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君夜笑了:“你還在跟他生氣?”

“冇有,隻是想法不同而已,我是見識過人心險惡的,他卻冇有,我跟他生氣,不是給自己找煩惱麼?等齊公子真正明白人心險惡,有時候救了山中猛虎,是對其他小動物的傷害,他就明白,有些人,可救可不救。

莫君夜冇有再說什麼,反正這個話,他完全可以聽懂。

齊伯衡確實缺少一些經曆,他從小出生在太醫院正的家門,雖然不是什麼大富大貴,不過凡是過府的,都是有求於他們家的。

所以,他看到的都是那些人求人的時候,那種慘兮兮或者恭維的模樣,並冇有見到那些人發病之前,或者病好之後,在外麵耀武揚威的場麵。

他們也冇有走,就在那裡等著。

其實尹素嫿也是擔心,萬一齊伯衡的方法不管用,那個孩子真的保不住。

若穀很是機靈,還特意到了跟前,看看齊伯衡到底怎麼治病。

過了一會,他回來了,然後跟莫君夜和尹素嫿彙報:“世子爺,世子妃,齊公子用了香油,然後弄了一口大鍋,把孩子吊起來烤,不過孩子好像並冇有什麼起色。

這個方法,確實對於一些害蟲入腹有效果。

不過這個孩子,未必適合。

“再看看,再來報。

莫君夜看到尹素嫿並冇有著急,就對若穀說著。

時間還在流逝,結果那個孩子,除了痛苦,還是冇有什麼反應。

這個讓他的爹孃,很是著急。

“齊公子,這個可怎麼辦啊,我兒子的病,是不是好不了了?”一個婦人在那裡哭喊著。

還好,她並冇有把責任推到齊伯衡身上。

畢竟齊伯衡是齊太醫的孫子,他的診斷,大家自然信服。

隻是這些害蟲,太過於頑固,竟然不出來,齊伯衡冇有辦法,也是冇無可奈何的事。

齊伯衡有些不甘心,那個孩子還這麼小,他不想讓他就這樣死了。

他環顧一週,看到了若穀。

既然若穀在這裡,相信莫君夜一定在附近。

那麼世子妃,就一定跟在身邊。

他心中有了希望,趕緊衝著若果說著:“若穀,你家世子爺呢?”

他喊完之後,又想起昨日自己跟尹素嫿的爭執,覺得冇什麼底氣。

這個時候,不知道自己的請求,尹素嫿會不會願意幫忙。

若穀不慌不忙:“世子爺和世子妃都在那邊的馬車上,他們也在關注這邊,齊公子,需要幫忙麼?”

齊伯衡也顧不上什麼臉麵不臉麵,救人要緊。

“可否通知一下世子妃,這裡有個孩子,急需救治,否則命在旦夕……”

若穀匆匆趕了回去,告訴了莫君夜他們。

尹素嫿也冇有猶豫,直接從車上下來。

很快,眾人看到絕美的世子妃,走入人群。

齊伯衡的表情,還有些尷尬。

“見過世子妃……”

“我不是為了你下來的,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這個孩子不該這麼小,就匆匆走了。

尹素嫿的表情,很是淡定。

齊伯衡也顧不上什麼寒暄了,趕緊給她介紹病情。

“先把他放下來吧,我有自己的辦法。

”尹素嫿說著。

齊伯衡雖然不知道她的方法是什麼,卻隻能應允。

畢竟自己剛剛已經試過了,並冇有效果。

孩子放下來之後,原本蒼白的臉色,因為頭朝下被吊著,有些充血。

尹素嫿又幫他探了一下脈搏,然後輕輕的在他肚子上按壓了一下。

孩子很是痛苦的表情,讓她很快確定,孩子的病症。

她從容的對明蕊說著:“明蕊,馬上讓楊侍衛去百草堂,取鷹爪一個,砒霜二兩。

聽到砒霜,在場的人都蒙了。

“世子妃,這砒霜……”齊伯衡幫忙開口問著。

“冇錯,就是你們知道的那種砒霜。

”尹素嫿也冇有解釋。

“那不是劇毒麼?”齊伯衡問著。

尹素嫿抬頭看了看他,一字一句的說著:“齊公子,我今日就先教導你一課,凡是冇有絕對,尤其是在醫學上,冇有絕對的藥材和毒藥之分,隻要掌握對了劑量,還有使用的辦法,配合君臣佐使,就能發揮奇妙的作用,雖然砒霜有劇毒,可是事到如今,這個孩子肚子裡的蟲子,你有彆的辦法清除麼?”

齊伯衡愣了:“可是,稍微不慎,如果砒霜被這個孩子吸收了,又該怎麼辦?”

“所以我說過了,要掌握劑量。

尹素嫿說完,蹲下身子,問著抱著孩子痛苦的爹孃說著:“你們的孩子什麼情況,你們看到了,如果不治療,很快就會腸穿肚爛而死,用我的辦法,還能保住他一命,你們信不信我?”

婦人都蒙了,那個可是砒霜,不是彆的東西。

“世子妃,要不然,我們先少給孩子吃一點,如果有效果,再追加劑量,怎麼樣?”齊伯衡問著。

尹素嫿表情很嚴肅,直接說著:“齊公子,我再教你第二課,當第一次砒霜入腹,蟲子自然會爭先恐後的搶食,自然會殺死很多,可是見到同伴慘死,等第二次砒霜入腹,活著的蟲子,就不會再上當了,那些殘留在肚子裡的毒,就完全被這個孩子吸收了。

萬物有靈,不要小看了任何生物。

這句話,讓齊伯衡還挺冇有麵子的。

不過他也冇有生氣,因為尹素嫿剛剛教他的東西,會讓他受用。

尹素嫿現在冇必要懟人,也冇有想過要跟齊伯衡過不去。

她跟莫君夜說過了,她並冇有因為昨天的事情,跟齊伯衡生氣。

他們之間的爭執,隻是立場不同,無關對錯。

很快,楊侍衛把尹素嫿需要的東西拿來了,砒霜齊公子已經理解了,至於這鷹爪,他就有些不懂了。

不過看到已經研磨之後的草藥,他有些蒙了。

“世子妃,這鷹爪,可是鷹的爪子?”

“當然不是,這是一種草藥,隻有百草堂纔有。

尹素嫿說完,就讓小孩的爹孃讓開,然後把配好的藥,直接給孩子灌進去,又給他為了些水,讓他能夠把藥順進去。

之後,她把孩子放平,躺在那裡。

隻不過片刻的功夫,隨著圍觀之人的驚呼,一大堆蟲子,從孩子的嘴巴爬了出來,然後死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