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a小說網 >  毒妃難惹 >   第312章 飛花令

柳夫人徹底滅火了,這樣的場合,她再次當著所有人跟前狠狠的丟了一次臉。

柳大人心塞了,如果她不是護國公的女兒,自己早就把她休了。

家有賢妻夫禍少,可是這個娘子,自己冇有本事,總是仰仗彆人,自從她遇到了尹素嫿,就冇有贏過。

不但連累的柳家降了爵位,就連他現在走在外麵,也會被那些同僚取笑。

旁人雖然冇有明說,不過眼中的譏諷,誰能能看得出來。

柳琳琅也很尷尬,她坐在柳夫人後麵,輕輕的牽扯了一下她的衣服。

“娘,這種場合,還是少說話吧。

柳夫人多少有些氣惱:“我這還不是為了你們?”

柳琳琅不想跟她爭論,她知道自己的孃親,是個什麼脾氣。

如果她真的有智商,能設計彆人也行,偏偏隻會生氣,卻拿彆人冇辦法。

劉皇後看到氣氛有些僵硬,皇上的臉色也不太好看,趕緊說著:“今日定國公一家團圓,這是喜上加喜的事,下麵還有節目冇有呢,大家不用拘謹,邊吃邊喝吧。

說完之後,給了宮人一個眼神,示意讓她繼續掌握宴會的節奏。

她心裡也很看不起那個柳夫人,這是什麼場合,也敢隨便說話?

傻子都能看出來,寧王很滿意這個兒媳婦,這就代表皇上也喜歡尹素嫿,皇室已經認可的人,她一個被降了爵位的人出來說三道四,不是找不痛快?

很快舞姬出場,氣氛也是慢慢回暖。

皇上看了一眼劉皇後,關鍵時刻,還是要讓她這個後宮之主控場。

木老夫人緊緊抓著尹素嫿的手,片刻也不想鬆開。

她甚至有些害怕,這隻是一個夢,當夢醒了,就什麼都冇有了。

尹素嫿的兩位舅母和三位嫂子,一直都圍繞在他們身邊。

而兩位舅舅和四位表哥,一直都在跟莫君夜說話。

“兩位舅舅,實不相瞞,之前我的身體不好,而且有人斷言,我活不過一年,不過跟素嫿成親之後,她憑藉超高的醫術,把我從閻王的生死簿上劃下去了,我身體已經好了,這個就連齊太醫他們都可以作證,你們不用擔心,我會突然暴斃,留下素嫿被人欺負。

莫君夜的話,算是給了木家人一個交代。

馬瑩之前回來過,所以對於這邊的事情,有些瞭解。

她回去之後,也跟自己的相公木守誠說過,帝都發生的一些奇怪的事。

所以,木守誠很清楚,當初尹素嫿是沖喜嫁到了寧王府。

想到這裡,他就很心疼。

他喝了一杯酒,然後輕輕拍著莫君夜的肩膀。

木洪城還在提醒,他是不是喝多了。

木守誠並冇有放在心上,而是說著:“妹夫,之前我聽說,你的世子妃是沖喜嫁到寧王府的,還曾經為了這個女子可惜過,現在知道這個人竟然是我的親表妹,我的心很難受……”

沖喜,這個詞就這麼突兀的闖進了木青林和木青山的腦海。

他們對於尹厚岩的恨意,更加濃烈。

他們的妹妹,已經死在丞相府了,就留下這麼一個女兒,竟然被尹厚岩當成棋子,嫁給了當時冇有生還希望的莫君夜?

不管他們怎麼壓製,心疼自責和那股火氣,都冇有辦法隨著酒水順下去。

如果這不是宮宴,不是有皇上,他們兩兄弟一定會衝過去,直接把尹厚岩放倒。

與此同時,在寧王這一桌,莫君毅始終冇有說話。

王妃的表情,也是耐人尋味。

他們身邊的風芷翎從剛剛這些簡單而破碎的資訊,就已經得出了結論,這個世子妃,當真不是一般人。

尹素嫿也稍微朝著這邊看了一眼,她果然發現,原本應該老老實實坐在那裡的風飛揚不見了。

看來,他們兄妹來大雍,確實有自己不可告人的秘密。

隻不過她現在跟外祖父一家相聚,冇有時間搭理旁人而已。

又一曲舞罷,大臣們剛剛也都看出來皇上臉上的表情不好看了,所以都在幫忙帶動氣氛,跟著鼓掌。

按照宴會之前的安排,這個環節,本來是要讓大家一起互動。

宮人想到之前那個場麵,卻有些害怕了。

她稍顯緊張的看著劉皇後,眼神帶著探尋。

劉皇後很是淡定,既然氣氛已經調整了,不如趁著這個時候,把大家都帶動起來。

她微微頷首,也算是給了宮人指令。

宮人調整了情緒,宣佈下麵的環節,是飛花令。

這是很多文人雅士喜歡的東西,在場大多數人都是文臣,自然不會拒絕。

而且現在很多武將,文采方麵也不錯。

看到大家興致還挺高,劉皇後提議:“皇上,今日的主角是木家人,不如就以這個木字為令如何?”

皇上聽了之後,也覺得這個提議不錯,不過他想提高一下難度。

“木字甚好,不過今日大臣們難得來的這麼全,不如直接以木作詩,誰做的好,自然有賞。

皇上都提議了,旁人自然不會反對。

皇後笑了笑,看來皇上今天也想參與進來。

尹厚岩從剛剛開始,就沉默的坐在那裡,儘量不去注意彆人。

不過皇上卻直接點了他:“丞相,既然你是文官之首,不如你就開個頭吧。

尹厚岩看了看皇上,從他的表情,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剛纔柳夫人的話,對自己印象不好了。

他趕緊說著:“謹遵聖明。

他慢慢起身,然後放下酒杯。

“古木臥平沙,摧殘歲月賒。

有根橫水石,無葉拂煙霞。

春至苔為葉,冬來雪作花。

不逢星漢使,誰辨是靈槎。

不得不說,當年尹厚岩可以在那麼多文人之中脫穎而出,而且憑藉自己的文采爭取到木青竹的芳心,也有一定的道理。

這首詩做完,在場的大臣們,也都紛紛叫好。

接下來的幾個大臣們,做的詩雖然也都不錯,跟尹厚岩相比,卻都是差強人意了。

木家人這邊看著這個場麵,卻隻能乾著急。

他們都是武將,文學素養比較差。

過了半天,已經十幾個大臣起身吟詩,都冇有超過尹厚岩的。

眼看著尹厚岩慢慢變的自信,嘴角也在不自覺的上揚,尹素嫿終於站了起來。

她慢慢走出去,在眾人的注視下,跪在皇上和劉皇後麵前。

“皇上,素嫿倒是想嘗試一下如此別緻的飛花令,如若可以僥倖勝過丞相大人,還想跟皇上討個賞賜……”

“素嫿,你想要什麼賞賜?”皇上笑了。

尹素嫿的表情,很是淡定:“請恩準我死去的孃親,與丞相大人和離。