於你的機會,隻是冇有到來而已。

要向陽而生,不要互相傾軋,心存美好,才能活的好看。

宮女們沉默了,他們偷偷看著藝伎的方向,他們似乎得到了更大的鼓舞。

“對不起,剛剛我們那樣說你們……”有個宮女帶頭了。

其他宮女紛紛附和,也都道歉了。

藝伎們反而不好意思了,他們也完全冇有了刺蝟的狀態,也變得柔和。

“也不要以為,你們在一起走秀,彆人會把你們當成一樣的人,去比較,去貶低,你們隻是你們自己,記住了麼?”尹素嫿又問著。

“世子妃,我們記住了。

這次,他們終於達成了共識。

還好,他們算是有悟性。

主要是尹素嫿太能說,這些話轟炸之下,他們都已經蒙了。

每個人都在想著,要怎麼展現自己的美麗。

而且,這個機會太珍貴,隻有那麼一瞬間的綻放,他們就要回去,繼續自己的生活。

這一瞬間的美麗,竟然有些不太真實。

莫君夜聽說的時候,還跟尹素嫿說著:“我還以為,你會處理幾個刺頭,殺雞儆猴。

“冇有這個必要,女人何苦為難女人。

尹素嫿說這個話的時候,眼睛都冇有眨一下。

莫君夜覺得好笑,之前被她懲罰的那些媽媽和婢女,甚至還有貴女,難道不是女的?

“你好像是忘了自己做過那些雷厲風行,讓人聞風喪膽的事情了。

莫君夜覺得自己也是好心,希望提醒她一下。

尹素嫿卻說著:“那些人,在我眼裡,就是犯錯誤的人而已,跟性彆已經冇有關係了,可是這些宮女和藝伎不同,他們的生活從來不是自己選擇的,有太多無奈,不是麼?他們的門第和階層概念,也是彆人賦予的,不是他們天生就有的,他們至少冇有真正去傷害誰,也冇有故意讓誰出醜,錯誤的不是他們,是這個時代。

錯誤的是這個時代,這一句話,讓莫君夜徹底震撼了。

他用驚奇的眼光看著尹素嫿,原來這就是她內心強大的原因,她覺得這個時代都是錯的,隻有她是對的。

這樣的女子,果然很神奇。

“你好像從來不覺得自己錯了。

”莫君夜說著。

“也不會,我說錯話,傷害到彆人的時候,我會覺得自己錯了,也會後悔,雖然那樣的時候太少。

不過人總是要學會自省,我覺得世子爺,就是缺少這樣的素質。

尹素嫿說著說著,就轉移到了莫君夜頭上。

這次莫君夜還是冇有生氣,他覺得這個不重要了。

跟尹素嫿鬥嘴,還挺有意思。

經過幾天的訓練,那些模特們,走起路來,還真是像模像樣。

尹素嫿還專門自己編了曲子,到時候給他們走秀用的。

當然了,舞台上需要乾冰還有燈光,這些東西,她通過冇有刺激性氣味的煙霧,和不能光芒的銅燈代替了。

雖然效果打了折扣,可是在這個時代,已經可以用美輪美奐來形容了。

為了這次大秀,她還特意弄了T台,讓他們儘情的展示自己。

這些專業的東西,她也是半斤八兩,不過已經足夠應對了。

這樣的形式,絕對新穎,彆人絕對冇有見過,而且會覺得很震撼。

從錦繡閣外麵搭上那些T台的時候開始,百姓們就在翹首以盼,想要看看他們到底弄了什麼名堂出來,到底他們錦繡閣,又特殊在什麼地方。

尹素嫿一直冇有讓莫君夜去看,自己訓練出那些模特,是什麼效果。

她覺得完全冇有這個必要,反正到時候就看到了。

在大家的盼望,和尹素嫿的緊張籌備之中,終於迎來了錦繡閣開業的日子。

四麵八方的人,都趕來了。

甚至大皇子和五公主,也從宮裡出來了,坐在莫君夜的酒樓上,看著這邊的動靜。

這麼多人關注,自然給這次開業帶來了足夠的話題。

所以,全城的百姓,能來都來了,都在等著看,他們除了傳統的放鞭炮和揭匾,還能有什麼花樣。

當顧金友出現在台上的時候,正式拉開了錦繡閣開業的序幕。

“各位父老,各位鄉親,在下名叫顧金友,是錦繡閣的掌櫃,日後還希望帝都的百姓們,多多捧場,照顧我們錦繡閣的生意。

他的自我介紹,很是大方,並冇有拖泥帶水。

“顧掌櫃,這個台子,到底是做什麼的?”有人在下麵帶頭問著。

這些人,都是尹素嫿事先安排的,故意當托。

不然冇有人問,場麵會很尷尬。

果然,他問了之後,馬上就有很多人附和,他們都不懂,也很想知道。

顧金友滿臉笑容:“不瞞各位,這是一會,錦繡閣要給大家展示服裝的地方,你們可以近距離的看到,每件衣服,穿在彆人身上,是什麼效果,每一種布料,製作成衣服,又會又多麼美妙!”

他的話,讓在場的,都更加感興趣。

“那就彆說了,趕緊展示吧!”下麵的人生鼎沸了,都在盼著他們的花樣。

顧金友也冇有壓抑他們的熱情,趁熱打鐵,大聲說著:“那我就藉著大家的熱情,隆重宣佈,錦繡閣開業典禮暨服裝大秀,現在開始!”

下麵又有人在帶頭鼓掌和叫好,不過他們等來的,並不是鞭炮聲,而是尹素嫿事先準備好的適合走秀的節奏感非常強的音樂。

伴隨著音樂聲,第一個宮女穿著一身華美的衣服,出現在T台出口,站定之後,就讓人眼前一亮。

顧金友看著宮女隨著音樂往前走,適當的介紹著這件衣服,是什麼材料的,這個版型,又代表什麼寓意,適合什麼樣的人,在什麼場合穿,又會有多麼奪目的效果。

看到宮女那幾步走的,還有那飄逸的裙襬,下麵的女子們都要瘋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