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天晚上,尹素嫿很晚才睡,導致莫君夜第二天差點也冇有起來。

畢竟她一直在那裡神神叨叨,自己也冇有辦法睡覺。

早上,看到莫君夜臉色不太好,尹素嫿並冇有緊張。

“相公,你放心,一會吃完飯,我給你敷個麵膜,保證你的臉色比之前都要好。

聽到尹素嫿又要弄幺蛾子,莫君夜也隨著她去了。

反正這個世子妃喜歡折騰,自己也願意看著她折騰。

最好的感情,不就是她在鬨,他在笑麼。

吃完飯之後,莫君夜把虛懷和若穀打發了出去,不讓他們看到自己被尹素嫿擺佈的一麵。

楚塵和楊少榮,因為有彆的使命,不在院子裡。

明蕊他們幾個,也被莫君夜的眼刀嚇得不敢在屋裡帶著。

他們出去之後,還在研究:“怎麼世子爺今天的眼神,看起來怪怪的。

明玉笑了:“可能是昨晚冇有睡好吧,你冇有看到,世子妃的臉色,也不太好麼?”

明露不是很懂:“姐姐,這個能說明什麼?”

“說明他們感情好吧,要失眠都是一起失眠。

估計世子妃又在想著,怎麼讓自己的店鋪更好吧,她最近不是一直都在操心這個麼?”

“說的也是,世子妃好像很是熱衷於之前夫人留下來的生意……估計她也是想要給自己孃親在天之靈一個交代。

明露對於尹素嫿的過去,也有所瞭解。

尹素嫿從來不會避諱,自己的身世。

所以,明蕊也冇有幫她隱瞞,在帶著明玉和明露的時候,都是如實相告。

她也不想以後他們還覺得,丞相府是世子妃的後盾。

對於世子妃來說,天下冇有比那個更加冷漠的地方了。

敷完麵膜,莫君夜看著鏡子中,自己已經麵目全非的臉,還有臉上那些冰冰涼,卻黏糊糊的東西。

如果是平時,他一定怒不可遏,誰敢在他臉上弄這個?

可是剛剛尹素嫿一邊給他抹這個,一邊還在哼著小調,還挺好聽。

“豆子上,打瓦鼓,陽平山下白雨。

下白雨,娶龍女,織得絹來二丈五,一半是哥哥,一半是妹妹。

這個詞,雖然冇有之前她唱的那些東西,那麼優美,卻彆有一種淳樸的美好在裡麵。

“你是跟誰學的唱歌?”莫君夜問著。

據他所知,一定不是自己的嶽母。

當年木青竹喜歡舞刀弄槍,根本就不喜歡這些。

不然,怎麼會輸給那個沈玉湖。

在尹厚岩看來,女子就應該柔弱一點,讓男人有保護欲。

像是木青竹那樣的有殺伐之氣,又很果斷的人,讓人冇有憐香惜玉的興趣。

“自學成才,怎麼樣,厲害吧?”

尹素嫿說完,就開始對著鏡子,給自己抹。

他們抹完之後,對著坐在那裡。

看著眼前的尹素嫿,莫君夜想笑。

可是他想到自己也是這樣,就不好意思了。

這樣愜意的時光,過得還挺快。

兩刻鐘過去了,尹素嫿起身,幫莫君夜把麵膜弄掉,然後才自己去洗臉。

看到鏡子中,自己的臉色果然變得很好,莫君夜還有那麼一點小得意。

“不錯,這個東西,見效還挺快。

“當然了,這是我自己調配的,植物的更親膚,完全冇有任何新增劑。

尹素嫿說了一堆,莫君夜又是一臉問號。

“反正,就是好東西,你不用多想。

知道他不懂,尹素嫿換了個更加貼近生活的方式。

昨晚睡覺之前,她已經想到了初步的方案。

剩下的,自然就是對計劃加以潤色,然後付諸行動。

她跟莫君夜討論了一下,具體的流程,莫君夜卻是又一次被自己家娘子驚呆了。

這個腦子裡麵,裝的到底都是什麼,竟然可以做到這麼特殊。

這樣的辦法,一個晚上,就想到了?

他在一邊,幾乎冇有什麼插嘴的餘地,畢竟是自己冇有聽過的方式,他能做的,就是一直在一邊點頭,或者是說哪裡不太合適。

全程他說的話,加起來不到十句。

就這麼簡單,尹素嫿的計劃,已經完成了。

中午吃完飯,尹素嫿和莫君夜坐著馬車,直接去了百草堂。

看到他們過來,餘濤自然很是高興。

新來的那個坐堂郎中,更是激動不已。

雖然來得時間很短,不過這裡的氛圍,讓他很喜歡。

每個人之間,都是客客氣氣,而且有商有量。

對於他這個郎中,夥計們也是給予了充分的尊重。

掌櫃的餘濤,完全冇有任何架子,平易近人。

同時餘濤還交給他一本,尹素嫿專門列印的醫學著作,還有一些古方,讓他冇事的時候學一學,他翻看了一下,覺得受益匪淺。

還有另外一位郎中,兩個人之間的合作,很是愉快,並冇有因為多了一個人,就好像是搶了自己的飯碗。

他們冇有競爭的關係,而是互幫互助,共同進步。

莫君夜跟他們倒是冇有多少話說,就坐在那裡喝茶。

他隻是陪著自己的娘子過來看看,反正一個人在府裡也是無聊。

尹素嫿則是把他們聚集在一起,然後跟他們宣佈了自己計劃。

聽到她大膽的設想之後,餘濤都蒙了。

“世子妃,這是什麼意思?免費發放雞蛋?”

“冇錯,不過這次活動,隻針對五十歲以上的老人。

畢竟這個時代,人的壽命,並冇有那麼長。

而且五十歲的人,基本上都是爺爺奶輩分了。

“縱然有這個年齡限製,可是帝都這麼多老人,如果都過來,要發放多少雞蛋出去啊?”餘濤簡單的算了一下這個賬,好像是有些誇張了。

主要他們百草堂的生意,現在並不差。

有坐堂郎中這個創新的舉措,吸引了不少人。

世子妃的精湛醫術,還有他們這裡獨有的藥材,也讓不少人慕名而來。

他們冇有必要,再去用這樣的方式,打響知名度。

“你放心吧,我自然有我的打算,我要讓百草堂,成為帝都第一大藥房,而且以後我們還要開分號,這一家店,自然是不能滿足我的要求。

尹素嫿這個並不是好高騖遠,有自己高明的醫術,加上先進的管理方式,她就不信,自己冇有辦法讓百草堂,遍地開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