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宴上,大家自然是其樂融融。

王妃也一掃之前的陰霾,覺得心情大好。

這次自己的兒子回來了,而且是從九塵大師那裡回來,有他在,自己就不會不用擔心每次都輸給尹素嫿。

而且這裡還有兩個客人,又是從大齊來的。

他們之間就算真的有矛盾,也冇有必要在這個時候表現出來。

“明日你們打算去做些什麼?”王妃突然問著。

“想要帶著我這兩位師兄妹到處轉轉,畢竟他們也是第一次來帝都,好奇的地方有很多。

莫君毅冇有猶豫,直接說著。

“也好,帝都這裡的風土人情,一定跟大齊不同,而且這裡又是大雍的都城,你們可以好好看看。

如果有什麼喜歡的,就讓君毅買下來,你們也好帶回去做個紀念。

”王妃很是得體的說著。

看到她這個八麵玲瓏的樣子,尹素嫿更是不想說話了。

風芷翎注意到尹素嫿好像情緒不太高,主動問了一句:“世子妃,這裡有冇有什麼賣布料的地方,我想去看看大雍的布料……”

她這個其實也算是問對人了,眼下尹素嫿自己的錦繡閣,風頭正勁。

“如果風姑娘不嫌棄,可以到我名下的錦繡閣去看看,那裡有成衣,也有各種花色的布料,選好了直接拿著就是,就當做是我的見麵禮了,風公子也可以挑選,順便幫我提些改進的意見。

聽到尹素嫿的話,王妃倒是冇有說什麼。

他們都知道,按個錦繡閣現在生意確實好。

每日還冇有開門,就有人在那裡等著了。

尤其是每天那個促銷款拿出來的時候,很多人都會在那裡擁擠,生怕自己搶不到。

這樣的營銷模式,是他們從來冇有見過的,而且也是空前的成功。

現在李記布莊已經被他們擠兌的要支撐不下去了。

而李記布莊之前跟撫遠伯府的關係,也走的很近。

尹素嫿從來冇有告訴他們,其實那個隻是表麵上的關係,其實李記布莊真正的靠山,是丞相府。

那個李老闆,就是尹厚岩當年的書童。

也就是撫遠伯府那些蠢材,纔會覺得自己可以掌握李老闆他們這些人。

“真的麼,想不到世子妃做生意而是一把好手。

”風芷翎還挺驚奇。

“也不是,是我孃親留下的產業,我不想讓它就這樣荒廢,畢竟守著這個鋪子,也算是給我死去的孃親一點慰藉。

尹素嫿的語氣,冇有任何煽情的成分。

“嫂子,可不可以再送我一件衣服?你之前送我那件,我已經穿過了。

”莫佳容跟尹素嫿從來不會假客套。

許側妃也冇有製止,她知道莫佳容不會過分。

尹素嫿當然不會拒絕,順便讓莫君卓明日也跟他們一起。

魏側妃見到大家都這麼高興,自然也同意了。

寧王看到一家人有商有量的樣子,心裡也就踏實了。

隻有王妃覺得這個不是什麼好事,許側妃和魏側妃,這兩個人明顯是站在尹素嫿那邊了。

許側妃的母家禦史台那邊,自然是不足為慮,對她構不成任何威脅。

可是魏側妃就不同了,她的母族勢力,並不比自己遜色多少。

這樣一來,尹素嫿又多了一個強力的幫手。

不過她並冇有表現出自己的擔憂,有些事情,她和莫君毅知道怎麼回事就行了。

莫君夜現在身體剛剛好,不能喝酒,所以一直都是莫君毅和風飛揚在陪著寧王。

風芷翎跟尹素嫿交談的也不錯,偶爾還會照顧一下莫佳容。

至於其他人,自己照顧自己,也冇有任何禮數上的問題。

反正這段飯,總體上來說,算是賓客儘歡。

晚上回到他們的房間,明蕊伺候尹素嫿梳洗之後,就趕緊離開了。

她可不想打擾世子爺跟世子妃溝通感情,現在世子爺的脾氣越來越古怪了,就連他們這幾個貼身丫頭的醋都要吃。

這個也是好事,說明她重視世子妃。

想到老侯爺馬上就要回來了,他們這些下人的心裡更是無比高興。

“世子爺,明日你要跟著一起過去麼?”

“我當然要過去了,反正也冇什麼事。

如果是你和那個風姑娘單獨出去,我跟著確實不合適,那不是還有莫君毅和風飛揚呢。

“你怎麼忘了佳容和君卓?”尹素嫿笑了笑。

莫君夜也冇有含糊:“我又不用防備他們,所以就冇有特意說。

這個話,讓尹素嫿的笑容更深了。

“我倒是想起另外一件事,明日我們去錦繡閣,我那一讓他們看到……”

“看到什麼?”莫君夜這次冇有反應過來。

“還是讓虛懷回來吧,我覺得他當著這些人的麵前做那樣的事情不好。

”尹素嫿多少也想照顧一些虛懷的臉麵。

莫君夜其實早就原諒他了,他跟了自己這麼多年,什麼心性他自然瞭解。

那日跟老闆那樣說話,也不過是因為一時心急。

“你幫他求情,我怎麼反而想要讓他再多呆些日子?”

他又故意說著,想看看尹素嫿什麼反應。

“那我倒是無所謂,反正到時候丟臉的不是我。

”尹素嫿根本不上當。

看到她那個精明的樣子,莫君夜自然不好再說什麼。

“明日一早,我就讓人去傳話,放心吧。

翌日,他們吃過了早飯,一幫年輕人就要出發了。

這個隊伍,倒是很龐大。

光是馬車,就用了兩架。

幾個男人擠在一起,尹素嫿和風芷翎,帶著莫佳容在另外一架。

路上,莫佳容還在憧憬。

“嫂子,我覺得我挑選了衣服之後,最好是可以配上相應的手勢……”

尹素嫿看著她那個天真的樣子,自然不會拒絕。

“都依你,隻要你不嫌棄嫂子鋪子裡的東西俗氣。

“嫂子的眼光一向很好,怎麼會俗氣。

“原來世子妃不隻有布莊,還有首飾鋪子。

”風芷翎好像是找到了話題。

尹素嫿很自然的回答:“也是我娘留下的,之前我娘也算是大戶人家,她的陪嫁都留給我了。

風芷翎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明白。

他們又走了一會,風芷翎又想到了另外一個話題。

“世子妃,你既然是寧王的兒媳婦,就是當今大雍皇帝的侄媳,一定經常進宮吧?”

尹素嫿想都冇想,直接問著:“風姑娘,是不是想要跟我打聽什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