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回答,尹素嫿有些茫然。

宮裡那位,指的是哪位?

宮裡那麼多人,對於太醫世家來說,都很重要。

而且齊伯衡每次遇到棘手的情況,都是這麼大驚小怪的,所以根本就冇有辦法從他的反應,知道那個人是誰。

“齊公子,你如果這樣打啞謎,我不是很明白,我隻是想要告訴你一點,肺癆又不是什麼了不得的病……”

這個話一出口,不隻是齊伯衡,還有莫君夜,都在用那種眼神看著尹素嫿。

肺癆,在這個時代,可是不治之症。

在尹素嫿這裡,她竟然說,可以輕鬆治好?

“世子妃,你不是在開玩笑吧?”齊伯衡像是做夢一樣。

他覺得自己來找尹素嫿,確實找對人了。

他們束手無策的事情,每次遇到尹素嫿,都能迎刃而解。

尹素嫿表情很淡定:“你覺得我像是喜歡用疾病開玩笑的人麼?”

“不像,當然不像。

齊伯衡已經找不到合適的語言,來形容自己的心情了。

他覺得自己突然看到了希望,讓自己之前的擔心,都蕩然無存我了。

莫君夜倒是好奇,剛剛他還是冇有說清楚,宮裡那位,到底是誰。

“你剛剛說的人,到底是誰?”

莫君夜冇有保持沉默,直接問著。

齊伯衡有些為難,很明顯,這個人的身份,不能隨便暴露。

尹素嫿還冇有明白過來,莫君夜通過齊伯衡的反應,就知道是誰了。

“哦,我知道了。

看到他們之間這樣的配合,尹素嫿覺得自己像是個傻子一樣。

“你們確定,不告訴我這個人的身份,就這樣讓我稀裡糊塗的想辦法幫忙治病?”

她這個問題,讓齊伯衡苦惱了。

他來找尹素嫿,其實也是碰碰運氣。

至於之後的事,他還冇有想明白。

畢竟那個人,對於很多人來說,是個禁忌,不能隨便提起。

就連太醫院的人,也隻有齊太醫纔有資格去請安把脈。

“君夜,我還是先回去跟祖父商量一下吧,既然世子妃有辦法,能不能讓世子妃也過去看看。

莫君夜聽了之後,有些反對:“這個估計不行,不如讓她告訴你們,治療的辦法,然後你們自己去看著辦吧。

齊伯衡想了想,似乎也隻有這個辦法,更為合適了。

他剛想跟尹素嫿說,結果尹素嫿已經先開口了:“你們想的太簡單了,我需要知道,那個人現在到什麼程度了,是初期還是中期,而且要經過一係列的診斷,每個人的看病方式不同,根據病人的情況,得到的結論,也未必一樣,你們想要讓我根據齊太醫的論斷,來幫那個人開方子,我做不到。

如果這個人死了,這個責任,誰來承擔?”

她一番話下來,齊伯衡反正是啞口無言。

至於莫君夜,也是無話可說。

他知道尹素嫿做事有自己的一套準則,而且要遵循一定的章法。

亂了這個章法,也許她就會生氣,會拒絕。

眼前,這樣的事,顯然在她的章法之外。

冇有經過自己診斷,就給對方開方子,這並不是一個合格的醫者應該做的。

齊伯衡稍顯猶豫,看了看他們,隻能說著:“我隻能是回去跟我祖父商量一下了,如果他同意,就要稟告皇上。

看樣子,這件事,確實牽連很廣。

既然會有皇上出麵,這個人的身份,確實很特殊。

“那你先回去問吧,畢竟事不宜遲。

”莫君夜冇有挽留。

齊伯衡也早就想要回去了,這樣的訊息,需要早點讓齊太醫知道。

他離開之後,莫君夜看著尹素嫿,主動問著:“想知道,那個人是誰麼?”

“不是很想知道,畢竟跟我冇有關係,從齊公子剛剛的反應來看,應該是身份特殊的人,知道的人,一定是越少越好,我隻是看病,其他的東西,對我看病冇有任何幫助,身份,姓名,還有其他的,不影響那個人的病情。

尹素嫿很理智,她不是喜歡打聽各種**的人。

知道的太多了,自己也許會很累,因為會擔心,自己不小心說出去,會給彆人帶來麻煩。

秘密不是知識,冇有辦法分享,隻能獨自承受。

所以,她不想。

聽到尹素嫿的回答,莫君夜並冇有覺得意外。

這個世子妃,從來都是語出驚人。

“也許你這個態度,纔是在醫術上有那麼好的造詣的原因。

”莫君夜說著。

“我可以理解為,你在誇獎我麼?”尹素嫿也開著玩笑。

剛剛的事情,隻是一個插曲。

至於齊伯衡和齊太醫商量之後,會怎麼做,這個應該讓他們苦惱,不應該讓尹素嫿來糾結。

她現在正在為錦繡閣的火爆開業而高興,她也相信,不久的將來,尹厚岩會全方麵被她壓製。

經濟方麵自己獨占鼇頭,朝廷實力,自己也要蠶食尹厚岩,讓他慢慢失去皇上的信任。

他這畢生的經營,要毀在一個他並不喜歡,卻想要利用的女人的女兒手裡,不知道會是什麼心情。

這邊的事情差不多了,他們就回府了。

隻有齊伯衡什麼時候來找他們,他們並不是很關心。

尤其是尹素嫿,她現在隻想知道,自己的錦繡閣今日第一天開業,營業額能夠達到多少。

傍晚時分,顧金友來了。

他從角門進來,由明蕊領進來。

隔著一個幔帳,尹素嫿開始聽顧金友的彙報。

“世子妃,今日錦繡閣開張,我們營收一萬八千二百四十三兩。

這個數字,整個帝都,任何店鋪剛剛開張的時候,都冇有達到過,即便是那些老字號,一個月的盈利,也不過這些。

顧金友說這些的時候,整個人的臉色都顯得非常興奮。

這樣的成功,都來自於世子妃的見識,還有點大膽的銷售模式。

這個成績,尹素嫿本人當然也很高興。

不過她想要讓自己的錦繡閣,能夠更加出名一點。

“顧掌櫃,今日的營收,按照我之前說過的,給店裡每個人,還有那些參加大秀的人,以及其他三個店鋪的人,都有賞賜。

另外,世子那個酒樓,也一視同仁。

記住,務必要親眼看到每個人自己來領取這個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