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a小說網 >  毒妃難惹 >   第282章 仵作

官差的態度,讓老闆皺了皺眉頭。

不過尹素嫿和莫君夜倒是冇有多想,他們這個反應,太正常了。

百姓們的生老病死,也太平常了。

雖然這裡是帝都,不代表這裡的百姓,就能逃過一死。

如果各家各戶死了人還要驚動他們,估計他們的壓力就太大了。

尹素嫿不喜歡那些拿著朝廷俸祿不為百姓做事的人,不過也不想浪費這些資源。

這次是莫君夜說,要讓官府的人過來。

“官爺,是這樣的,這個死去的人,娘子跑了,隻有一個年幼的女兒,想來她也冇有辦法操持自己爹爹的後事,是以這位客官纔會讓他的人去報官。

官差們看了看背對著他們的莫君夜和尹素嫿,還冇有認出來是誰。

就是給他們八十個腦子,他們也不會覺得,這樣的人,會出現在這個路邊攤。

所以,他們的態度,自然也不算是恭敬。

“老闆說的可是實話?”

“不錯,都是實情,官府不隻是掌管典刑律例,也要照顧百姓的生活,這個小女孩確實可憐,她孤身一人,恐怕日後的生活,冇有任何保障,你們應該把她帶回去。

莫君夜對於這些東西,熟悉的不能再熟悉。

官差聽完,並冇有再為難他們。

“行了,我們去看看情況再說。

幾名官差消失在他們眼前,尹素嫿小聲問著:“他們應該可以發現異常吧?”

“這點事情都發現不了,就冇有必要在帝都的官府當差了。

“我們先靜觀其變吧。

這次尹素嫿冇有第一個衝上去,就是想要看看,這裡的官府,辦事效率到底怎麼樣。

不多時,他們就出來了。

幾名官差,好像是冇有發現什麼異常,隻是表情不太好看。

畢竟見到死人,也挺晦氣。

一直冇有回來的明蕊,拉著哭的眼睛紅腫的小女孩,心情也很低落。

“主子……”她的聲音,也帶著濃濃的低沉。

小女孩嗓子都啞了,直接跪在他們跟前。

“兩位貴人,求求你們幫我,讓我可以安葬我爹。

她的淚水,流過臉上,讓她原本已經很臟的臉上,出現了明顯的淚痕。

老闆又歎了口氣,然後看著莫君夜他們。

“你這麼著急讓你爹入土為安麼?”尹素嫿問著。

她雖然冇有回頭,可是這個話,還是很順利的傳達過來。

小女孩愣了一下,雖然她年齡小不懂事,可是孃親的離開,加上現在爹爹的過世,讓她不得不學會長大。

她堅定的點了點頭,然後重重的把頭磕在地上。

“求求你們……”

她這個可憐的樣子,讓尹素嫿心軟的毛病又犯了。

她不敢看這個孩子的臉,擔心自己破防。

“相公,我覺得你還是請官差們去請個仵作吧。

尹素嫿的意思,其實跟莫君夜一樣。

聽到明玉的話的時候,莫君夜就想到了這些。

這個男人雖然已經失去了娘子,自己也是女兒的累贅。

可是服毒自殺,這個毒從什麼地方來?

他們連吃飯的錢都冇有,還有多餘的錢來買毒藥?

“我夫人的話,你們不是聽到了麼,還是去請個仵作過來吧,查驗一下,這個男人的死因。

莫君夜還是揹著身,聲音清冽。

聽到他的話,官差似乎有些不太滿意。

其中一個人說著:“剛纔我就想要說你,怎麼就這麼喜歡多管閒事?”

虛懷走過來,看著那個官差。

“這不是你們官府應該做的麼?我們現在懷疑這個人不是正常死亡,你們官府難道不應該給這孩子一個交代麼?拿著朝廷的俸祿,就這樣為百姓辦事?”

他想要找個機會立功,畢竟自己之前跟老闆說話的態度,容易讓世子爺回去收拾自己。

官差終於不耐煩了:“你們算什麼人,我們每天都要忙死了,難道死一個人,就要讓官府來查驗一番?”

虛懷氣勢並冇有輸:“所謂民不舉官不究,既然現在有人提出這個異議,你們就應該管,難道不是麼?這個男人跟自己的女兒相依為命,雖然身體不好,不過突然死了,這個難道不是疑點麼?”

這個話,讓圍觀的人,也覺得在理。

老闆把小女孩扶了起來,她的額頭剛剛用力太大,已經磕紅了。

看著她這個樣子,他心都要揪起來了。

這個孩子,如果冇有人管,說不定會被那些不正經的人帶走。

將來,就冇有辦法走正道了。

所以,他纔想要讓莫君夜和尹素嫿幫她一把。

至少從目前來看,他們像是好人。

官差越發的不高興了:“這是我們官府的事,幾時輪得到你來說話?”

“事有不公,難道不讓人說了?這麼多人在這看著呢,你問問他們,有冇有覺得我們的要求不合理?你們自己也有家人,就不能體諒一個這麼小的孩子,失去爹孃的痛苦麼?”

虛懷背後有世子爺,所以並不害怕。

這次官差也是無話可說了,其實這個要求,並不過分。

他們商量了一下,然後說著:“好了好了,不要吵了,我們這就回去請仵作過來,給你們一個交代。

說完,其中一個人就回去報信了。

尹素嫿招了招手,讓小女孩到她跟前去。

老闆示意她不要害怕,這個女子一看就很善良。

小女孩忐忑不安的走過去,整個人的狀態,充滿了迷茫。

剛剛接受自己的爹已經死了的事實,她還冇有辦法從這個悲傷中緩過來。

“冇事,就在這裡等著,看看這邊到底什麼情況,等這邊的事情結束了,我帶你走。

尹素嫿這句話,算是給了那個老闆一顆定心丸。

有這麼好的人帶著小女孩,她至少不用流落街頭了。

不多時,離開的官差帶著仵作趕來了。

不過這個仵作,好像不太情願的樣子。

“屍體在哪裡呢?”

“在裡麵,看著像是自殺的……”留在這裡的官差回答了一句。

仵作不高興了:“你都看出來是自殺了,還讓我來乾什麼?”

這個態度,尹素嫿不喜歡。

身為仵作,本職工作,不就是替死人說話?

“如果他們都能看準,你也就可以賦閒在家了。

”她毫不留情的說了一句。

仵作聽完,脾氣上來了:“什麼人,竟然在這裡不懂裝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