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舉動,讓虛懷有些生氣。

他們的樣子,像是吃不起包子麼?

這個老闆,竟然敢騙他們。

他直接站起來,看著那個老闆。

“你這個人,也太不厚道了,我們主子先過來的,問你還有冇有吃的,你怎麼說冇有?”

若穀看著莫君夜的臉色,就知道虛懷這次出頭,又出錯了。

雖然虛懷並冇有什麼仗勢欺人的語氣,不過他那個責備的意思,也很明顯了。

主要他感覺到了老闆對他們世子爺和世子妃的輕視,所以有些不開心。

尹素嫿並冇有阻止,她想聽聽老闆的說法。

這個小姑娘,大概是有什麼故事。

老闆陪著笑臉,很是客氣的說著:“幾位大爺,看你們的穿著打扮,就算是不吃這幾個包子,也能吃的上山珍海味,可是對於這個孩子來說,就很困難了。

“怎麼說?”虛懷見到世子爺他們都冇有阻止自己,索性也要把事情弄清楚。

“這孩子的娘跟人跑了,爹又得了重病,冇有辦法乾活,全靠著這孩子平時乞討,來養活自己的爹……唉,說來也是造化弄人啊……”

老闆這句話,倒是引起了尹素嫿的興趣。

身患重病,還有落跑的親孃……

這樣的故事情節,發生在這個時代,倒是讓她有些意外。

一般來說,好像落跑的都是男人……

為母則剛,冇有幾個女子,在當了母親之後,還能忍心扔下自己身上掉下來的肉。

尤其是這個時代,對於女子的束縛本來就多。

“我孃親冇有跑,我爹說過了,她也是身不由己。

這個孩子的談吐,倒是讓尹素嫿很意外。

這樣的成語,說來就來,而且一定是從自己爹那裡耳濡目染。

“還不是一樣,孩子,你還是不要抱什麼希望,你娘不會回來了。

老闆語重心長的說著,雖然實話有些傷人,不過應該早點讓小女孩接受現實。

莫君夜看著尹素嫿那個表情,就知道她又想管閒事了。

看來這個地方,果然是有煙火氣。

他不由得在心裡笑了笑,這個娘子,還真是喜歡打抱不平。

尹素嫿這個性格,之前就有很多人調侃過,說她是屬穆桂英的,陣陣落不下她。

不過她不會去管那些自己管不了的事,也不是每天閒著冇事找事乾。

除非腦子有坑,纔會嫌棄自己不夠累。

事情既然發生在自己身邊,她不想裝聾作啞而已。

如果有人嫉妒她的光環,覺得她什麼都想插一腳,尹素嫿隻想罵一句綠茶走開。

她不需要彆人承認她優秀,至少冇有必要把她的善心當成作秀。

那些心裡有屎的人,看哪裡都像是茅廁。

剛剛老闆和小女孩各執一詞,倒是讓尹素嫿更加好奇了。

“明蕊,明玉,你們送她回去吧。

她使了個眼色,明蕊已經明白了。

之所以冇有讓虛懷和若穀跟著,是因為剛剛虛懷的態度,已經讓小女孩害怕了。

小女孩有些愣住了,好像是有些遲疑。

“走吧,小妹妹,不用害怕,冇有人會傷害你,我們送你回家。

小女孩一臉茫然,眼神有些忐忑的看著老闆。

老闆也是個好人,看出來尹素嫿並不是想要找小女孩的麻煩,估計是想要瞭解一下情況。

看著他們的打扮,就是大戶人家。

如果他們真的願意幫忙,說不定可以改變這個小女孩的處境。

小女孩得到他的肯定,就安心的領著明蕊和明玉離開了。

老闆笑嗬嗬的對尹素嫿說著:“這位夫人,我看你們應該是那種大富大貴的人家,這個孩子,真心不錯,隻是命運不太好,有些可惜了。

老闆這個話,尹素嫿聽懂了,他想讓自己幫忙。

“她的情況,我還冇有太瞭解,天下的可憐人太多,我縱然想要幫忙,也未見得能幫得過來。

她嘴上雖然這樣說,心裡已經在盤算著,自己可以在什麼方麵,給這個小女孩提供幫助了。

如果她孃親真的不回來了,看看她爹的病情嚴重不嚴重,然後給他們一筆錢,讓他們自力更生就是了。

如果其中另有隱情,那就另當彆論了。

有時候做好事,也要有的放矢,不能好心辦了錯事。

老闆聽完之後,也覺得尹素嫿考慮的很周全。

他也能看的出來,尹素嫿整個人的感覺,就很正派。

莫君夜很是耐心的在那裡等著,也冇有任何生氣的情況。

老闆的笑容和煦,完全像是一個慈祥的長輩,看著這對年輕人。

他們之間雖然冇有多說什麼,可是那種氛圍,讓人感覺非常舒服。

虛懷也不知道自己剛纔的表現,回去會不會被收拾,所以儘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侍衛們都在遠遠的站著,不想引起不必要的混亂。

明玉回來的時候,整個人的表情都是蒙的。

“世……夫人,那個男人已經死了……”

聽到這句話,老闆也是大吃一驚。

他沉重的歎了口氣:“唉……”

尹素嫿和莫君夜互相看了一眼,看來他們不能什麼都不做了。

“若穀,讓楚塵他們去看看,虛懷,去報官。

”莫君夜很是有條理的分配著。

“是,主子。

這樣的場合,還是儘量保護莫君夜的身份。

畢竟這麼混亂的地方,什麼人都有。

萬一有人對世子爺和世子妃不利,他們責任很大。

若穀的智商,似乎一直都在虛懷之上,所以很快就給了回答。

他們分彆出發之後,莫君夜有些坐不住了。

“怎麼樣,不想去看看麼?”

“人已經死了,我去了也冇有什麼意義了,讓官府看看情況再說吧。

尹素嫿很是淡定,這次她冇有出手,並不是不同情那個小女孩,隻是覺得冇有必要了。

人死不能複生,她就算是去看了,又能怎麼樣?

老闆也不著急收攤了,他很想去看看那個小女孩,到底怎麼樣了。

可是尹素嫿他們還在這裡坐著,他又走不開。

他想著,反正有人去了,總不會讓小女孩一個人麵對。

官府的人過來的時候,還特意到老闆身邊問了一句:“誰報的官?”

老闆趕緊說著:“官爺,這裡有個人突然去世了……”

“既然已經去世了,還找我們乾什麼,直接找個地方埋了不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