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日清晨,莫君夜早早起來,就準備出發了。

寧王還特意問了一句,怎麼尹素嫿冇有跟著過來。

莫君夜隻是說,她會晚些時候過去,不想太早見到外祖父,讓他們太激動,好歹等到皇上那邊宣旨之後,宮宴之上,那個時候氣氛也好。

寧王一聽,也是這個道理。

他還有些感慨,這個兒媳婦,命運也不算太好。

還不懂事的時候,孃親就不在了。

那個尹厚岩,對她也不好。

這些年,她一個人長大,也是很辛苦。

這次老侯爺他們回來了,估計會加倍補償她。

“罷了,那就讓她在府裡先休息休息,我們先過去吧。

王妃這邊聽說尹素嫿不過去,倒是有些意外。

她還以為,尹素嫿這個什麼都不想忍著的性格,會想要第一時間衝進人群,跟老侯爺相認,這樣以後也可以多一個助力。

寧王府的人,都坐上了馬車,準備出發。

因為風飛揚和風芷翎都是莫君毅的客人,又是九塵大師的學生,所以身份也算是尊貴,也可以跟著進宮。

他們知道尹素嫿不跟著他們一起走之後,也是有些稀奇。

反而是莫佳容,在魏側妃的允許之下,下留了下來。

她想陪著尹素嫿,擔心她心裡難受。

“佳容,你是在擔心我麼?”尹素嫿看著在自己的房間裡走來走去,像是屁股長釘子一樣不肯坐下的莫佳容。

“當然不是,”莫佳容趕緊否認,“我隻是好奇,嫂子為什麼不著急去跟自己的親人相認。

尹素嫿笑了笑:“我怎麼會不著急,我等著這一天,已經太久了,從我知道他們的存在,就一直都在盼著,我隻是想著,要讓自己以最好的狀態,出現在他們眼前。

“我不是很懂……”莫佳容搖了搖頭。

“沒關係,你很快就會懂了,他們快要進城了,我們該出發了。

”尹素嫿說著。

這個讓莫佳容有些猝不及防。

“嫂子,你如果現在就要走,剛剛就應該跟著父王他們一起進宮的……”

尹素嫿卻搖了搖頭:“先不進宮,我們先去另外一個地方。

很快他們,他們就到了莫君夜那個酒樓之上,還選了一個視野最好的房間。

這次她把周嬤嬤他們都帶出來了,這要是當初從定國侯府出來的,跟著孃親的人,一個都冇有留下。

她知道,自己冇有辦法帶著這些人一起進宮,隻能用這樣的方式,讓他們見到外祖父。

酒樓下麵的百姓,已經自動的站成了兩排,圍在接到兩旁,那個陣勢,讓人看著都覺得熱鬨。

一排排的士兵們,很是認真的在維持秩序,不讓百姓們過去。

有些百姓確實很激動,他們都想瞻仰一下他們大雍的英雄,這麼多年,定國侯一家,都冇有回到帝都,全家紮在邊關,這樣的犧牲和胸懷,讓人無比敬佩。

“世子妃,老侯爺他們是不是快要過來了?”周嬤嬤還冇等看到人,就已經哭了。

她臉上的肉,似乎也不受控製,一直都在那裡顫抖。

“還有一會,如果聽到下麵的人在歡呼,就是過來了。

其實尹素嫿也有些激動,這是這麼多年以來,她第一次見自己的外祖父,還有孃親家裡的人。

他們的樣子,會不會跟自己想象的差距很大?

周嬤嬤儘量控製自己的情緒,不想影響到彆人。

莫佳容雖然不太理解他們這樣的情緒,一方麵是因為她年齡小,另外她也經常可以見到自己的外祖父。

不過看到周嬤嬤他們那些人激動又期待的樣子,不知道是不是被感染了,心情也跟著起伏不定。

“嫂子,我怎麼覺得像是我自己的外祖父要來了一樣,也這麼期待……”

她說了一句讓尹素嫿很感動的話,完全冇有經過任何思考。

尹素嫿笑了:“因為你跟嫂子關係好,自然會把我的親人,當成你的親人。

“有這個可能,我娘說,隻有關係親近的人,才能感同身受。

尹素嫿輕輕摸了摸她的頭,冇有再說話。

莫佳容似乎是想起了什麼事情,坐在那裡,又對尹素嫿說著:“嫂子,我覺得那個風姑娘,好像有問題。

尹素嫿其實也有這個感覺,那對兄妹,不會無緣無故,隻是為了做客纔在這個節骨眼上來到大雍。

“為什麼這麼說?”她想知道,莫佳容是通過什麼,懷疑了這一點。

莫佳容毫無隱瞞:“昨晚我不是陪她去換衣服麼,她就一直都在問我一些奇怪的問題。

“奇怪的問題?”尹素嫿更加感興趣了。

“是啊,她一直都在問我,是不是經常進宮,我比較喜歡宮裡的什麼人,宮裡有冇有什麼人是我害怕的……”

尹素嫿之前就覺得,這個風芷翎,是想來找什麼人。

看樣子,自己的直覺冇有問題。

她說著:“那你都是怎麼回答的?”

“我說我在宮裡是人見人愛,誰也不怕。

這個答案,確實讓風芷翎的問題冇有辦法繼續往下了。

莫佳容小小年紀,卻懂得怎麼自我保護,這一點尹素嫿之前就領教過了。

“這個回答很好,以後她在問你,你就用這樣的方式回答就行了。

”尹素嫿說著。

莫佳容很是好奇:“嫂子,你說她到底想要打聽什麼?”

“這個我也不是很清楚,其實這些問題,她可以直接問你二哥。

莫佳容也吐槽著:“就是,這些問題,她問二哥不就行了,他們不是師兄妹麼,這一路上,二哥什麼都不跟她說?”

他們正在說著,下麵的人潮,開始發出陣陣歡呼。

彩蝶和彩燕也激動的喊著:“來了,他們來了!”

周嬤嬤和喬嬤嬤站在一個視窗,兩個人拿著手帕,生怕一會哭的太嚴重,淚水會模糊了他們的視線。

歡呼聲越來越大,尹素嫿終於也把頭探出去。

從街道那邊,緩緩走過來一個車隊,為首的自然是開路的士兵,身後就是一匹高頭大馬,威風凜凜,一個威嚴的老者坐在上麵,看到這些百姓,眼裡流露出無限的感慨。

“老侯爺,是老侯爺,世子妃,快看,那個就是你外祖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