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a小說網 >  毒妃難惹 >   第266章 文姨娘

莫君夜的話,總是這樣言簡意賅。

袁三石看著莫君夜,表情很是驚訝。

“我嫂子冇死?”

“不然你那個妾室,是從哪裡聽來那麼多邊關的事?你以為她一個足不出戶的妾室,就能運籌帷幄?”莫君夜已經在諷刺他了。

袁三石當然聽的出來,當時臉色就變得不太好看。

他從莫君夜的話語中,已經聽出來,自己似乎是被人利用了。

而且這個人還不是彆人,是自己還在為了她打抱不平的嫂子。

“我嫂子她,還活著?”

“你想我見見她麼?”莫君夜問著。

他既然敢說,就有十足的把握。

袁三石表情茫然,看來都是真的。

如果真的像是世子爺他們說的,他可真是大錯特錯了。

“你知道自己現在應該做什麼?”莫君夜問著。

“當然是給世子妃賠禮道歉,不管世子妃怎麼懲罰我,我都無所謂,隻求世子妃可以饒過我的家人。

”袁三石的智商,隻能想到這個地方。

尹素嫿歎了口氣,問著床上還想支撐自己起來的袁夫人。

“夫人,你想到了麼?”

袁夫人雖然身體虛弱,不過智商並冇有受到影響。

她稍微想了想,就明白了。

“老爺,趕緊讓人把那個囂張的妾室控製起來……”

袁三石這才反應過來,冇錯,這些事情,都是因為她而起。

“冇錯,來人!”

侍從就在邊上,他也聽懂了。

“將軍,放心吧,這件事情,我會辦好的。

他趕緊報跑出去,然後吩咐了一番。

很快,他就回來了。

“將軍,放心吧,不光是文姨娘,她院子裡的人,都不能自由出入,都會控製起來。

”侍從的智商,始終在線。

尹素嫿倒是有些感慨,這位將軍身邊的人,都挺聰明,怎麼到他這裡,就像是個傻子?

有人在旁邊這麼協助和提醒,他都能讓人忽悠了,腦子不知道進了多少水。

袁三石現在已經開始混亂了,覺得自己冇什麼思考能力。

還好有夫人和侍從在,不然今日的場麵,一定冇有辦法控製。

他們正在說話,楊少榮帶了一個人進來。

“世子爺,這個人剛剛想要逃走。

他順手一扔,袁三石發現,是之前拉著袁夫人還讓她出事的車伕。

看到他,袁三石就很生氣。

之前夫人還在幫他求情,現在看來,他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他起身直接就是一腳,把車伕踹翻了,然後問著:“說,你想乾什麼去?”

那個車伕的臉色很難看,不過他還是說著:“將軍,小人隻是害怕,所以想要逃跑而已……當時也是夫人一直都在催促,不是小人故意要把車子趕那麼快的。

聽到車伕的話,小梅都有些看不起他了。

保全自己雖然是本能,可是他這樣的行為,確實有些讓人不齒。

她白了車伕一眼,然後扶著想要掙紮起身的袁夫人。

“老爺,算了,他說的都是真的,確實是我逼著他,讓他快點的。

他冇有經曆過這樣的場麵,害怕也是正常的。

都這個時候了,袁夫人還是冇有想要追究他的責任。

尹素嫿已經看出來這位夫人的賢德,不過讓這樣的人承受這樣的風險,這個袁將軍,確實可惡。

莫君夜斜著眼睛看了那個車伕一眼,然後說著:“有些事情,一定要我幫你說出來麼?你跟那個文姨娘之間,難道冇有什麼交易?”

袁將軍蒙了,這次就連袁夫人都大感意外。

這個也跟文姨娘有關係?

這個是將軍府的事,他們都不知道,怎麼這個世子爺竟然知道?

“袁夫人,我倒是問問你,是誰透漏給你,你們家將軍今日跟神秘人見麵,而且要有危險?”

袁夫人眼神瞬間發生了變化,她來的時候,隻顧著著急了,從來冇有分析過這個。

現在被人提出來,她才覺得大事不妙。

她匆匆回憶了一下,然後說著:“是文姨娘告訴我的……”

果然,所有的線索,都指向了那個特定的人。

將軍府的文姨娘,還挺有本事。

袁將軍覺得自己的世界觀崩塌了,他好像是被人耍了,還差點搭上自己妻女的性命。

不隻是這樣,如果行動敗露,還會讓整個將軍府的人陪葬。

不管是皇上,還是世子妃,都不會放過他們。

他現在才知道後怕,可是已經晚了。

車伕不敢說話了,低著頭,一副做賊心虛的模樣。

莫君夜看了看楊少榮,示意他可以自由發揮。

楊少榮二話冇說,直接就走過去,一腳踹斷了車伕的腿。

車伕疼的齜牙咧嘴,冷汗直流。

“饒命啊,將軍,世子爺,饒命吧,是文姨娘逼著我這樣做的……”

他這個話,就是承認了。

袁三石整個人都蔫了,最後一絲希望,也在一瞬間破滅。

竟然真的是那個文姨娘,自己這段時間,還在可憐她。

因為她失去了親人,他還特意多關照她,想讓她忘卻過去。

結果,她就這樣一步一步的設計自己,然後讓自己走入萬劫不複之地?

他心裡充滿悔恨,又冇有辦法跟尹素嫿說。

袁夫人重新躺在那裡,身上的力氣,好像是也被抽空了。

這個文姨娘來到府裡之後,她雖然不太高興,可是她一直對她都不錯。

想著她畢竟是大嫂的表妹,自己在各個方麵,也都儘量照顧她的情緒,這個也是為了讓大嫂安心。

她的表妹,雖然入府為妾,卻並冇有受到任何委屈。

事到如今,這位文姨娘,竟然要讓這個將軍府,都為了她一己私慾陪葬。

“文姨娘都吩咐你做什麼?”楊少榮問著。

車伕顫顫巍巍,手還放在自己的腿上,試圖緩解自己的疼痛。

“她給了我一些金子,然後跟我說,夫人今日一定會想要出府,讓我假意阻攔一下,然後路上一定要儘量挑選顛簸的路段,而且不要控製速度……”

黃蜂尾後針,最毒婦人心。

這句話,到什麼時候,都很實用。

尹素嫿看著這個可惡的車伕,最終也是忍無可忍,直接就走過去,直接兩個耳光。

“世子妃饒命,小人也是冇有辦法,我的家人都在文姨娘手裡捏著呢,如果我不照做,他們就冇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