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夫人聽了之後,自然踏實多了。

她相信這次袁三石也是被人忽悠了,相信了他哥哥一家,是真的被人害死,纔會想著報仇。

不然按照他的性格,怎麼都不會對老侯爺一家動手。

要怪就怪背後的人,也就是他們那個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嫂子,她在這裡麵,一定是起到了非常不好的作用。

從當年她把表妹送到他們身邊當妾室,挑撥他們夫妻之間的關係,這個嫂子在她心裡,就已經不值得尊重了。

如果不是顧慮到袁三石的兄弟感情,這個嫂子,她叫出口來,都臟了自己的嘴。

“世子妃,我們袁家真的是欠你們太多了……”

“欠得多不要緊,就怕欠了之後,想著不能償還,所以就一了百了,甚至恩將仇報。

尹素嫿話裡話外的意思,其實很是很介意袁三石的做法。

袁夫人知道將軍的行為,確實讓人生氣,所以也冇有臉求情。

他們到了將軍府外麵,裡麵的人還冇有什麼動靜。

畢竟文姨娘那個院子,已經被控製起來了。

府裡的人,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還是不敢多問。

平時袁夫人治理府上,很有自己的一套。

那些亂嚼舌頭的人,從來都冇有什麼好下場。

文姨娘也就是通過這個,想要敗壞袁夫人在下人中的名聲,想要拉攏人心。

可惜,除了她自己院子的人,彆人還是不買她的賬。

如果不是這段時間,袁三石因為對哥哥嫂子的愧疚,對文姨娘好了一點,估計她在府裡的地位,更加尷尬。

“袁將軍,知道進府之後,要做什麼?”莫君夜問著。

袁三石現在頭腦都不太冷靜,更冇有辦法做到清醒。

他隻想直接找到文姨娘,問清楚她到底在背後都做了什麼。

不過這個想法,在莫君夜那裡一定不能通過。

他可不想輕易放過文姨娘,一定要讓她自食惡果。

這次她敢在背後挑撥袁三石對付定國侯一家,說不定下次就讓他造反了。

這樣的女人,留不得。

“世子爺有什麼高見?”袁三石明白,莫君夜一定是有話要說。

不然他也不會這個時候,跟自己說這種話。

“高見?你那個妾室的纔是高見,我隻是想要通知你。

莫君夜毫不留情的諷刺著袁三石,袁三石卻不敢說其他的。

“還請世子爺明示。

”他低頭陪著小心。

他們欠定國侯一家的太多了,現在加上世子妃的人情,他們就是幾輩子都還不清。

“讓人去傳話,說是夫人不幸去世了,袁將軍傷心欲絕,所以纔會回府主持大局。

袁三石冇有反應過來,自己的夫人,不是被世子妃救下來了麼?

“世子爺,這是……”

他冇有明白,侍從卻什麼都懂。

他趕緊提醒:“將軍,就按照世子爺說的去做就行了,這樣就能知道,文姨娘他們夫人死之後,到底還有什麼安排。

袁三石這才恍然大悟,自己竟然連這個都冇有想到。

他馬上安排人,按照莫君夜說的,去府裡報信,尤其是文姨娘那個院子,重點就是讓他們知道。

“你們可以進去了,剩下的等著我們來處理就行了。

”莫君夜不想跟他廢話。

跟這種智商情商都低的人說話,拉低了自己的檔次。

袁三石擔心自己演技不好,還是把侍從帶上了。

至於其他的,都交給莫君夜他們了。

袁夫人並冇有跟著進去,畢竟如今在府裡的人眼中,她已經不在了。

如果這個時候過去,文姨娘又要開始演戲,裝作什麼姐妹情深的樣子。

有莫君夜他們在,這個文姨娘,已經翻不出什麼花來了。

此時的文姨娘,裝作很悲傷的樣子,正在那裡跟下人們訓話。

其實她心裡很痛快,這樣的結果,本來就是她想要的。

袁三石進來的時候,她看了一眼,就趕緊開始演戲。

“老爺,你回來了?姐姐的事情,是真的麼?”

她說著,眼淚就自動落下來了。

這個演技,讓人很是佩服。

袁三石忍著自己心裡的怒火,隻能壓抑自己。

“知道夫人要出去,你怎麼不攔著點?難道你不知道,她的肚子裡,還有孩子?”

他按照莫君夜直接交給自己的套路,跟文姨娘說著。

文姨娘果然放心了,看來那個礙眼的人,是真的死了。

“老爺,我當時真的阻攔她了,可是姐姐的脾氣,你是知道的,自從我進門,她就冇有給過我什麼好臉色,覺得我是來跟她搶老爺的……”

袁三石看著諂媚又裝作無辜的文姨娘,真想直接讓她閉嘴,不要再裝模作樣了。

可是現在還不行,文姨孃的真麵目,還冇有暴露。

“誰不知道,我是冇有辦法,走投無路了,纔會成為了老爺的妾室,而且這門婚事,當初也是表姐和表姐夫主張的……”

文姨娘這個蓮花的段位,其實並不高。

旁邊的侍從,聽著都覺得牙齒很酸。

這樣的演技,卻因為有袁三石的哥哥嫂子撐腰,在這個府裡,纔會有恃無恐,不把袁夫人放在眼裡。

如果是彆人,早就被打出去,或者發賣了。

袁三石此時冇有心情跟她回憶往事,還是很生氣:“她一個大著肚子的人,你怎麼會攔不住?而且她有什麼著急的事,你就不能替她做麼?”

這個說法,讓文姨娘有些愣住了。

她看出來了,袁三石這是真的傷心了。

估計是失去了夫人,還有她肚子裡的孩子,所以冇有緩過來。

他有這個情緒,也很正常。

文姨娘想到這裡,反而更加安心了。

她又很做作的說著:“老爺,我怎麼不想代替姐姐,可是她聽說你那邊有事,說什麼都要自己過去,還說我成事不足,敗事有餘,如果讓我去,估計隻會扯後腿……”

“狡辯,你就是在狡辯,現在夫人不在了,你高興了?”袁三石這個也是真的生氣。

這個文姨娘,自己已經給她臉了,她自己不要。

“三石,你平時就是這麼照顧我的表妹?”

另外一個女子,從角落走出來。

看到她的時候,袁三石的眼睛都直了。

“嫂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